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113章 作死

第113章 作死


        门外少女神色平和,嘴角挂着浅淡笑意。

        李姑娘一手紧抓着门,神色戒备:“什么事?”

        姜似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无害:“兄长与朋友去喝茶了,想着寺中只有咱们两个姑娘,便来与李姑娘叙叙话。”

        “抱歉,我身体不舒服。”李姑娘脸上一丝笑容也无,就要关门。

        门外少女伸手一推,大大方方走了进去,留下李姑娘在原地愣了好一阵才慌忙把门关好。

        “你干什么?”

        姜似干脆在桌子边坐下来,伸手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白瓷茶杯被她握在手中,素指如玉,比白瓷还要细腻几分。

        “你再不出去,我要喊人了!”姜似的年纪让李姑娘少了几分畏惧,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

        “李姑娘何必这么火大,我只是想找你聊聊而已。”

        “我不认识你!”

        姜似面色平静,抬眸轻轻瞥了李姑娘一眼,问道:“那么你认识迟姑娘吗?”

        李姑娘瞳孔猛然一缩,很快否认道:“不认识,你立刻出去!”

        姜似轻轻一笑,转动着手中茶杯:“李姑娘也算出身书香门第,有客上门这般态度,只会让我觉得做了什么心虚事——”

        李姑娘脸色一白,气得浑身直抖:“你休要胡说八道!我与你萍水相逢,全无交情,你这么闯进来还不许我气恼?”

        “是该气恼,不过李姑娘如果不想聊迟姑娘,那咱们或许可以聊聊刘胜?”

        李姑娘花容失色,连连后退,气势已经弱了下去:“你出去!”

        姜似托腮,气定神闲:“李姑娘不会以为只有县尉大人猜到了你与刘胜的关系吧?”

        “你,你这样说人长短,究竟是什么意思?”李姑娘如风中娇花抖个不停,仿佛想到了什么,用力把手上金镯子往下一撸,“你是不是想要好处?你说,要多少!”

        姜似笑起来:“李姑娘,你真的太紧张了。我不是当地人,等雨停了就要离开了,对说人长短毫无兴趣。我只是对你知道的一些事有兴趣,了解后绝对不会再打扰你。”

        姜似知道自己这种做法讨人嫌,但李姑娘眼下的状态倘若还要摆出大家闺秀的温婉,那就别想从她口中打听到迟姑娘的事了。

        比起把长兴侯世子那种畜生揪出来,讨人嫌又算什么?

        李姑娘紧紧盯着姜似,面上神色不停变换,许久后咬唇问:“当真不会再打扰我?”

        姜似微松口气,露出真挚笑容:“我会对李姑娘的事守口如瓶。”

        “好,你问吧。”李姑娘离姜似稍远处坐了下来,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手依然轻轻抖着。

        “我想知道你上一次来灵雾寺,是不是遇到了一位姓迟的姑娘?”

        “嗯。”李姑娘捏紧了茶杯。

        “李姑娘尽量详细讲讲迟姑娘的事吧,凡是你知道的。”

        李姑娘凝眉思索片刻,开口道:“当时迟姑娘来寺里时是女扮男装,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安排住宿的僧人也看出来了,于是把她安排在我隔壁住下。迟姑娘很爱说笑,年纪又小,我挺喜欢的,没过多久我们就熟悉了。她跟我说父亲行商,经常出远门,她就悄悄溜出来玩……”

        “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溜出来玩,没有带下人吗?家中不会有人找?”

        “我当时也问了她这些。迟姑娘说她会功夫,等闲人奈何不了她。她父亲不在家,母亲早逝,她溜出来玩惯了,玩几日就会回去,家中下人每次都找不到人,也就习惯了。”

        “迟姑娘有没有和你说家住何处?”问出这个问题,姜似不由紧张起来。

        这是能否寻到迟姑娘家人的关键。

        李姑娘很快给了她惊喜:“说了。当时我们聊得投机,就约好有机会再见,她便告诉了我住处。迟姑娘是北河城宝泉县人,家住宝泉县下燕子镇。每年春夏她父亲会出远门行商,到了冬日便回家团聚。我记得清楚,她说整个冬日她都会老实在家呆着,让我若是去找她玩,便那个时节去。”

        “北河城宝泉县——”姜似喃喃念着,有些没概念。

        她前世直到流落南边才算出了京城,后来重返京城身份已经不同,就更不可能到处跑了。

        不过能问出这么多消息已经收获颇丰,姜似也不愿太过逼迫眼前女子,遂笑着站起来:“多谢李姑娘了。”

        “不必。”李姑娘望着姜似欲言又止。

        意思很明显,该说的都说了,您赶紧走人吧。

        姜似走到门口忽然转身,把李姑娘吓得浑身紧绷,颤声问:“还有事?”

        姜似对着李姑娘郑重施了一礼:“刚才多有得罪,我给李姑娘赔个不是,希望你别放在心上。灵雾寺的事——”

        她看着脸色憔悴的少女,诚心实意道:“都忘了吧。”

        李姑娘神色一震,眼角竟不由湿了。

        她慌忙擦了一下眼,却不知对姜似说些什么。

        姜似再次欠身,推门走了出去。

        “妹妹——”

        门外声音陡然停了下来,姜似看着眼前一脸错愕的李公子,微微颔首错身而过。

        李公子忍不住回头,直到姜似走进自己房中才推门而入,语带兴奋:“妹妹,你与那位姑娘怎么熟识的?”

        李姑娘皱眉,语气冷淡:“不熟。”

        对于姜似刚才逼迫她的行为,她当然心存不满。

        李公子心中跟猫爪子挠似的:“下着这么大的雨反正走不了,你多和她来往也是个伴。”

        “那位姑娘容貌出众、气质不凡,听口音是京城人,大哥莫要多想了。”

        “妹妹想到哪里去了。”李公子当然不会承认看上了姜似的美貌,一颗心实则随着这次巧遇却活泛起来。

        从李姑娘这里离开他便去了姜湛那里,正赶上姜湛与郁谨回来,正准备各自回屋。

        “蒋兄。”李公子抱拳,热情主动,“大家能凑在这里是难得的缘分,小弟想请蒋兄喝杯茶。”

        姜湛是个爱交朋友的,虽然才在县尉那里喝了一肚子茶却没想着拒绝:“好啊,这样的大雨天确实烦闷,李兄请进吧。”

        郁谨伸手推门的动作一顿。

        找姜湛喝茶?这王八羔子莫非在打阿似的主意?

        呵呵,真是找死!

        郁谨大步向二人走了过来。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168605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