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似锦 > 第747章 你还年轻

第747章 你还年轻


  湘王心里对郁谨本就存着气,可偏偏无法发作,见二牛跟进来登时找到了借口。

  他当即铁青着脸问:“七哥,你来看我,弟弟承情,可带着狗来就不合适了吧?”

  没等郁谨回话,鲁王就恼了:“什么叫带着狗来?八弟,你看清楚,这是二牛!”

  见鲁王说得理直气壮,那一瞬间湘王竟迷惑了,低头仔细看了二牛一眼。

  莫非二牛不是狗?

  耳朵竖起,鼻头黝黑,虽然格外壮实了一点儿,可还是狗无疑。

  鲁王指着二牛脖颈上藏着的铜牌解释道:“八弟莫非忘了,二牛乃父皇御封的正四品啸天将军,它与文武百官是同僚。难道有朝廷命官来探望八弟,八弟还嫌弃不成?”

  湘王被鲁王堵个半死,没好气道:“七哥还没说话呢,五哥这么着急干什么?”

  鲁王毫无上门安慰人的自觉,嘴一撇道:“因为二牛是我带来的!”

  包括湘王在内的几人都惊了,连素来低调的秦王都忍不住道:“这不是七弟家的二牛么,怎么五弟——”

  鲁王瞄一眼威风凛凛的大狗,当然不好意思承认是被二牛恐吓了,清清喉咙道:“我约七弟一道过来,正好遇到二牛,就邀请它一起过来了。”

  湘王忍了又忍,从牙缝挤出一句话:“五哥可真有闲心。”

  他可没忘老七带着二牛去东宫探望前太子,结果装失忆的前太子直接被识破了……

  这狗可不是什么好货——瞄一眼一脸横肉的大狗,湘王心想。

  鲁王皱眉:“我知道八弟心里不痛快,可不痛快也不能对上门来探望你的客人说话阴阳怪气吧?想当初我降为郡王的时候,要是八弟能上门看我,哥哥定会感动得眼泪哗哗——”

  鲁王哪壶不开提哪壶,把湘王气个倒仰,咬牙道:“真是谢谢五哥来看我了!”

  他就知道老五这混账是来看笑话的!

  来看笑话就罢了,一个人还不够,还要把老七家的狗带着。

  湘王越想越气,脸色十分难看。

  这时郁谨开了口:“虽然二牛是被五哥带过来的,可我毕竟是它的主人。八弟既然不欢迎,我就告辞了。”

  湘王看向郁谨,眼底冒火。

  他正有话要与这奸徒说道说道,既然来了,怎么可能让对方就这么走了。

  忍下满肚子气,湘王挤出一抹笑:“七哥这么说就令弟弟惭愧了。七哥来看我,我感动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欢迎?”

  “那二牛——”

  “弟弟就是有些意外,没别的意思。”

  郁谨微微一笑,如黎明破晓,照亮了整个厅堂:“那就好。”

  齐王看得刺眼,插话道:“难得兄弟们聚在一起,咱们陪八弟喝一杯。”

  鲁王又开口了:“我降为郡王的时候,四哥可没陪我喝酒。四哥,你厚此薄彼啊。”

  齐王:“……”

  湘王暗暗捏拳头,已经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喝两杯酒后把鲁王打一顿。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降为郡王很光彩吗,左一句右一句提起,生怕别人忘了似的。

  老五这是不平衡,来扎心的?

  鲁王把湘王的表情尽收眼底,暗戳戳高兴。

  这还用问嘛,他当然是来扎心的,也不想想他刚被降为郡王那段日子遭了多少鄙夷的白眼,现在终于有作伴的了。

  “来,来,喝酒,今日只喝酒,不谈其他。”秦王适时打圆场。

  兄弟几人落座,很快就有数名美貌侍女端上酒菜。

  鲁王看了最貌美的婢女好几眼,叹道:“八弟日子还是不错的,至少伺候的婢女都是美人儿……我跟你说,降为郡王主要是年俸少一点,面子尴尬点儿,对八弟影响其实不大,毕竟八弟就一个人,没有媳妇孩子需要养活,也不需要给媳妇孩子撑面子……”

  看看他过得是什么日子,年俸被母老虎霸占着不说,整个王府就没有一个齐整点的丫鬟,害得他养成了打量清秀小厮的毛病……

  鲁王很想掬一把辛酸泪。

  而湘王快要忍不住掀桌子了。

  别拦着他,他要弄死老五!

  他降为郡王怎么了?他没有媳妇孩子怎么了?

  老五到底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需要这么恶心他?

  一声狗叫拉回了湘王的理智。

  二牛闻着满桌肉香,矜持摇着尾巴。

  湘王掐了一把手心,维持着仅剩的理智强笑道:“给啸天将军摆一桌。”

  总不能让二牛跟着他们一桌喝酒吧,谁敢提出来,他真要翻脸了。

  反正已经是郡王了,还能更糟糕吗?

  很快两个俏丽婢女抬来一个小桌几,上面放着一盆肉骨头。

  两个丫鬟没敢靠近牛犊子一样的大狗,远远摆好飞快退下。

  二牛见只有一盆肉骨头,从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咕噜声,收到郁谨眼神警告才安静下来。

  “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八弟,四哥敬你一杯,喝了这杯酒,以后就只有好运了。”齐王举杯敬湘王。

  鲁王刚想酸几句,秦王小声道:“五弟,少说两句吧。”

  对秦王来说,他只想安安静静来,安安静静走,而不是又莫名其妙卷入什么混乱中。

  好在鲁王几杯酒入肚,没再挑衅。

  酒过三巡,郁谨忽然起身。

  几人纷纷看向他。

  “我去一下净房。”

  湘王把酒杯放下:“正好我也想去,与七哥一起吧。”

  郁谨从善如流点头。

  眼见二人走了,鲁王撇撇嘴:“又不是小姑娘,怎么还结伴上茅厕。”

  蜀王笑问:“小姑娘都是结伴上茅厕么?”

  屋外,春风微冷,令人头脑一清。

  湘王等着郁谨从净房走出来,忽然上前一步,低声道:“七哥,昨日弟弟出丑,是拜你所赐吧?”

  郁谨微笑:“八弟喝多了么?”

  “眼下没有旁人,你装什么糊涂,真当我是傻子?”湘王咬牙切齿,表情狰狞。

  郁谨不动如松:“八弟真的喝多了。”

  眼见他要往回走,湘王不甘追上去,压低声音道:“七哥,我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这么算计我,咱们走着瞧!”

  郁谨停下来,深深看湘王一眼,语重心长道:“八弟,你还年轻,不知道真正光脚是什么倒霉样儿。”

  好在很快就能知道了。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16/16214/4298564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