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514章 压制

第514章 压制


        景明帝看向姜似的眼神完全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

        他这个儿媳妇上辈子难道在乌苗偷师过吗?

        景明帝曾派锦鳞卫调查过姜似,怎么查都只是一位寻常贵女,没有任何与乌苗人接触的可能。

        要说令景明帝生气的只有一点:老七那混账小子竟然早就认识姜似!难怪赏梅宴上把所有绿梅全给了姜似,这是早就看上了,居然还糊弄他。

        气过后也就算了。

        作为过来人,景明帝很能理解年少慕艾的感觉。

        “老七媳妇,你怎么试?”

        姜似平静道:“儿媳可以试试压制朵嬷嬷体内的蛊虫。”

        “别人体内的蛊虫你也能压制?”景明帝奇道。

        姜似颔首,解释道:“儿媳能压制体内母子连心蛊的子虫,就可以试试压制朵嬷嬷体内的蛊虫,道理是相通的。”

        要成为乌苗圣女,天赋可以说是压倒一切的前提。没有天赋,无论如何勤奋都难以更进一步,只不过沦为养蛊用蛊的庸人而已。

        乌苗族的异术御蛊术唯有圣女能够掌握,这似乎是历任圣女与生俱来的天赋,其中玄妙不可言传。

        据说上一任乌苗圣女之所以空缺,就是因为数位候选圣女中迟迟没有出现掌握御蛊术的人。

        姜似到现在还记得她学会御蛊术后大长老震惊的神色。

        那一刻,大长老看着她的眼神极为奇怪,甚至脱口而出三个字:“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大长老没有说下去,早已有着千疮百孔经历的她识趣没有多问。

        只是自那时起,大长老对她的态度明显不同了,传授异术愈发耐心。

        对姜似来说,只要不是乌苗大长老亲临,对上花长老那样的一代长老或许要费些力气,对上二代长老朵嬷嬷,用御蛊术压制对方体内蛊虫问题不大。

        “道理是相通的啊——”景明帝摸着胡子,十分想问问究竟是什么道理,似乎显得太无知,只得硬生生忍回去,给皇后递了个眼色。

        皇后知情识趣,问道:“燕王妃所言太玄妙,本宫有些难以理解,不知能压制对方体内蛊虫是何道理?”

        景明帝暗暗点头。

        皇后确实比贤妃她们强多了。

        姜似笑笑:“正如母后所言,此事太过玄妙,要儿媳讲出是何道理却难以言说,仿佛是一种本能……”

        皇后扯了扯帕子。

        人家天生就会,这就没法问了。

        她不由看向景明帝。

        景明帝自然也不好追问,只是再次确认道:“真的能压制朵嬷嬷体内蛊虫,不让朵嬷嬷以死逃避问询?”

        姜似一时没有回答景明帝的话。

        对姜似,景明帝似乎多出无数耐心来,默默等着她的回答。

        片刻后姜似才笑道:“父皇,这世上哪有绝对的事。儿媳尽力一试,能压制朵嬷嬷体内蛊虫最好,如果不能,最差也不过是老样子。您说呢?”

        她不想给景明帝留下予取予求的印象。

        人都会被惯坏的,帝王也不例外。

        一旦让人觉得她可以无限满足对方的要求,一次两次对方或许心存感激,次数多了就当成了理所当然,甚至哪一次不能满足反而会责怪。

        这不是某个人的问题,人性如此罢了。

        景明帝被姜似问得有些尴尬,讪笑道:“老七媳妇,你说得对,是朕糊涂了。”

        皇后在一旁暗暗心惊。

        燕王妃胆子着实不小,竟敢反将皇上一军。

        对帝后的不同反应,姜似只是轻轻抿了抿唇。

        正如她先前对荣阳长公主的鄙视,无能的人才满心想着讨好上位者,由上位者的喜怒哀乐掌控他的喜怒哀乐。

        与其做那样的人,她情愿靠自己赢得尊重。

        面对景明帝的退让,姜似突然觉得在嫁入皇室的那一刻决定不再藏拙是正确的选择。

        就算结局都一样,她也赚了,至少活得够痛快。

        如果没有怀孕,此刻有酒,她所爱的人就在面前,她当与他浮一大白。

        “既然如此,那就去问朵嬷嬷!”景明帝当机立断做了决定。

        见老七媳妇如此顺利救下太后,他一时有些膨胀了,还好老七媳妇及时点醒了他。

        重重守卫的房间内,朵嬷嬷并没有睡。

        在她身边就有数人虎视眈眈盯着,仿佛一眨眼她就能变成蚊子飞了,她自然也睡不下。

        门开了,潘海先一步走进来。

        朵嬷嬷懒懒看了一眼,不为所动。

        潘海侧身让到一旁,把帝后请了进来。

        朵嬷嬷这才动了动眼皮,问道:“现在还没有天亮,皇上莫非改了主意,打算提前放我出宫?”

        景明帝冷笑:“改了主意是真的,放你出宫是休想!”

        这种不被人拿捏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他不由扫了一眼侧后方。

        姜似就在门外,没有跟进来。

        景明帝心中依然有些忐忑,毕竟姜似说除去了太后体内子虫没有亲见,只是理智告诉他老七媳妇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

        无论怎样,他现在只有选择相信一条路可走。

        朵嬷嬷不知景明帝的底气从哪里来,嗤笑道:“莫非皇上不在意太后的安危了?看来皇上对太后的孝顺都是假的!”

        “住口,朕对太后如何还轮不到你来评议!”景明帝冷喝一声,对潘海道,“朕就在这里看着,给朕撬开她的嘴,看她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在宫中搅风搅雨!”

        潘海应了一声,立刻给两名内侍使了眼色。

        两名内侍上前把朵嬷嬷一左一右按住,固定她的手,取出早准备好的铁针一点点钉入一个指甲内。

        朵嬷嬷惨叫出声,钻心刺骨的疼痛过后,扭曲的面庞上满是震惊:“怎么会没反应?不可能,不可能!”

        景明帝一听,不由松了口气,与皇后对视一眼。

        二人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笑意。

        燕王妃居然真的压制住了母子连心蛊的子虫!

        朵嬷嬷震惊之后猛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催动体内噬心蛊。

        噬心蛊会在瞬间咬断心脏血脉,方便快捷,是自尽的好选择。

        随着催动,蛰伏在心脏处的噬心蛊醒来,可是朵嬷嬷却突然脸色大变。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3488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