笔趣阁 > 养鬼为祸(劫天运) > 第五千四百零三章:笑容

第五千四百零三章:笑容


是……我回去了,但那位仙皇已经不是仙皇了,我师弟成为了新的仙皇,他成功的从羽宫一脉的小小弟子,登上了云沙洲之主,并且即将成为大家众口颂赞的最伟大皇者……他是带给了云沙洲和平,但我却重新把云沙洲引入了噩梦……”梦雪君眼中透出了忧伤,她似乎没有复仇的恨意,也没有复仇前的快意。

        “你复仇成功了,是么?云沙洲又陷入了大乱之中,是么?”我心中叹了口气,没有什么比恋人被杀更让人刻骨铭心的了,当然,这样的报仇雪恨没有预想中那么快慰,那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其中的苦楚了。

        “我仍然记得那一日,他登基新皇,面对上万的仙民俯首膜拜……也仍然记得他目空一切,眼里只有我持剑一步步走上高台,甚至伸手让所有仙家退下……我也永生难忘,一剑刺入他心脏的那一刻,他宁愿起他是当年和我一起给送上羽宫山的一批弟子,却没有出剑哪怕反抗一下……”梦雪君到这,眼中晶莹闪烁,仿佛泪水要马上掉落下来,却犹自强忍。

        “他和你是进入羽宫山的同一批弟子?你却没有认得他?”我心中也是叹息这样的缘分。

        “嗯……当年他刚刚入山,他师父有事耽搁并未及时来接他入山……饿了几天几夜后,他偷偷跑到了我所在的那一脉的厨房偷吃东西,当时恰巧给我撞上,因为我没有喊弟子抓他,所以他感激了我一辈子,其实……其实那时候我根本没有把他当一回事,所以抬着头就揍了……可他却记了一辈子……从此以后,在羽宫岛再见我,就一直喊我师姐,一直默默的想要得到我的青睐,以后都想要这么守护着我……可我……始终未曾记起过他……”梦雪君眼睛里的泪水打转,甚至其中的迷茫和失落,都深深的让她自责。

        我挪到了她身旁,拿出了袖中的手帕忍不住拭去她眼中迟迟没有落下的泪水,把她拥入了怀中:“可你也恨他,不是么?”

        “我查到了真相的时候,确实恨死了他……但我一剑刺进他胸膛的那一刻,我却后悔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听他完这些话会那么伤心,那么痛苦……我不知道我这么做对不对……他明明可恶至极,抵死千万遍……可最后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要告诉我他并非是单纯的要让我倾心与他……”梦雪君终于在我怀里哭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她终于能够把尘封心中的往事告诉了一个能告诉的人。

        “他好像是不知道疼痛一般,血从我的剑上一路湿了我的衣袂……我一直问他为何不还手,为什么……为什么明知道他这么做,我一定会毫不犹豫杀了他……”梦雪君在这段残酷记忆中打转着,我并没有丝毫的厌烦,她总归要有一个发泄口子,也需要一次彻底的放下。

        “他告诉我……他只想要保护我一辈子,他还,仙皇木讷,眼中有比我更重要的东西,所以配不上我,妖皇狡诈,人妖殊途……所以想都不要想……因此他考虑再三,觉得还是他最合适……他就把他们都杀死了,而等他拥有了云沙洲,就能够永远的保护我了,就算我不当他的妻子……他拥有整个云沙洲,就算我再恨他,他也拥有我,别人也不能欺负我,所以他的初衷,就没有变……”

        “只是……他千算万算,算到了一切,却唯一没有算到我那一剑会如此果决……丝毫没有给他留下任何辩解的机会……从那一刻,他才知道我有多恨他……所以他觉得既然是那么恨……他当这个新皇似乎也就没什么了……”

        梦雪君在我怀中呢喃的回忆着,心中的痛苦,仿佛都要在这时候全都一次性完。

        我心中感慨这师弟确实应了她最早定义的可恶,但又何尝不是痴情人?少年人一饭之恩开始的情谊,为止至死不渝的钟情,也带来了这场悲剧。

        而这场悲剧里,并没有谁是对是错,感情中的双方,本就偏执而拥有强烈的占有欲,但何尝不是为了彼此?

        我不在意梦雪君之前对谁会更喜欢一些,但却难免更偏向于那一直守护她的师弟,即便他不择手段,甚至没有底线,可那当机立断和当仁不让,恐怕谁都及不上他丝毫。

        那刺入心脏的一剑,或许已经唤醒了梦雪君,也让她的余生冰封,可未尝不是这场噩梦的完整收尾。

        “我杀了新皇,干了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群龙无首,妖族举兵进犯,我也成了云沙洲,成了羽宫的敌人,从那位人仙英雄,变成了云沙洲任何仙家得而诛之的女魔头……”梦雪君叹息道。

        “后来呢?”我虽然也知道结果如何,但同样也想要引导她走出这段悲剧。

        “后来我并没有继续待在云沙洲,我那时候也想过要就此死了一了百了,可我也在希翼着仙皇没有真的死去……所以我还打算杀出重围……谁知道那时候上万的仙家,我又怎么可能脱困而出?打到了最后,我几乎觉得我就会死在那儿……我甚至也引苦战失去了再活下去的信念了……”梦雪君到这,却反倒是洒然一笑。

        “难道是谁救了你么?”我问道。

        “我没想到新皇登基,因为酒水管够,所以引来了尝剑君,发生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在登基庆典上喝了多少,打起来后,是他出手救了我。”梦雪君苦笑道。

        “可以想象那样的场景……”我有些哭笑不得。

        “是的,他面对云沙洲所有的剑仙,击溃无数的强者,连羽宫的三十六脉都无一人可敌……就这么轻描淡写一般的救出了我,并且带着我一路离开了苍云城……本来我也失去了人生的目标,所以浑浑噩噩的干脆一路没脸没皮的跟着这酒鬼,他怎么赖也没有把我赶走,更何况他嗜酒如命,根本跑不远,我就能寻着酒气找人……直到后来历经追杀出了云沙洲,就遇上了太华君了。”梦雪君渐渐崭露了笑容,那段日子,想来也算是少有的放松和快乐了。

        毕竟尝剑君失去了小师妹,人生没有了目标,而梦雪君又恰好刚经历了人生大变,几乎要活不下去了。

        我也想起了太华君的,以前初见她和尝剑君一起,甚至还以为他们是情侣。

        当然,他们决然不可能走到一块,因为他们的共同点一致,都将心彻底的冰封了起来。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0/1/172050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