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133章 缘起

第133章 缘起


        “汪——”二牛又轻轻叫了一声,满是讨好。

        姜似不由心软了一下。

        罢了,看在二牛的份上——她拍了拍二牛的背,返回阿蛮那里:“阿蛮,给我一支黛螺。”

        大户人家如阿蛮这样的贴身丫鬟都会随身带着黛螺、脂粉等物,精致小巧份量少,用以给姑娘应急补妆足够了。

        阿蛮忙从荷包里摸出黛螺递给姜似。

        姑娘天生丽质,要黛螺干什么?嘶——莫非要给二牛画一对眉毛?

        阿蛮忙摇头赶走这个无稽的念头,保持沉默。

        少说话多做事,跟着姑娘走准没错。

        姜似返回二牛那里,在纸条背后用黛螺简单写了个“谢”字重新塞回锦囊,挂回二牛脖子上后揉了揉它茂密的毛发:“去吧。”

        大狗不甘心,张嘴咬住姜似裙摆试探往后扯了扯。

        主人说过了,把女主人带回去会赏两盆肉骨头。

        “快走吧,我现在不方便过去。”一个“谢”字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她总不能有事没事跑去他那里吧?

        二牛松开嘴呆呆望着姜似,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乌黑明亮,显得可怜巴巴。

        “真的不行。”姜似叹气,默默叮嘱自己绝不能心软。

        二牛干脆坐下来,举起一只前爪堵住了一边耳朵。

        姜似:“……”

        “汪汪。”二牛趁热打铁。

        姜似没了脾气:“好吧,等我方便的时候过去一趟。”

        怕二牛听不懂,她摆手解释:“不是现在——”

        二牛已经神清气爽站起来,抖了抖皮毛颠颠跑了。

        姜似抿了抿唇。

        二牛竟然还学会装可怜了!这是一只狗应该会的吗?

        雀子胡同一户门前的歪脖子枣树依然枣花满树,一条大狗从旁而过,熟练抬起前腿拍门。

        门打开一条缝,大狗灵活钻了进去。

        郁谨坐在石桌旁端着一杯茶,已经等得不耐烦。

        二牛再不回来就罚掉肉骨头。

        “汪汪。”二牛两只前爪搭上了石桌。

        郁谨伸手捏捏狗脸:“看你一脸邀功的样儿,给我带回什么了?”

        二牛跟了他很久了,以前只觉得打架厉害,在战场上是个好帮手,自从回到京城不知怎的好像越来越聪明了。

        他家二牛大概成精了。

        郁谨丝毫没有身为狗精主人的不安或激动,反倒是二牛脖子上挂着的那个锦囊让他忍不住紧张。

        她多少会给他一点回应吧?

        郁谨打开锦囊取出纸条,盯着那个匆匆写成的“谢”字不由笑了。

        好像不是寻常的墨汁,有点香。

        见郁谨低头轻嗅那张纸条,龙旦无语望天。

        丢人,他决定装没看到!

        二牛心急扯了扯郁谨衣袖。

        郁谨反应过来,吩咐龙旦:“给二牛端一盆肉骨头来。”

        二牛不满叫了两声。

        嗯?郁谨拧眉。

        二牛又叫了两声。

        郁谨失笑:“你想要两盆肉骨头?”

        二牛赶紧点头。

        “这可不行,你又没把人请来,只能有一盆肉骨头。”

        虽然收到来自她的只言片语对他来说已经很惊喜,但不能惯着二牛,不然下次没这么好使唤了。

        二牛不满叫了几声,跑到院门口又跑回来,这么来回跑了几次,郁谨渐渐回过味来,难掩惊喜道:“她答应会来?”

        “呜——”二牛肯定叫了一声。

        郁谨大喜:“龙旦,再给二牛端一盆肉骨头!”

        龙旦忙乎完,见二牛欢快吃着肉骨头,主子则摸着下巴时不时露出令人不忍直视的蠢笑,忍不住道:“主子,您与姜姑娘就见了几面,不应该啊。”

        不应该就被人家大姑娘勾走了魂啊,主子又不是这么肤浅的人!

        “不应该什么?”郁谨挑眉问。

        因为生长经历与其他皇子不同,郁谨对待龙旦与冷影倒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

        “小的就是觉得您又不了解姜姑娘,连姜姑娘有什么长处都不知道呢,不至于——”

        郁谨淡淡瞥了龙旦一眼:“姜姑娘的长处你不知道?”

        “小的不知道啊!”龙旦咧咧嘴。

        知道也不敢说啊,主子生气怎么办?

        “长得美。”

        “啥?”龙旦揉揉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郁谨皱眉:“这么明显的长处你竟然看不出来?”

        龙旦沉默了一下,问:“所以您只是因为姜姑娘长得美——”

        “这还不够吗?”郁谨反问。

        难道要他承认年少时因为一次意外曾被当成女孩卖入青楼,幸亏被阿似救了才从此把她放在心上的?

        这么丢人的事别说对别人,就是对阿似打死也不能说啊。

        他愿倾其所有对她好,至于缘起的念头是什么,又有什么重要呢?

        风吹来,卷起小扇子一样的合欢花,郁谨眯眼靠着躺椅,只觉心满意足。

        他不急,他会慢慢来,早早晚晚要她满心欢喜嫁给他。

        龙旦默默望天。

        他错了,主子还不到十八岁,说起来还是个少年呢,肤浅点怎么了?

        哪个男人年轻的时候还没肤浅过!

        姜似准备回去时看到伯府马车由远而近驶来。

        阿蛮忙咬耳朵:“姑娘,是二老爷与二太太呢,婢子先前听说他们去长兴侯府了。”

        说话间马车已经停下来,姜二老爷夫妇先后下车,姜倩最后一个走出来。

        阿蛮不由瞪大了眼,猛拉姜似衣袖,压低声音道:“姑娘,二姑娘居然回来了!”

        “意料之中。”姜似神色平静道。

        长兴侯世子虐杀女子一事姜倩究竟参与了多少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有一点很明确,她绝对不是无辜的。

        父亲是东平伯,考虑到整个伯府的名声,她不会在这个当口多说什么,但姜倩既然敢回来,那便走着瞧吧。

        “二叔,二婶,二姐。”三人路过时,姜似客气打了招呼。

        姜二老爷夫妇无心理睬,敷衍点个头从旁走过,姜倩却停了下来,直直盯着姜似。

        少女白衫红裙,侯府满园的芍药花都不及她娇艳美丽。

        姜倩用力攥着拳。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她就由尊贵的世子夫人成了杀人魔之妻,哪怕从此义绝也别想再抬起头来,可是眼前的人却依然干干净净,前途无量。

        这个时候姜倩早忘了对姜似退过亲的轻蔑,满心只有一个念头:凭什么?

        “倩儿——”肖氏喊了一声。

        姜倩低头,提着裙摆迈过伯府门槛,轻声道:“就来了。”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173694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