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468章 大公无私的贤妃

第468章 大公无私的贤妃


        紧跟着进来探望的是齐王。

        齐王摆出一脸关切:“七弟,今日的事我都听说了,你有些冲动了。”

        “呃。”对待齐王,郁谨态度比对鲁王还要冷淡。

        齐王压下心中不快,宽慰道:“你别急,等过几日父皇消了气,我去求求情,说不定父皇就把你放出去了……”

        “不必劳烦四哥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齐王嘴角动了动,实在说不下去了。

        就没遇到过老七这种软硬不吃的混不吝。

        好一会儿后,齐王才挤出一句话来:“七弟,咱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一众兄弟中再没有比咱们更亲近的人了,你不必与四哥客气。”

        郁谨轻笑一声:“既然这样,那四哥现在就替我去父皇那里求求情吧。”

        齐王一滞,讪讪道:“现在父皇正在气头上——”

        郁谨嗤笑出声:“既然如此,四哥就不必说些有的没的了。听五哥说后面还有排队的,四哥别在我这里耽误时间了。”

        说几句好话就想笼络他给他摇旗呐喊,老四的脸皮还真够厚。

        他与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亲兄弟呢?

        郁谨费解想着,闭上眼睛不再搭理齐王。

        好涵养如齐王此刻也颇下不来台,语气转淡:“七弟,你自幼长在宫外,又年轻气盛,四哥还是奉劝你一句,莫要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免得将来无路可走……”

        郁谨睁开眼,懒懒笑道:“四哥多虑了,没有路我还可以待在王府里,哪都不去。”

        齐王抿抿嘴角,心塞离去。

        不多时,蜀王出现在郁谨面前。

        “七弟不怕七弟妹担心?据说有了身孕的人受不得刺激……”

        看着关在空房里的郁谨,蜀王颇觉畅快。

        自从传出燕王妃有孕的消息,他与王妃行房都觉得压力如山,每一次事后都要想想怀上没有。

        明明成亲这么短的时间不需要操心这个,都是老七害的!

        “我的家事,就不劳六哥操心了。”郁谨靠着冷硬墙壁,颇觉头疼。

        皇帝老子的儿子真是太多了,他与阿似只生一个就好,省得有这么多破事。

        打发走几位皇子,总算有了件高兴的事:燕王府来人送饭了。

        来送饭的是阿蛮,由龙旦陪着。

        “王妃怎么样?”

        阿蛮忙道:“王妃挺好的,让婢子告诉王爷不必担心家里……”

        她说着打开朱漆食盒,一层层把饭菜取出来。

        食盒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拉开是几样卤味,其中就有切成薄薄大片的酱肘子。

        深红色的肘子肉因为切得薄有几分剔透,透着诱人光泽。

        第二层足有七八碟,是芫爆仔鸽、宫保野兔等热菜,每碟分量不大,却样样精致,拿出来时还是温热的。

        第三层则是主食点心,并几样鲜果。

        转眼间饭菜摆了一桌子,瞧起来琳琅满目。

        看守的小吏闻到香味探了探头,暗暗咽着口水。

        真是同人不同命啊,王爷哪怕被关起来也是锦衣玉食,好生伺候着。

        郁谨当着阿蛮的面,拿起筷子吃起来。

        他用饭的速度看着不快,吃相斯文,可过了没多久就剩了一张张空盘子。

        拿帕子擦拭嘴角,再用茶水漱过口,郁谨笑道:“回去告诉王妃,我能吃能睡,一点事都没有,让她好好照顾自己与肚子里的孩子。”

        阿蛮应了,收拾好碗碟由龙旦陪着离开。

        毓合苑里,听了阿蛮的讲述,姜似微讶:“王爷把送去的饭菜都吃了?”

        “嗯,都吃了。主子您放心吧,婢子瞧着王爷住的地方挺舒坦的,被褥也厚实。”

        姜似又问了些细节,这才稍稍放心。

        景明帝午膳是在坤宁宫用的。

        帝后二人默默吃完,一人捧了一杯热茶慢慢喝。

        “皇上,听说燕王犯了错,被关进了宗人府……”

        皇后对皇子们的事向来置身事外,而今对郁谨却不同。

        福清公主被燕王妃治好了眼睛,燕王夫妇还揪出了多年来对女儿心怀恶意的陈美人,皇后是领情的。

        人情难还,这个时候皇后若无一点表示,就显得太薄情了。

        皇后提到这个话题,景明帝颇满意。

        他就等着皇后提起了。

        把老七关进宗人府倒是没什么,可事后想到老七媳妇怀着身孕,又有些后悔。

        女人心眼都小,万一老七媳妇受到惊吓,孩子有个好歹可如何是好?

        “连太子都敢打,不罚不行!”

        皇后点头附和:“是该罚。只是燕王妃有着身孕,不知道会不会受惊……”

        景明帝忍了忍,问:“老七媳妇没进宫找你求情?”

        “没有呢。”皇后想了想,道,“或许去贤妃那里了吧。”

        景明帝没再说什么,很快聊到福清公主身上,如此说了一会儿后起身离去,抬脚去了玉泉宫。

        一进玉泉宫,景明帝就想到了陈美人。

        尽管陈美人院子里那些钩吻花连同鸳鸯藤早就连根拔掉烧得干干净净,可景明帝想起来还是不得劲。

        若无必要,真不想来这里。

        对于景明帝的到来,贤妃亦觉意外。

        皇上许久没来她这里了……

        是了,皇上过来定然是为了老七的事。

        想到郁谨,贤妃就恨得牙痒。

        果不其然,这逆子有好事时与她无关,犯了事她就成了皇上兴师问罪的靶子。

        按着宫规,每月初一、十五皇子妃都要进宫给母妃请安,哪怕怀着身孕也不例外。

        姜似有孕的消息传开,贤妃正等着她进宫请安时提一下给郁谨安排侍妾的事,没想到人就不来了!

        不就是皇上说了一句好好休养,居然就脸大当真了,这样的儿媳要来何用?

        贤妃窝着火还没撒出去,没想到心目中的逆子又犯了事。

        “老七的事,你知道了吧?”

        景明帝问了一句,贤妃肃容道:“老七冒犯太子是大罪,皇上不必顾忌臣妾,狠狠责罚他便是!”

        景明帝窒了窒,又道:“老七媳妇——”

        贤妃立刻接口:“即便老七媳妇来找臣妾求情,臣妾也绝不会徇私的,皇上秉公处置就是。”

        景明帝:“……”

        他就说,一来玉泉宫就不得劲儿!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219618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