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812章 激怒

第812章 激怒


  此刻,假如可以颠覆太阳东升西落的常识,甄世成一把精心打理过的胡子就是倒竖着的。

  他听到了什么?太后是假的?

  “殿下在开玩笑?”问完这句,甄世成凝视着那双乌沉沉的眼,猛然意识到对方是认真的。

  他忽然抚额,神情痛苦:“头疼——”

  郁谨眉一挑:“嗯?”

  这老头想装蒜?

  甄世成干笑着:“许是近来应酬颇多,精神头不大好。”

  他是喜欢破案,可不喜欢作死,他还没抱上大孙子呢!这样想想,还挺感激皇上解决了刺头儿子的终身大事。

  转念一想,不对啊,要不是和皇室成了亲家,太子能觍着脸跑来说是一家人?不借着一家人这个由头,太子敢一张口就说怀疑太后是假冒的?

  郁谨一副全为甄世成着想的表情,笑眯眯道:“有案子破,甄大人就能精神了。”

  见甄世成不吭声,郁谨长叹一声:“此事关系到大周社稷存亡,我只能找甄大人求助了,谁让咱们是一家人呢。”

  甄世成脸色发黑。

  没人告诉他“一家人”是条大贼船啊,早知道太子对“一家人”这样,他宁可拒婚挨皇上的镇纸。

  甄世成心知这位是个脸皮奇厚的,不达目的不罢休,既然躲不过只好接着:“太子何出此言?”

  郁谨微笑道:“此事还要从内人的外祖母宜宁侯老夫人说起……”

  略掉姜似的身世,他把能说的都告诉了甄世成。

  一时奈何不了太后,他思来想去需要找个帮手,最合适的人无疑是甄世成。

  而动太后这尊大佛不说出个理由来当然不行。

  甄世成随着郁谨讲述脸色不断变化,十分精彩。

  郁谨把茶盏一放,轻叹道:“事情就是这样。”

  甄世成神情复杂:“殿下就不怕宜宁侯老夫人感觉错了?”

  郁谨道:“感觉或许会出错,可宫中近两年风波不断是真的,而风波的中心就是慈宁宫。甄大人,你破案不是讲究不放过一丝异常嘛,关乎大周江山的事可不能轻忽了。”

  甄世成嘴角直抽。

  他没这个讲究!

  “这个事太难,假如真的存在李代桃僵,已经过去几十年,物证没有,人证也没有,要调查的还是太后……”甄世成摇了摇头。

  郁谨眸光闪烁:“如果慈宁宫再出手呢?”

  甄世成看着他。

  “甄大人不会认为天狗吞日之事只是巧合吧?”

  甄世成微微变了脸色。

  “暗中算计我的人定然还会出手,往事难追,希望甄大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助我一臂之力。”

  甄世成拱拱手:“下官尽力。”

  这个事如果是其他皇子说出来,他不会当真,但与太子毕竟共事过,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假如太后是异族人,哪怕有一丝可能,他既然知道了就不能置身事外。

  食君之禄为君分忧,这是为人臣的本分。

  郁谨得到满意答复,美滋滋离去。

  甄世成则枯坐良久,无意识把胡子揪掉十几根才平缓了情绪。

  很快就到了册立太子之日。

  这日艳阳高照,文武百官一早就穿上崭新官服于午门外迎候太子。

  礼乐声中,郁谨进大殿跪接受封宝册,再到中宫拜见皇后,之后拜谒宗庙,于无限风光中顺顺当当走完了册封仪式,从此正式入主东宫,成为大周名正言顺的储君。

  对此,景明帝是松了一口气的:没出幺蛾子!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闹幺蛾子反而是正常的了,想想就糟心。

  翌日,郁谨携姜似给景明帝请安。

  景明帝打量小夫妻一眼,矜持道:“搬入东宫,以后就要给天下作出表率,行事莫要轻狂。”

  “儿子(儿媳)谨遵父皇教诲。”

  景明帝满意点点头。

  目前看来,老七没什么让他担心的,老七媳妇是个有本事的,就更不会了。

  “你们退下吧。”

  从景明帝这里出来,二人先去了慈宁宫。

  太后正闭目数着念珠。

  “太后,太子与太子妃到了。”

  太后睁开眼:“让他们进来。”

  很快一对璧人携手而入,给太后请安。

  太后居高临下看着行礼的二人,目光深沉。

  还记得这二人大婚时来慈宁宫请安被她拒见,那个时候真没有想到会有今日。

  一瞬间的沉默后,太后温声道:“莫要多礼,起来吧。”

  说罢冲姜似招手:“太子妃,来哀家这里坐。”

  姜似走上前来,坐在宫婢搬来的小杌子上。

  太后目光温和打量着她,笑道:“哀家第一次见你就觉得是个有福气的,如今看来果然如此,以后记得常来。”

  姜似微笑:“皇祖母不嫌孙媳叨扰就好,您真是孙媳见过最宽和的长者。”

  “怎么这么说?”太后顺口问道。

  无论对眼前的人是喜是恶,好听话谁听着都顺耳。

  姜似毫不回避与太后对视,笑意坦荡:“孙媳本来还担心您会因为荣阳姑姑的事怪我……”

  怒意从太后眼底一闪而逝,语气却毫无起伏:“怎么会,皇祖母知道此事与你无关,哀家很高兴有你这样有孝心的孙媳。”

  待二人离开,太后脸色登时沉下来,哪怕手下加快了数念珠的速度也没能使她很快恢复心平气和。

  “太后,您莫要因为太子妃的心直口快生气,您的身体最重要。”心腹嬷嬷劝道。

  太后冷笑:“心直口快?你相信一个博得了帝后喜爱且助夫君坐上储君之位的女子会是心直口快之人?她这是在挑衅哀家!”

  想一想姜似的笑,太后就气得手抖。

  养尊处优多年,已经许久没人在她面前这么放肆了。

  她甚至从姜氏眼中看到了几分居高临下,好像在对方面前的不是后宫最尊贵的女人,而是个卑微的存在。

  就如年少时的她。

  太后太久没有想起以前了,竟有些忘了那时是什么样子。

  可是今日新任太子妃让她想了起来。

  那些回忆对如今的太后来说显然不怎么愉快。

  她眼神越来越冰冷,本来暂时歇下的心思重新冒起。

  而姜似在成功挑起太后的怒火后,脚步轻快往坤宁宫去了。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4254467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