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507章 做戏

第507章 做戏


        韩然禀报完,躬身退下。

        偌大的养心殿便只剩下景明帝轻轻拍打紫檀木靠背的声音。

        景明帝后知后觉想到:燕王被罚了一年薪俸,一万两银子随便就拿出来了,这小子挺有钱啊。

        这个问题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就抛之脑后。

        说到底不算什么大问题。

        老七用一万两银子换回好名声,可划算得多。

        声望,有时可驱使民心。

        韩然离开皇宫,眼见天色已经不早就准备直接回府,没想到属下镇抚使正等在不远处,见他出现快步走过来。

        见镇抚使面色难看,韩然皱眉问:“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大事,镇抚使不会到宫门外等着他。

        镇抚使低着头,硬着头皮道:“大人,那对乌苗祖孙不见了。”

        “不见了?”韩然以为听到了笑话。

        那对乌苗祖孙如今可不在西市街的小店中,而是在得到皇上点头后被锦鳞卫带回了大牢。

        现在镇抚使对他说锦鳞卫的诏狱,专门关押重犯之处,两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

        “你莫不是在说笑?

        寒冬腊月,镇抚使额头却布满了汗水。

        他顾不得擦,垂首道:“大人,人真的不见了。被发现时牢门敞开,门锁没有损坏,守门的人昏倒一旁,手中还拿着钥匙……”

        韩然越听脸色越沉:“你的意思是说,咱们的人亲自拿钥匙打开了门放她们离开,且一路上那些守卫对她们视而不见?”

        镇抚使艰难点了点头。

        “荒谬!”韩然再也忍不住,抬脚向镇抚使踹去。

        镇抚使躲都不敢躲,任由那一脚重重落在身上。

        韩然踹过后闭了闭眼,缓了缓即将暴怒的情绪:“你仔细把情况给我说清楚。”

        镇抚使把每一个细节都讲到,最后望着韩然的眼睛小心翼翼道:“大人,听说南疆那边的人有诸多奇处,那名老妪会不会懂巫术?”

        韩然剑眉一挑:“你知道巫术是什么吗?”

        镇抚使摇摇头。

        “那你还说个屁!”

        “大人,那您说眼下该怎么办——”镇抚使胆战心惊问。

        韩然想再踹一脚,眼风扫到守在宫门外的侍卫忍了下来,冷冷道:“随我进宫面圣!”

        镇抚使忍着想哭的冲动随韩然往宫门口走去。

        “皇上,韩指挥使求见。”

        景明帝愣了愣。

        韩然不是才走么,怎么又来了?

        不好,他眼皮又开始跳了。

        现在景明帝也不管是左眼跳还是右眼跳了,他已经总结出来经验:凡是眼皮跳,一准没好事儿。

        “传他进来。”

        韩然一进来就跪了下去:“微臣失职,向皇上请罪。”

        景明帝连意外的感觉都没有,无力揉了揉太阳穴:“给朕说说吧。”

        “刚刚镇抚使来报,那对乌苗祖孙不见了。”

        景明帝诧异得连嘴巴都忘了合拢,好一会儿才问道:“你们没把那对乌苗祖孙带回衙门?”

        韩然低了头,只觉自己的脸皮在这一刻夯实了厚度:“人是在狱中不见的……”

        “韩然啊,诏狱的门是忘了关么?”

        韩然从景明帝这声讽刺里听出了抓狂,忍着羞愧把情况讲了一遍。

        景明帝听后,许久没有反应。

        他没办法有反应,再不缓缓就忍不住下令把韩然剁了。

        本来这种蠢材剁了就剁了,他一点都不心疼,可是重新提拔一位锦鳞卫指挥使,那他绿云罩顶的事又多一个人知道了……

        景明帝不能想,一想就有亲自剁人的冲动。

        “给朕滚出去!”

        韩然想了想,身子一矮在地上翻滚起来。

        镇抚使见状赶忙效仿。

        眼看着两个人滚了出去,景明帝气得打了几个转,踹翻了小杌子若干,抬脚去了皇后那里。

        “娘娘,皇上又来了。”宫婢欢喜禀报。

        皇后嘴角微抽。

        皇上定然是催促十四做饵的事来了。

        皇上还真心急……

        正寻思着,景明帝已经走了进来,皇后忙见礼。

        景明帝把伺候的人赶出去,道:“皇后,那事不宜再拖了,迟则生变。”

        人抓进了锦鳞卫诏狱都能逃出生天,还有什么不可能?

        皇后点点头。

        等到帝后用晚膳的时候,福清公主过来了。

        “原来父皇也在。”

        皇后笑道:“恰好有你父皇与你都爱吃的菜,就叫你过来了。”

        看着笑靥如花却瘦了许多的女儿,皇后心中生出一丝不忍。

        自从十五死了,阿泉时常做噩梦,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一直自责连累了十五,而偏偏面对他们却总是笑盈盈的模样。

        现在为了做局,当着阿泉的面要特意提起来……

        “阿泉瘦了。”景明帝道。

        皇后附和:“是瘦了不少,是不是没吃好?”

        福清公主忙道:“父皇、母后不用担心我,我好好的呢。”

        当着一屋子宫婢的面,景明帝突然叹道:“也是,阿泉比起十四、十五要强多了……”

        福清公主睫毛一颤,垂下眼帘。

        皇后皱眉:“这个时候,皇上就不要提别的了。”

        “朕只是见了阿泉突然有些感慨。十五已经没了,多说无益,倒是十四,自从她母妃去了她身体越发不好,这么孤零零的朕总担心……”

        “皇上的意思——”

        景明帝深深看皇后一眼:“皇后,不如你把十四收为养女吧。”

        屋中宫婢皆露出诧异来,忙垂眸遮掩。

        皇后愣过之后,断然否决:“不成!皇上莫非忘了十五是怎么死的?”

        皇后的干脆决绝似乎令景明帝有些下不来台:“陈美人虽然有罪,可十四是无辜的,皇后你是一国之母,不能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

        “皇上觉得我不答应收十四为养女就是没有容人之量?父债子偿是公理,即便我怜惜十四境遇,不让人怠慢她也就罢了,岂有让她当嫡公主的道理?倘若事事都赏罚失当,又何以威慑心存歹意之人?皇上,这是鼓励人作恶啊,我断断不能答应!”

        “朕只是小小提议,皇后何必如此大动肝火?”

        帝后二人的争执吓得屋中伺候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个个噤若寒蝉。

        一番激烈争执后,景明帝黑着脸拂袖而去。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2865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