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626章 自食其果

第626章 自食其果


        前世姜似便是死于与齐王妃的白云寺上香之行,到现在她都无法忘记那辆失控的马车,悬崖边的狂风,更忘不了眼前女人冷笑着掰开她死死抓住崖边的手,任由她坠落万丈深渊。

        人性有多丑恶,人心有多恶毒,她在齐王妃身上领教到了。

        而她先前不确定的是贤妃在其中起了多少作用,是否参与。

        姜似这般想着,看向贤妃。

        今日,许多猜测似乎能够得到答案了。

        贤妃见姜似看过来,轻轻咳嗽了一声,语气虚弱道:“和你四嫂一道去吧,就当是为老七祈福了,南边可不安定……”

        这话一出,姜似就暗暗冷笑起来。

        很好,她现在确定了,前世她的死除了齐王妃,定少不了贤妃。

        听听贤妃这话,还把阿谨扯了进来,这是唯恐她拒绝齐王妃吧?

        姜似目光淡淡看着贤妃,抿了抿唇。

        说不定贤妃才是主使者。

        当然,贤妃与齐王妃谁是主使者对她来说一点不重要,反正两个人谁都别想跑,全都干掉好了。

        瞧着姜似似笑非笑的表情,贤妃微微蹙眉,有气无力道:“老七媳妇,你若是不想出门就罢了,上香这个事讲究的是心诚,没有勉强的道理。”

        姜似微微一笑:“能替娘娘祈福,儿媳当然愿意。”

        她留意着对方,捕捉到贤妃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是那种放松之后的笑意,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感慨:这婆媳二人是唯恐她不上钩啊。

        “不知四嫂打算哪天去?”姜似眸光一转,落在齐王妃面上。

        齐王妃被这双通透如琉璃的眸子盯着,莫名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心不受控制急促跳动着。

        之后,又是深深的懊恼。

        她心虚什么?做主要弄死燕王妃的是婆婆,又不是她。再者说,姜氏这样的人本就不适合霸占着燕王妃的位子,即便没有婆婆的算计,早晚也会混不下去,现在不过是提前了而已。

        这么一想,齐王妃那丝轻微的心虚就散了,对着姜似温柔一笑:“不如两日后就去吧,或者看七弟妹方便。”

        姜似笑笑:“我没什么不方便的,为娘娘祈福自然要赶早,那就两日后吧。”

        齐王妃忍着激动点点头:“七弟妹,那咱们就说定了,两日后我去燕王府门口等你。”

        她还以为说服姜氏这种刺头需要费些力气,没想到对方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这样一想,齐王妃就对两日后的谋划越发有信心。

        开头就这么顺当,无疑是个好兆头。

        见姜似答应下来,贤妃同样松了口气,揉了揉眉心道:“我也乏了,你们回去吧。”

        齐王妃对着贤妃福了福:“那儿媳就告退了,母妃保重身体。”

        贤妃轻轻点头,扫了姜似一眼。

        姜似微微屈膝,走在齐王妃后面,快要走到门口时突然返回来,令贤妃吃了一惊。

        “怎么?”

        姜似笑笑:“我真是粗心,竟忘了问娘娘生了什么病。”

        贤妃脸色微黑,忍住抽嘴角的冲动,淡淡道:“不是什么大毛病,太医说就是风寒。”

        “呃,不知娘娘有什么病症?”

        贤妃被姜似问得发毛,以为装病被识破了,仔细打量对方一眼,见对方面上并无异常,这才松口气道:“就是发热头痛,咳咳——”

        “这样啊,那娘娘好好养病,明日我再进宫来看您。”姜似微笑道。

        贤妃咳嗽一声,忙道:“不必了,等你与你四嫂上过香再来不迟。”

        她装病的目的已经达到,可不想让姜氏多进宫一趟了。姜氏很有些鬼机灵,万一发现她装病,定好的上香之行说不定要出变故。

        更何况当众装病也是费力气的——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两个儿媳妇,贤妃这般想着。

        发热头痛自然是不存在的,给她诊断的太医是常来玉泉宫的,算是被她买通的人。

        许些好处,说些无关紧要的谎言,这些太医不会不识趣拒绝。

        “红叶,给本宫端杯水来。”贤妃半坐起来,吩咐贴身宫婢。

        红叶立刻奉上一杯热水。

        贤妃接过水杯,凑到唇边抿了一口,突然浑身一僵,好似有铁棍在脑子里搅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剧痛令她手一松水杯跌落,砸在床边弄湿了被褥与衣裳。

        红叶掩嘴低呼一声,忙问道:“娘娘,您怎么了?”

        贤妃脸色煞白:“头,头疼——”

        红叶愣了愣,不自觉瞄着贤妃神色。

        娘娘装病,作为贴身宫女当然是知晓的,对外的说法就是染了风寒,发热头痛。刚刚燕王妃问起,娘娘就是这么回答的,她还在旁边听着呢。

        “娘娘,燕王妃已经走远了——”红叶委婉提醒道。

        贤妃正疼得死去活来,闻言登时大怒,劈手打了红叶一巴掌,气急败坏道:“贱婢,快传太医!”

        她都要疼死了,这贱婢居然以为她是装的,真是个没眼色的东西。

        红叶这才意识到贤妃是真疼,慌忙打发人去传太医。

        不多时太医背着药箱匆匆赶到,看到的是脸色苍白躺在榻上的贤妃。

        一番剧烈的头痛折磨,此刻贤妃已是冷汗淋漓,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太医,快给本宫瞧瞧是怎么了,本宫头疼得厉害……”

        太医神色有些异样,心道贤妃太能装了,明明是假的,居然装得这么天衣无缝……咳咳,女人真可怕。

        这般想着,太医动作就有些迟缓。

        “太医,你还磨蹭什么,我们娘娘真的疼得厉害!”红叶催促道。

        太医一愣,不由去看红叶。

        红叶用力点点头,暗示太医这次贤妃不是假装的。

        太医忙给贤妃诊断,好一会儿后神色古怪道:“看来娘娘的风寒加重了,发热比先前厉害。”

        太奇怪了,贤妃真的发热了!

        听了太医的话,贤妃亦是一愣,不由抬手去摸额头。

        额头一片灼热。

        贤妃彻底愣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偶感风寒头疼发热,这本来就是她捏造的病症,可为何现在真的头疼发热了?

        这般想着,又是尖锐难忍的头痛袭来。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228441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