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418章 此消彼长

第418章 此消彼长


        宫婢这番话,透露了太多讯息。

        皇后由身边宫女扶着,声音都变了调:“十四与福清命运相连,运道此消彼长?这,这是什么鬼话!”

        两个人同时出生就命运相连,运道此消彼长?这太可笑了!

        皇后很快从宫婢的话中领会到另一层意思,失声道:“这么说,福清的眼疾也与陈美人有关?”

        这个发现令她惊骇欲绝,几乎站不稳脚。

        倘若福清的眼疾乃是人为,而她丝毫不知,任由女儿痛苦了这么多年,那太可怕了。

        “燕王妃,叫燕王妃进来!”皇后已经完全顾不得景明帝在场,厉声喊道。

        潘海瞄了一眼景明帝。

        景明帝对皇后的失态相当理解,微微点头。

        潘海出去传话。

        “皇后,稍安勿躁。”景明帝语气沉沉道。

        听了宫婢的话,他也心惊肉跳,怒不可遏,但事已至此只能了解清楚再谈其他。

        皇后稍稍冷静下来,可心中一股火依然在烧,烧得她喘不过气来。

        等候在外的姜似与郁谨很快走进来。

        “老七媳妇,福清的眼疾,你当日说不是病变,而是生了虫?”

        姜似点头。

        景明帝定定望着她,语气严肃:“那么,你知不知道什么情况下会生虫?”

        姜似不由看了郁谨一眼。

        皇上这么问,是对福清公主患眼疾的根由有了疑问?

        帝后是听了陈美人身边宫婢的话后有此一问的,这样说来,福清公主的眼疾不简单。

        而这正验证了她先前的猜测。

        当日她说福清公主眼中生虫,只是不引人恐慌的一种说法,而实际上,福清公主是中了遮目蛊。

        遮目蛊是万千蛊虫中的一种,专门寄生于人的眼部,会结出细到极致的丝网覆盖在眼珠上,形成薄雾般的效果。

        中了此蛊的人就会慢慢看不清楚,时间越长越看不清,最终彻底失明。

        正是因为失明是被遮目蛊吐出的丝网遮挡所致,对于擅长异术的人来说,治疗再简单不过,揭去那层薄膜,再以特殊药液把遮目蛊逼出来就好了。

        也因此,那日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治好了福清公主的眼睛。

        对景明帝提出的问题,姜似心念急转。

        她能把看出福清公主生虫推到生而知之上,帝后听过便罢,可要说精通蛊术就会惹人忌惮了。

        斟酌片刻,姜似开口道:“儿媳只知,那虫极罕见,福清公主按说没有接触到的可能。”

        景明帝与皇后对视。

        害福清公主失明的虫罕见,福清公主没有接触到的可能,这么说,就是有人故意为之了。

        皇后的脸色变得雪白,声音发颤:“皇上,阿泉……阿泉是被陈美人害的!

        这一刻,皇后庆幸福清公主没有跟过来,不然知道自己是被人所害才失明多年,该有多么难过。

        对这冰冷冷的皇宫,又该多么失望。

        “是我没有保护好阿泉,是我没有当好一个母亲……”皇后几乎崩溃,喃喃念着。

        景明帝拍了拍皇后手臂:“皇后,这不是你的错,你无须自责。眼下还是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

        知道了陈美人害福清公主的缘由,那么陈美人与舞姬之间有何关系,毒害公主一事又有多少人参与,这些都要查明。

        “潘海,让长生殿的人散了吧。”

        潘海应一声是,立刻吩咐人前去传信。

        景明帝却没放郁谨与姜似离开,而是由他们陪着继续查问。

        到这时,姜似二人已经知道了陈美人与心腹嬷嬷之间的对话。

        潘海捧着厚厚的册子递给景明帝。

        “皇上,福清公主与十四公主确实是同时出生,奴婢发现一件奇特的事……”潘海顺着陈美人那番话有所发现,拿起另一本册子奉给景明帝。

        那是太医记载宫中贵人病例的医册,十四公主的名字赫然在列。

        景明帝翻了翻,问:“你发现了什么?”

        皇后不由攥紧了拳。

        潘海低头道:“十四公主出生后一直体弱多病,三个月时好转,而那时福清公主刚好染了风寒。册上记载,福清公主十日方好,十四公主患了咳疾,等到福清公主半岁时出疹,十四公主的咳疾恰好痊愈……”

        随着潘海往下说,景明帝飞快翻着医册,比较着福清公主与十四公主的记录。

        到最后,景明帝脸色铁青,沉默不语。

        皇后夺过册子,一页页翻看。

        她的手指停留在福清公主五岁那一页的记载上。

        “十三帝姬视力突然模糊,众太医会诊,无果……”

        之后多次会诊,记录着福清公主视力越来越差的过程,直到后来彻底失明。

        哪怕如今福清公主眼睛大好,翻阅着这段记载着痛苦的日子,皇后依然心如刀割。

        她发疯般翻过十四公主的记录,到了十四公主五岁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再无其患病的记载,直到两日前福清公主眼睛恢复,十四公主再次病倒。

        皇后闭了闭眼,眼角溢出泪水。

        “皇上,陈美人定然是见福清眼睛好了而十四公主生病,这才对福清起了杀心!”

        景明帝沉默着。

        一名内侍进来,凑在潘海耳边低语几句。

        潘海听完禀报道:“皇上,查出陈美人与舞姬之间的关系了。”

        “说。”

        “四年前,该舞姬因被教习夸赞天资出众为人所嫉,被一名舞姬设计弄伤了脚腕,机缘巧合被陈美人撞见,赠了她上好的药膏才没有留下病根。舞姬对陈美人十分感激,曾对要好的同伴吐露陈美人待她比亲娘还好……”

        景明帝听罢,神情萧索摆了摆手:“老七,带你媳妇回去吧。”

        真相已经水落石出,接下来该赏的赏,该罚的罚,该发丧的发丧,就没必要留着人不放了。

        “儿子(儿媳)告退。”

        郁谨与姜似退下,只留帝后相对无言。

        好一会儿后,景明帝起身:“皇后,十五的后事,要你费心了。”

        皇后垂眸,突然问道:“皇上,陈美人说她原本不信,后来不得不信了,那么阿泉与十四运道此消彼长的这些话是谁对她说的?那令阿泉眼睛失明的虫还有令十五丧命的断肠草又是从何处得来?”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4747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