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439章 把柄

第439章 把柄


        来自断案高手甄世成的肯定并没有使景明帝高兴分毫。

        他一点都不想猜对了!

        御赐的婚事,结果新娘子把新郎官杀了,新娘子还是他外甥女,这都是什么事啊!

        景明帝苦恼揉了揉太阳穴。

        比起这些,他情愿看一百道折子。

        “甄爱卿认为新娘子会逃到哪里?”

        “难说。”

        “哦,这是何意?”

        “新娘子杀害新郎官后定然立刻就逃了。京城虽然没有宵禁,但入夜后城门都会关闭,在天亮开城门的这段时间新娘子一定在城中。”

        “开城门后呢?”

        “如果新娘子擅长乔装,或许会混出城去。”

        “这不等于什么可能都有……”

        甄世成严肃点头:“正是如此。”

        他只擅长断案,不擅长找人啊。

        景明帝意兴阑珊摆摆手,示意甄世成可以离开了。

        “潘海,传韩然进宫。”

        不多时韩然风风火火赶到。

        “微臣见过皇上。”

        “怎么样,可有朱崔氏的消息?”

        如果说以前景明帝对崔明月尚有几分疼爱,而今便只剩下了厌恶。

        “微臣盘问过守城门将,一早上他们没注意到有年轻美貌的女子出城。崔将军找了几处朱崔氏可能落脚之处,亦无发现……”

        景明帝张张嘴想骂两句,又默默咽了下去。

        亲外甥女,哪有脸骂别人。

        京城是最繁华的国都,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三日后,崔绪与荣阳长公主一同进宫请罪。

        “臣教女无方,令她做出杀夫逃婚的事来,请皇上责罚。”崔绪笔直跪着,光滑的金砖映出他憔悴的面庞。

        荣阳长公主在一旁默默垂泪。

        “人找不到了?”景明帝心中憋闷,皱眉问道。

        “暂时还没有那孽女的消息。”

        景明帝看了荣阳长公主一眼,摸了摸龙案上的白玉镇纸。

        镇纸冰凉,使他心中郁气消散两分。

        “一个大活人不见了,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崔将军,明月的事你要多花些心思,至于其他……等人找回来再说吧。”

        “臣惭愧——”

        景明帝叹气:“罢了,现在说这些无用,找人最要紧。”

        崔绪与荣阳长公主默默退下。

        出了皇宫,荣阳长公主忽然问:“崔绪,倘若明月找回来,你说皇上会如何处置?”

        崔绪眼中满是疲惫:“明月犯了死罪。”

        荣阳长公主猛然停下来:“明月不可能无缘无故杀害朱子玉!”

        “公主,明月无论有什么原因都杀了人,杀的还是皇上赐婚的夫婿。”

        “所以呢?你要把明月找回来交给皇兄处置?”

        “人都该为自己做的事承担后果,我们是,明月亦是。皇上没有因为明月所为怪罪我们,我们就该万幸了。”崔绪说罢大步往前走去。

        荣阳长公主追上去,拽住崔绪衣袖。

        崔绪停下看着她。

        “明月落到这般境地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荣阳长公主却没说下去。

        说什么,难道告诉崔绪女儿变成这样与燕王妃有关?

        燕王妃姜氏是苏珂的女儿,让这个男人知晓了恐怕还要向着姜氏说话,那样就更堵心了。

        想到崔绪的无情,荣阳长公主顿时对找到女儿兴致缺缺。

        找到了说不定还要没命,既然如此不如维持现状。

        眼见就要到中秋节了,正是采买节礼的时候,百姓们突然发现盘查官差多了起来,只不过究竟要盘查什么人们并不清楚。

        这样人心惶惶了数日,才算恢复如常。

        “外边还在找崔明月吗?”燕王府中,姜似靠着栏杆问郁谨。

        二牛挤到二人中间,抬起两条前腿搭在栏杆上冲女主人欢快摇尾巴。

        “一边去!”郁谨对二牛提出严厉警告。

        二牛白了郁谨一眼,踱到一边抱起肉骨头啃起来,边啃边不服气呜呜两声。

        主人越来越过分了,干活喊它,没事时就嫌它碍眼了。

        见争宠的走了,郁谨露出个笑容:“没有前几日那么闹腾了,尸首在湘王府废井里躺着呢,他们就是翻出天来也找不到。”

        姜似脸色一正:“在废井里?”

        二牛啃着骨头一直竖着耳朵听,闻言立刻冲姜似叫两声。

        姜似立刻明了:“二牛找到的?”

        “汪汪!”二牛发出舒心的叫声。

        还好,功劳没被男主人霸占了。

        以前男主人不是这样的,自从女主人住进来一下子就变了……二牛想到以往与男主人和睦相处的日子,有些忧伤。

        郁谨微微侧身,挡住那张邀功的狗脸:“湘王手下太蠢,把人带回了湘王府。湘王骑虎难下,只要不像他手下那么蠢就不会留崔明月活口。而崔明月的失踪定然会惊动锦鳞卫,一动不如一静,湘王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出王府把崔明月的尸体解决掉。”

        郁谨手往后伸,准确落到二牛的脑袋上揉了揉:“所以我就抱着试试的想法让二牛走了一趟,还算顺利找到了藏尸处。”

        姜似凭栏眺望。

        园子里桂花飘香,秋意渐浓。

        “天气虽然已经转凉,还是会有味道散出来吧?”

        郁谨神色古怪看着姜似。

        “看我作甚?”姜似纳闷。

        郁谨一脸沉痛:“阿似,你不觉得刚才问得太认真了?”

        面对人比花娇的媳妇,他竟不由自主想到了甄世成那张老脸!

        “这确实是个问题啊,我曾向甄大人手下的仵作了解过尸体腐败程度与时间的关系……”

        见郁谨双眼发直,姜似停下来:“怎么了?”

        “咳咳,那是个废弃的院子,井也被填了,幸亏二牛鼻子灵才嗅出来,又命龙旦悄悄潜下去确认过,确是崔明月无疑。”

        姜似笑道:“其实不用龙旦下去的,混合了尸臭与脂粉香的气味二牛能与其他气味区别开来。”

        二牛叫了一声表示附和。

        “确认过才安心。”

        “阿谨,你打算如何?”

        郁谨无所谓笑笑:“这要看你的意思。”

        “崔明月死了已经足够,别的我不想多管。”

        “既然这样,就让她留在那里吧。”

        见姜似看过来,郁谨微微笑了:“对于湘王,我们知道而别人不知道的事才叫把柄。”

        这个把柄暂时用不着,谁知道以后呢?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6962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