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554章 撤离

第554章 撤离


  五月的天黑得晚,镇上百姓拖家带口往外走时,正是红霞满天。

  “别吃了,别吃了,官老爷们都等着呢!”里正组织的人手催促着窝在家里扒拉晚饭的人。

  被催促的汉子把粗瓷海碗往木桌上一放,不满道:“搞什么呢,俺才不信什么神人托梦呢,害得俺连个饭都吃不好。”

  “行了,别抱怨了,你家带不走的这两头猪能得不少银钱呢。”

  汉子一听不说什么了,抹了抹嘴,挑着满满的担子,带上婆娘、娃娃往外走去。

  走到大门口,汉子不舍看了自家猪圈里哼哧哼哧的两头肥猪一眼,这才锁好了房门。

  有这样不满的镇民不少,特别是大家被领到荒郊野地一片空地,不满的情绪就越发高涨了。

  “不是吧,今晚难道就睡在这荒郊野地里?”

  “就是啊,不是说有帐篷么,就这么睡下还不喂饱蚊虫?”

  “娘,我想回家——”幼童的哭声响起,令大人越发烦躁。

  数人腾地站了起来:“不行,问问里正去,就这么安置咱们可不行!”

  里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正一个头两个大。

  “里正,就这么睡可不行啊。虽然进了五月,可晚上潮着呢,蚊虫又多,就算大人受得住孩子也受不住啊。”

  “就是,就是,还不如回去呢,放着好好的炕头不睡,睡这荒郊野外干嘛?”

  里正被吵得头晕目眩,喊道:“乡亲们稍安勿躁啊,大人们已经去调兵来给咱们扎营了,再等等吧。”

  “天马上要彻底黑下来了,那些兵爷能来?里正,官老爷们定是哄你呢。”

  里正面子上挂不住了,脸一板道:“乡亲们不要乱说,官老爷能哄我?”

  镇民齐齐切了一声。

  官老爷哄的不就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嘛。

  里正咳嗽一声:“咳咳,我的意思是就算官老爷会哄咱们,太子殿下与王爷也不会哄啊。那么大的贵人呢,吐口唾沫是个钉,不可能说话不算话的。再说了,王爷不是说给大家银钱补贴嘛,一口肥猪按一两银算,就给补贴二两银呢,这可比把肥猪养到过年宰杀了划算多咧,乡亲们说是不?”

  一听里正提到补贴银,那些反对的声音弱了下去。

  里正暗道燕王此举厉害,想要把人安抚住,什么都没银钱管用,自古皆然。

  “既然这样,那就暂且忍忍吧。”

  “嗯,忍忍吧,银钱还没拿到呢。”

  “万一……不给了怎么办?”

  就在镇上百姓嘀咕之时,繁多的脚步声传来。

  “快看,兵爷们来了!”

  很快一支队伍就由远及近,带着辎重前来。

  见到这么多兵士,镇上百姓反而不敢吭声了,紧张看着官兵快速在空地上搭建起一个接一个帐篷。

  天边晚霞刚刚散去,繁星缀满苍穹,本来荒芜的田野间多了一个个帐篷。

  先安排老人妇孺入住,最后分配下来,还有大半人没有帐篷可住。

  率领官兵前来的是郁谨,把这些人的抱怨听入耳中,扬声道:“帐篷有限,只能委屈各位了。”

  面对堂堂王爷,那些抱怨不敢公然喊出来,有人混在人群中问:“王爷,咱们要在这里住多久啊?”

  “少则两日,多则五日。”

  众人一听,登时议论纷纷。

  “要在这破地方住好几日啊,万一下雨怎么办?就是不下雨,咱们这些没帐篷的到了夜里非要喂蚊虫不可,白日更是晒死个人……”

  “就是啊,太遭罪了啊,还是回去好……”

  郁谨皱了皱眉。

  他的同情心是有限的,该做的做了,倘若有些人非要回去,那他也不可能死拦着。

  “小王确实得神人示警,说咱锦鲤镇将要地动,为乡亲们安危考虑,才把大家安置在这里。请乡亲们暂且忍耐几日吧,风吹日晒喂蚊虫,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一些人暗暗撇嘴。

  倘若有生命危险,吃这些苦自然值得,可谁知道究竟会不会地动呢?

  锦鲤镇百姓一千多人,相信神人示警燕王这个说法的占了大半,可总有极少数人不信这些,更在意些实在的。

  燕王说好的银钱补贴不知道什么时候发,该不会是糊弄他们吧。

  正寻思着,就听郁谨开口道:“答应给乡亲们补贴的银钱小王带来了,今日先发一半,另外一半等大家离开时再发。当然,这期间谁若是提前离开,那就没有了。”

  一听先发一半补贴,人们登时乐了。

  一半也好啊,本来就是加倍给,一半其实就已经挽回损失了……不,一半也赚了!

  要知道这才是五月份,圈里的猪还瘦着呢,这一两银可是按猪出栏时的价钱估算的。

  看着镇上百姓围过去领银钱,郁谨微微松了口气,等回到新的落脚处已经夜深了。

  夜虽深,太子居然没睡。

  “七弟,你可算回来了。”

  “二哥还没睡?”

  太子摆摆手:“睡不着。”

  换到乌鸡镇上落脚,太子越发想回京了。

  乌鸡镇住着还没锦鲤镇舒服呢,乌鸡镇这户乡绅的女儿也没锦鲤镇那位乡绅的女儿好看……

  “呃,那我去睡了。”郁谨可不像太子一样无聊了一天,白日里先是安抚钱河县城的灾民,晚上又去安抚锦鲤镇的百姓,一番折腾下来可谓身心俱疲。

  见郁谨要洗洗睡了,太子忙问:“七弟,锦鲤镇真的会地动么?”

  夜色里,郁谨借着院中灯光看着太子,片刻后淡淡道:“能不地动,当然最好。”

  虽然他听了阿似的话把一个镇的人暂时哄了出去,但他并不盼着天灾来临。

  天灾能瞬间摧毁人们建了一辈子的家园,太过残酷无情。

  太子考虑得显然更实际些:“可要是没有发生地动,父皇定会斥责你的……”

  郁谨无所谓笑笑:“没事,宗人府我都进过两次了。二哥,我先去洗漱,失陪了。”

  望着郁谨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太子有些羡慕。

  老七为何就不怕父皇呢?

  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扫过,把太子骇了一跳。

  “谁?”

  二牛鄙夷看太子一眼,摇着尾巴走了过去。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4101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