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361章 皇上那颗好奇心

第361章 皇上那颗好奇心


        东平伯府?

        东平伯府!

        景明帝下意识摸了摸下巴。

        咦,这不是他听说了好几次的那个东平伯府嘛。

        景明帝登时来了精神。

        实话实说,他对那位格外倒霉的姜四姑娘好奇许久。

        眼睛扫着贤妃与庄妃,景明帝暗暗想:不知哪个妃子这么善解人意,居然把东平伯府的姑娘给请来了,也不知是不是那位四姑娘。

        清了清喉咙,景明帝露出个自然的微笑:“是东平伯府行几的姑娘啊?”

        “是四姑娘。”庄妃笑着道。

        贤妃一言不发,心中突然有了不妙的预感。

        庄妃这个贱人,这种时候添什么乱!

        郁谨冷眼旁观贤妃的神色,心底冷笑。

        果然不出所料,老六那一支绿梅送出,立刻使庄妃成了他的帮手。

        景明帝一听庄妃的话,心里乐了。

        真是他想瞧瞧的那位姜四姑娘。

        嗯,来都来了,不看白不看!

        “人呢?”

        庄妃仔细看了景明帝一眼,心道:若不是见皇上这么一本正经的模样,她真的会多想的。

        姜似越众而出,对景明帝盈盈一礼:“臣女见过皇上。”

        一道温和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姜似并无多少紧张。

        天子虽高高在上,可前世她见过不少次,抛开威严的一面,私下算是位可亲的长者。

        呃,古怪且可亲的长者。

        姜姑娘默默补充一句。

        看着盈盈施礼的少女,景明帝嘴唇翕动。

        他要是说一声抬起头来看看,是不是显得老不正经?毕竟这是选儿媳妇的花宴。

        景明帝面上越发严肃,不紧不慢道:“你就是能使含苞梅花盛开的小姑娘?”

        “正是臣女。”姜似不卑不亢应道。

        贤妃有些失望。

        还以为见了皇上,姓姜的丫头会慌得语无伦次,没想到居然如此淡定。

        她讨厌这种淡定。

        一个小姑娘有什么底气淡定?说白了不就是自恃美貌容易让人另眼相看嘛。

        这样的女子,她见多了。

        “能令花苞绽放,岂不是仙人法术?”

        姜似笑道:“只是雕虫小技罢了。”

        “姜姑娘可否让朕一观?”

        景明帝这般说着,身旁内侍立刻去折梅枝。

        开玩笑,皇上虽是询问的语气,真要拒绝那就不是不识好歹,而是作死了。

        见内侍把缀着数点花苞的梅枝折来,景明帝再问:“不知还需要什么?”

        “还需要盛着清水的琉璃瓶。”庄妃笑着插话。

        贤妃用力握着折断的长指甲,目光恨不得化成尖刀,戳庄妃几下。

        谁让庄妃这个贱人抢答了!

        庄妃弯唇含笑。

        看贤妃如此吃瘪,还真是神清气爽。

        她忽然觉得姜姑娘有几分可爱了,当然,前提是不能是她儿媳妇。

        内侍立刻又取了盛着清水的琉璃瓶来,看向姜似。

        姜似微微抿唇,沉默了一瞬才道:“把梅枝放入琉璃瓶中就行。”

        她声音轻盈,透着干净冷清的质感,像是上好的玉石相击。

        郁谨不自觉皱眉。

        为何觉得阿似不太高兴?

        姜似确实有些小小的不爽。

        一个人主动展示技艺,博得满堂惊艳会觉得得意,而被动做这些,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像是耍猴给人取乐子。

        好在是皇上,耍猴似乎也没啥丢人的。

        姜似很快想开,面色依然淡淡。

        她这般冷淡,景明帝反而来了兴趣。

        很久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小姑娘了。

        美貌固然出众,但他当了这么久的皇帝什么绝色美人没见过,他是觉得这小姑娘够胆子。

        她刚刚是给他脸子瞧?

        可他什么也没干啊,等会儿要是不能让他看到奇景,他要翻脸生气了,不惯这些小姑娘无理取闹的毛病。

        景明帝这般寻思着,就见少女素手轻抬,莹白指尖缓缓从花苞上拂过。

        哪怕刚才已经见过,众人依然忍不住凝神屏息,目光灼灼。

        那般如梦如幻的奇景,委实是看多少次都不够的。

        “花开——”

        随着少女素手拂过,红梅点点而开。

        景明帝蓦地睁大了眼,闪过孩子般的新奇。

        居然真的开花了?

        “是水温的问题吗?还是水中放了什么——”

        “咳咳!”潘海用力咳嗽一声。

        景明帝恢复了一脸严肃:“姜姑娘好本事。”

        啊啊啊啊,好奇。

        潘海:“……”醒醒,您是皇上!

        身为一位帝王的矜持,景明帝不好作出刨根问底的举动,赞了姜似一声后又把视线落到蜀王与燕王那里。

        姜似见状屈膝一礼,默默退回去。

        “听说你们两个是今日赏梅宴的评判?”面对儿子,景明帝习惯性板着脸问。

        蜀王笑着给景明帝行了个礼:“正好赶上。两位娘娘抬爱,让儿子们凑个热闹。”

        景明帝瞟了郁谨一眼。

        这小子不是担心寻不到称心如意的姑娘嘛,到底寻没寻着?

        他下意识扫向摆在众女面前的白玉盘。

        按惯例,皇子会把梅花放到中意姑娘的玉盘中。

        他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不过放的不是梅花,而是芍药。

        到现在他还记得那芍药开得格外娇艳,他把它放到了一眼就相中的姑娘面前。

        他看中的那个姑娘后来成了他的王妃,再后来成了他的皇后。

        再到后来,她死了……

        景明帝收回思绪,目光突然顿住。

        一盘绿梅几乎要晃花了他的眼。

        定了定神,景明帝确定没看错。

        这是什么情况?

        到底忍不住好奇,景明帝问道:“姜姑娘的玉盘中为何有多支梅花?”

        贤妃脸一热。

        老七就没给她长过脸!

        不过皇上既然知道了,老七那点小心思就更别想了,省得她多费口舌。

        贤妃自我安慰一番,觉得好受了些。

        郁谨笑着道:“儿子送的。”

        蜀王垂眸,几乎不忍看景明帝的表情。

        能把这话在父皇面前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他要给老七跪下了!

        不知道父皇是要罚老七禁闭呢,还是年俸呢?或许减一块封地都是有可能的。

        老七也是倒霉,被父皇撞个正着。

        不过这样才好,他心理平衡点。

        “全部?”景明帝声音微扬,听着都走音了。

        郁谨笑容越发灿烂:“是啊,全部。多亏了父皇金口玉言,儿子真是白担心了。”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0027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