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787章 传贤妃

第787章 传贤妃


  “贤妃?”景明帝脑海中瞬间出现一个形容枯槁,宛若女鬼的形象。

  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二件事会与贤妃有关,毕竟贤妃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实在不像有精力再闹幺蛾子的人。

  “与贤妃有何关系?”

  潘海垂眸道:“十年前,小邓子还只是个在御茶房当差的小内侍,有一日不小心打翻一个琉璃盏,吓得要投湖,恰好被贤妃娘娘撞见,是贤妃娘娘帮他渡过的难关。”

  景明帝听得皱眉:“这件事当初可有知情者?”

  一般来说,像这种被某位娘娘施恩的宫人,只要施恩的事情传开,其他宫的嫔妃就不乐意用了,可十年后邓公公却成了春华宫茶水房的管事。

  宁妃居春华宫主位,也是早就封妃的,如果知道此事,不愿用邓公公不过一句话的事。

  “妾不知道此事!”宁妃忍怒道。

  她的宫里居然还有贤妃的人?

  想一想一个受过贤妃恩惠的人居然日日掌管她宫里茶水瓜果等事,宁妃就呕得要死。

  景明帝睃了宁妃一眼,不悦拧眉。

  平日里他可以忍耐妃子们的无理取闹,不代表现在愿意忍。

  说白了,平日的忍不是怕,不过是怜惜后宫女人比他这个皇上更没自由罢了。

  可这种忍耐在遇到正事时终究是有限的。

  宁妃咬咬唇,不吭声了。

  潘海回道:“除了贤妃娘娘那边,应该只有一位知情者叫小卓子,乃是当时与小邓子一同前往玉华宫送岭南瓜果的人。”

  岭南瓜果?

  景明帝动了动眉梢,目露疑惑。

  潘海贴心解释道:“那年岭南进贡了一些荔枝,您曾吩咐御茶房把这些珍果送到各位娘娘那里……”

  还有这种事?

  景明帝眨眨眼。

  没想到十年前他如此大度,要是换到现在,大概就自己吃了……

  皇后与宁妃则想了起来。

  荔枝只在岭南等地有出产,距离京城千里之遥却不易保存,而皇上不是奢靡之人,所以即便她们这样的身份,也不是每年都能吃到荔枝。

  因为不易得,于是印象深刻。

  潘海接着道:“小邓子与小卓子一同前往玉泉宫送荔枝,两个人不知怎的好奇起荔枝的味道,偷偷端出一盏荔枝来闻。没想到小邓子一个失手就把一盏荔枝打翻,一小半荔枝滚进了湖里,急得小邓子要投湖。”

  “那贤妃如何得知的?”景明帝一时忘了小卓子,转而问起贤妃来。

  “事情赶巧,贤妃娘娘恰好出来散步,撞见了这一幕。贤妃娘娘不但免了小邓子的罪,还替他遮掩下来,当作收到了荔枝。这便是贤妃娘娘与小邓子之间的关联……”潘海说得口干舌燥,总算把事情讲清了。

  景明帝听后问:“这些是从那个小卓子口中问到的?”

  潘海面上闪过古怪,回道:“小卓子九年前就病死了。”

  景明帝挑了挑眉:“既然除了贤妃那边只有小邓子与小卓子二人知道,你又是从谁口中得知的?”

  潘海冲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急忙站到景明帝面前。

  景明帝定睛一看,竟是潘海的徒弟小乐子。

  这种场合,小乐子挺机灵的人也难免有些紧张,低着头道:“回禀皇上,是奴婢告诉师父的。”

  “你如何知道的?”

  小乐子飞快看潘海一眼,稳了稳神,解释道:“奴婢当时办完了差事有些乏,就靠着假山眯了一会儿,没想到听到了惊呼声……”

  宫中假山多奇秀,选一凹陷处躲个懒儿,路过的人很难留意。

  说起当时偷懒的事,小乐子有些尴尬:“奴婢后来见贤妃出现,就更不敢现身了,之后这件事也没对别人提过,渐渐都忘了。今日师父翻查所有与邓公公有关联的人,奴婢突然想了起来,于是就对师父说了。”

  他说着,用余光偷偷看了郁谨一眼,心道倘若指使邓公公的真是贤妃,这是不是燕王所说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呢?

  而郁谨自听到邓公公与贤妃有关联后就变成面无表情的模样,让人瞧不出丝毫端倪。

  景明帝扫一眼众人,冷声道:“传贤妃速来春华宫。”

  等了一刻多钟,贤妃出现在春华宫门口,略微驻足歇了歇,由宫婢扶着来到景明帝面前。

  “见过皇上,皇后。”贤妃屈膝行礼,气喘吁吁。

  太后已被景明帝劝进春华宫的主殿休息,此刻与景明帝等人不在一处,倒是免了贤妃多行一个礼。

  看着脸色极差随时要闭过气的贤妃,景明帝暗暗叹气。

  贤妃这个样子,难不成还会兴风作浪?

  不应该啊,贤妃与妖妃的形象可不大一样。

  不琢磨了,问过再说。

  景明帝沉着脸问:“你可知朕叫你来何事?”

  贤妃摇头:“妾不知。”

  “你先认一个人。潘海——”

  潘海伸出手:“贤妃娘娘,这边请。”

  潘海把贤妃领到邓公公尸体前,伸手一指:“贤妃娘娘看一看,是否认得此人?”

  贤妃看了一眼,登时脸色煞白,揪着心口摇摇欲坠。

  “娘娘——”扶着贤妃的宫婢吓得惊呼。

  景明帝:“……”

  贤妃返回景明帝面前,脸色苍白得简直把景明帝给威胁住了,迟疑了一瞬才问出来:“贤妃,你可认得那人?”

  贤妃没有犹豫道:“妾不认识。”

  景明帝面上瞬间结冰:“不认识?贤妃,你可知什么是欺君之罪?”

  贤妃诧异望着景明帝,神色茫然:“皇上何出此言?妾真的不认识那人,那人看起来就是一名普通内侍吧?”

  “普通内侍么?”景明帝冷笑,“难道不是你曾施恩的人?”

  “施恩?”贤妃越发茫然了,鬓角额上沁出的汗让她看起来十分虚弱。

  景明帝看了潘海一眼。

  潘海会意,把贤妃与邓公公的交集点了出来。

  “贤妃,你还有何话可说?”

  贤妃突然笑了,笑得有些悲凉:“皇上仅凭这个就认定妾是主使?那宁妃妹妹还是春华宫之主,当了小邓子多年的主子,难道妾的嫌疑比宁妃还大?皇上,您这样对妾不公!”

  景明帝冷声道:“你们两个都有嫌疑,而你刚刚却撒谎了。”

  贤妃拿帕子擦拭掉汗水,平静道:“妾没有撒谎。”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4270151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