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702章 不听,不听

第702章 不听,不听


        “吉祥?”郁谨神色有些古怪。

        如果他没记错,吉祥是在御书房或养心殿时常见到的对皇帝老子爱搭不理的那只白猫吧?

        体型渐渐向二牛靠拢的那只。

        因为察觉这只叫吉祥的白猫对争帝宠颇不上心,懂事的小内侍又弄来两只猫,很会逗趣那种,可偏偏景明帝喜欢的还是这只白猫,时常爱投喂点肉条、小鱼干之类的好东西。

        吉祥虽说对主人爱搭不理,但一点不影响赏脸吃鱼干,久而久之就胖了一圈。

        景明帝见郁谨表情异样,不由脸色一正,淡淡道:“朕就是偶然想了起来,走吧。”

        开玩笑,一只猫而已,他会着急上火找回来?当然会啊,不过必须等打发走了儿子,不然他这张龙脸往哪儿搁?

        担心吉祥到处乱跑,被不懂事的人欺负了去,景明帝忙给潘海使了个眼色。

        潘海虽接收到了景明帝的眼神,也领会了他的意思,却表现出一无所知的样子。

        他才不去找!

        就那只馋懒奸猾的白猫,说不准就留在玉泉宫看贤妃发火摔杯子呢,这个时候过去不是找不痛快么?更何况吉祥说跑就跑,一点道理都不讲,被它挠了皇上根本不会替他做主,只能自认倒霉。

        隐隐察觉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被白猫超过的老太监目不斜视往前走。

        景明帝见一贯与他心意相通的老太监毫无反应,不由心塞。

        潘海平日不是挺有眼色嘛,今日是怎么了?没反应过来就罢了,那一晃而过的忿忿是怎么回事?

        倒像是他去某个嫔妃宫里时偶尔从一些妃子脸上看到的表情。

        这个念头闪过,先把景明帝吓住了。

        他一定是想多了!

        眼看快要走到养心殿,急着去找吉祥的景明帝脚步一顿,轻咳一声:“咳咳,老七,你回去吧。”

        都跟到养心殿了还不走,这小子怎么一点眼色都没有?

        “儿子告退。”郁谨规规矩矩行了个礼,再冲潘海微微点头,由一名小内侍领着往宫外走去。

        景明帝见郁谨走远了,急忙转身往回走。

        潘海忙提醒道:“皇上,韩指挥使还在等您。”

        景明帝瞥潘海一眼,没好气道:“怎么,韩然还不能等等朕?”

        哼,知道他头上发绿,他没弄死老韩就不错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潘海作势打了自己一下:“奴婢多嘴了,那您是去——”

        “当然是回去找吉祥!”景明帝不耐烦撂下一句话,率先转身。

        他确定了,潘海今日一定没带脑子,反应远不如平日机灵。他回去不是找吉祥,难道看贤妃不成?

        咳咳,他不是对贤妃绝情,可今日已经去看了两次了,看望太后都没这么频繁。

        前去请齐王的内侍才走到宫门外就遇到了进宫给贤妃请安的齐王。

        一见是玉泉宫的内侍,齐王下意识拧眉:“这是去哪儿?”

        内侍忙道:“王爷来得正好,娘娘正要请您进宫呢。”

        “娘娘怎么了?”

        “娘娘刚与燕王生了一顿气,连皇上都过去了……”

        齐王面色微变:“有这种事?

        与一个小内侍自然没必要多言,齐王加快脚步赶往玉泉宫。

        玉泉宫中,地上的狼藉已经被收拾干净,可贤妃的心情依然糟糕至极。

        她对老七没有多少感情,也清楚老七对她不亲近,可万万没想到老七对她何止是不亲近,竟连丝毫为人子的自觉都无。

        她现在毫不怀疑哪怕她死了,那个孽子也不会掉一滴眼泪,甚至会抚掌相庆。

        越想,越是气怒。

        好在很快就有内侍禀报说齐王来了,打破了玉泉宫此时结冰的气氛。

        贤妃坐在美人榻上,抬眼看着齐王走进来,心中渐渐生出几分暖意:“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齐王乐得博取贤妃欢心,道:“儿子想着七弟昨日回来了,今日说不定会来探望母妃,就过来了,好与母妃和七弟聚一聚,毕竟平日想聚也不容易。”

        他说着快步上前,面露担忧:“母妃气色怎么不大好?”

        贤妃示意宫人退下,冷笑道:“没被老七那个孽畜气死就不错了,能好到哪里去?”

        “母妃,到底怎么回事?”

        贤妃把事情经过讲了一番,因为忆起刚才的一切,糟糕的情绪又占据了主导,冷冷道:“你真是个傻孩子,还想着多与那个孽畜亲近,我看他恨不得我们母子二人死了,好让他越发肆无忌惮!”

        “母妃,七弟不至于吧——”

        贤妃高高挑眉:“老四,仁厚是要看人的,对老七你死了心吧,莫要再幻想什么兄弟情义。一个对生母都如此绝情的人,对兄弟还能有好?”

        齐王叹了口气,低声道:“儿子真没想到老七是这样的人,本以为兄弟相互扶持,还能——”

        贤妃摆摆手,叮嘱道:“眼下正是关键的时候,蜀王是你最大的对手,怕就怕老七扯你后腿,你以后且要提防着。”

        齐王郑重点头:“儿子明白。”

        贤妃微微松了口气。

        那个孽子确实气得她够呛,仗着皇上维护以为她无可奈何。那就走着瞧好了,等老四成功了,自有收拾他的时候。

        “皇上驾到——”

        一声禀报,令贤妃与齐王同时吃了一惊,不由面面相觑。

        迟疑的工夫景明帝已经走了进来,打眼一扫见到齐王,不由拧眉:“老四,你怎么在这儿?”

        他才离开多大一会儿,老四怎么就在玉泉宫了?

        景明帝压抑着心头不快,看向齐王。

        齐王暗道一声糟糕,忙给景明帝见礼,解释道:“儿子来探望母妃。”

        景明帝看了贤妃一眼,淡淡道:“呃,贤妃身体不适,老四这么快就赶来了,孝心可嘉。”

        齐王府的消息是不是太灵通了一些?

        齐王脸色一僵,知道景明帝误会了,忙道:“儿子本来不知道母妃身体不适,只是想着有些日子没来探望母妃了,所以进宫看看……”

        景明帝神色依旧冷淡:“嗯,看完了就回府吧。”

        这种巧合他会相信?

        哼,解释就是掩饰,他才懒得听,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找吉祥。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233520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