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134章 牵连

第134章 牵连


        姜二老爷夫妇领着姜倩到了慈心堂,大丫鬟阿福立在门口对着三人一福:“二老爷、二太太,老夫人乏了,已经歇下了。”

        “老夫人这就歇了?”姜二老爷一脸纳闷。

        他们夫妇去长兴侯府时老太太还精神着呢。

        肖氏见惯了后宅手段,一下子明白了冯老夫人的意思:这是不愿意见倩儿呢。

        “既然老夫人歇了,回头我们再来请安。”肖氏悄悄拉了姜二老爷一把,回到雅馨苑。

        雅馨苑瞧起来与往常没有多少不同,只是下人们走路都下意识放轻了脚步,有种令人压抑的安静。

        姜倩进屋就哭了:“我给伯府丢人了,祖母定是生我的气,才不愿意见我——”

        在这方面姜倩同样很敏感。

        姜二老爷不耐烦道:“都这个时候了哭有什么用?你祖母只是乏了,怎么就扯到不愿意见你?”

        姜倩眼泪簌簌直落,嘴上并不反驳,心中却冷笑不止。

        换了以往她风光的时候每次回娘家祖母何曾这样过?现在明显是对她不满,表明态度。

        不过这话与父亲说了只会惹他厌烦罢了,男人与女人到底是不同的。

        “倩儿,我问你,你究竟怎么打算的?”姜二老爷确实对于女人间的较量不愿多动脑筋,把心思全放在了当前大事上。

        姜倩停止了哭泣,垂首道:“女儿听父亲、母亲的。”

        “我们的意思是想要你与长兴侯世子义绝,这话在侯府就说过了。”

        男方出了这种事,作为女方家长当然要表达一种姿态,但为了不被女儿将来埋怨,这话还是有必要问一声。

        “父亲说怎么办,女儿都听您的。”姜倩乖巧道。

        “行,那我就去官府申诉了,等义绝书拿到,再让你母亲去侯府清点嫁妆拉回来,从此与侯府两清。”姜二老爷说完不愿意在屋中多呆,背手走了出去。

        姜倩这才一头扎入肖氏怀中痛哭起来:“娘,女儿好苦啊,女儿以后可怎么办呢?”

        肖氏轻拍着姜倩的背,安慰道:“回头我就吩咐几个嘴碎的婆子把你受长兴侯世子虐待的事传出去,到时候人们都知道你受的苦,对你只有同情,等时间久了事情淡了,娘再给你找一户好人家。”

        大周民风开放,对女子颇为宽容,丧夫或者和离的女子再嫁甚至三嫁都不足为奇。

        当然大部分女子再嫁的夫家比头嫁时往往要差一些。

        姜倩靠在肖氏怀里狠狠打了个寒颤:“娘,女儿想一直留在您身边,不想再嫁人了。”

        要是再遇到曹兴昱那样的变态,哪有留在伯府自在。她现在就是要多多博取母亲同情,以后在伯府日子才好过。

        肖氏想着女儿才遇到这种事不愿想再嫁的事很正常,忙道:“好,不想那么远,你想留在娘身边多久就多久。”

        姜倩这才破涕而笑。

        如今整个京城都在盯着长兴侯世子杀人一事,姜二老爷找上官府要求义绝的消息就如插上了翅膀很快传遍大街小巷。

        “听说了么,东平伯府要与长兴侯府义绝啦。”

        “义绝好啊,那种人家早早离得远远的是正经,我听说东平伯府的姑娘嫁过去后三天两头挨打呢。可怜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家闺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就没好过……”

        “造孽哟,谁家女儿摊上这种事都要义绝啊,不过他们高门大户讲究,以后这姑娘想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就难了吧?”

        “我听说事发前伯府有两个姑娘还去长兴侯府住了一段日子呢,也不知道有没有吃亏……”

        “嘿嘿,这可不好说了,谁知道呢。”

        ……

        流言传回东平伯府,气得冯老夫人发抖,叫来肖氏劈头盖脸一顿骂。

        本来风光高嫁的女儿落了难,肖氏只能忍气吞声听着,回去后忍不住埋怨道:“倩儿,你既然知道那畜生是个什么德行,怎么还要你妹妹们去侯府住呢?”

        姜倩自然咬死了不承认算计姜似的事,委屈道:“女儿叫妹妹们过去小住,是想证明女儿在娘家有脸面,这样也好让曹兴昱忌惮些——”

        肖氏长长叹了口气,只觉头疼欲裂。

        但愿沧儿别受倩儿这事的影响耽误了读书才好。

        此刻同样不平静的还有六姑娘姜佩。

        她与五姑娘姜俪住在一个院子里,听到外边风声后直奔姜俪屋里。

        “五姐,外头的事你听说了吧?”

        “什么事?”

        姜佩跺脚:“长兴侯府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派丫鬟打听着外边的动静?”

        姜俪抿唇不语。

        即便有什么动静也不是她一个小小庶女能解决的,与其上蹿下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还不如安安静静呆着。

        姜佩直接气哭了:“五姐,你真是个榆木疙瘩!现在外头都说咱们在侯府住了那么久,被二姐夫——呸,被那个畜生占了便宜去呢!如今咱们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姜俪缓缓道:“京城热闹这么多,这些话过些日子就散了。当初二姐盛情邀请,咱们当妹妹的怎好推脱?”

        姜佩一愣,忽然抓住了姜俪手腕:“二姐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

        姜佩闭了闭眼,脑海中无数念头急转,似乎从没这么清明过。

        怪不得二姐三番两次邀请她们去侯府小住,怪不得二姐对四姐态度如此蹊跷几乎到了千依百顺的地步,原来答案很简单:长兴侯世子下一个目标是四姐!

        姜佩猛然睁开了眼睛。

        “六妹,怎么了?”姜俪纳闷道。

        “没什么,五姐,我回屋了。”姜佩勉强笑笑,动作僵硬往回走,只觉腿有千斤重。

        她明白了,姜倩根本不是无辜的,而是帮凶!

        随着姜佩的离去,半截珠帘犹在轻轻晃动着,珠玉相击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姜俪盯着珠帘半晌,发出一声轻轻叹息。

        看来六妹也想到了呢。

        以后有那么一个人住在伯府,她更要打起精神来了。

        顺天府那边,长兴侯世子虐杀十女案还没彻底了结。寻找通知苦主要花很多时间,急不来,甄世成趁着这个工夫派人去打听姜似的情况。

        那个出现在长兴侯府花园的小姑娘,总觉得不是巧合。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174079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