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麻衣相师李北斗程星河 > 第363章 麒麟送子

第363章 麒麟送子


不愧是白藿香,应该是从这人身上散出来的细微药味儿,就闻出来是什么情况了,过头虎撑还真不是白叫的,简直吓人。

        那人自然瞬间就吓住了,死死盯着白藿香,显然想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邸红眼也没想到我身边竟然有个过头虎撑,立刻咳嗽了一下:"不管是什么原因,出言诬陷,那可是……"

        "我说!"那个人终于做出了决定:"你们要是能救我妈。我全说出来!"

        邸红眼当时就咬了咬牙--他亲自过来,就怕出什么幺蛾子,谁知道,怕什么来什么。

        这个人就告诉我们,他确实是让人给坑了--前些年他一心求子,可老婆总是怀不了孕,所以就找了个风水先生看事儿,没想到看完风水,家破人亡,他老娘还得了重病。

        他倒是想找那个风水先生算账呢。可哪儿都找不到,后来听人说,邸红眼的本事特别厉害,就上门求邸红眼。

        可这人家境普通,哪儿有能请的动邸红眼的钱。他就在邸红眼的铺子前面跪了三天三夜。

        有天邸红眼晚上过来,瞧见了那个人的模样,这才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跟他说,见他这样,也是动了恻隐之心,没钱不要紧,能帮上邸红眼一个忙,免费帮他看家宅。

        这人一下就高兴了起来,问怎么弄?邸红眼就告诉他,某日某时,商店街一个风水门脸开业,你去闹一闹,把你这些倒霉事儿,全安到那个李北斗身上。

        只要你让他身败名裂,你老娘就有救,但是相反--这事儿要是出了什么纰漏,你老娘就完了。

        这人其实也不愿意干这种事儿,但是老娘的命在眼前悬着,他一咬牙,也就答应了,所以才闹事儿的,在此之前,根本就没见过我。

        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人眼神全落在了邸红眼身上。

        邸红眼这下不光是眼睛红。整个脸都红的跟猴屁股一样:"满口胡言!我堂堂十二天阶的后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儿?我看,我看你们俩串通起来,是诚心往我一个前辈头上扣屎盆子!"

        程星河嘻嘻的笑了起来:"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还想砸别人场子,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业内同行忍不住嘀咕了起来:"早就听说邸红眼人如其名,今儿一看还真不假--他这一把岁数没什么成就,是不是看李北斗年少成名,眼红才来闹事儿的?"

        "枪打出头鸟,真是没错。"

        这下子,舆论一下倒在了我这边,他们看我的眼神,甚至还有些同情。

        邸红眼指着那个男人,颤了半天想说话,也没说出什么有分量的,程星河趁机说道:"邸前辈,要竞争,咱们光明正大的来,这种阴招,三岁小孩儿都不乐意玩儿,也不知道您是跟谁学来的。"

        "上梁不正下梁歪。"

        "教出这样的儿子,就算十二天阶又怎么样?我看邸家风光不过这一代了。"

        邸红眼咬牙切齿,几乎想当场揍我,可碍于这么多同行。他实在没法子继续落人口实,只能指着我骂道:"你栽赃陷害,不配拿着八卦风水铃,我这就把你上告给十二天阶,你小小年纪,欺人太甚……"

        这个时候,几个徒弟过来了,跟邸红眼耳语了几句,邸红眼一听,脸色一变,瞪了我一眼,就坡下驴就跑了。

        我横不能追上去砍他,不过,我和他这梁子越闹越大,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不对付他,事儿就没完。

        程星河也有点担心:"他这一走,又得想法子作妖吧?"

        作妖也作不了多长时间了,我已经想出对付他的法子了。

        开业庆典继续,那些同行知道我的本事。溢美之词不断,我在里面周旋,这才明白,和上他们这种人整天应酬,看似光鲜亮丽。也不是什么容易事儿,真他妈的累。

        忙里偷闲,程星河想起来了刚才我说的话,用肩膀撞了我一下:"七星,你三月份真的那么倒霉?不过,你这一倒霉,还真成了证据了。"

        谁知道白藿香冷冷的说道:"你听他胡说八道呢,他根本没让车撞过。"

        程星河一愣:"真的?卧槽,你真是张口就来……不过,"他看向了白藿香:"你怎么知道?"

        白藿香转过身。继续去张罗庆典,耳朵却红了:"你管不着。"

        "也是,"程星河还想起来了:"你老婆出事儿的时候,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哪儿她没看过,这要是在旧社会,你就得为她负责啊。"

        我把他脑袋推开,为你负责就够累了,还为她负责。

        潇湘……也不知道她在化龙地怎么样了,长大了没有。

        程星河看出来我是怎么想的。接着问道:"说起来,你也有一阵没去看你老婆了,是不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

        屁话,现在江辰和天师府都盯着我呢,我要是这个时候去九鲤湖,不等于直接告诉他们我把潇湘藏在那了?

        只要潇湘是安全的,思念之苦也算不上什么--我得等她完完整整的回来,我还有很多话想问她。

        庆典完美办完了,一条街都是鞭炮炸出来的硫磺味儿,人们走差不多,我看见那个闹事儿的正站在门脸旁边,显然等得着急,可心里带愧,也不敢进来催我,撞上了我的视线,想跟我挤出个笑容来,可挤出来还挺难看。

        我就跟他招了招手,问他怎么称呼?

        他连忙告诉我,跟他叫老姜就行。

        他帮我作证。现在我当然要还人情,我就让他带我们上他家看看。

        老姜家住在近郊,这一带最近起了不少楼盘,有好些拆迁户,个个富得流油。

        老姜家住在福寿河对面的一个大院子里。从外面看环境相当不错,可一进了大门,我就就被煞气给撞了一下。

        仔细一看他们家这个布局,我顿时就是一愣--给他布风水的,跟他有深仇大恨还是怎么着?

        财位上改成了阴沟。财运自然外流,而门神位放了一对垃圾桶,灶神位就更别提了,让他改成了厕所。

        你把自己家宅的守护神都给得罪了,能得好才是有了鬼。

        我就问老姜。那个风水先生除了让你改这里,还弄过哪里?

        老姜就给我指了八个位置,被那个先生埋了八个铁钉,说这是八面来财麒麟送子局。

        麒麟送子?名儿起得倒是好听。

        我接着就问他,之前给你布局的,是个什么样的先生?

        老姜连忙说道::"说她是个先生,都不像,唉呀妈呀,年轻漂亮,比你夫人不差。"

        你啥时候看过潇湘了?

        而跟着来看病的白藿香脸顿时就红了。

        我马上反应过来了--他是把白藿香当成我老婆了。

        我们这一行其实年轻貌美的不多,总不能是杜蘅芷吧?但是转念一想,我就跟程星河对了对眼,之前厌胜门那个女的,据说倒是年轻貌美!

        一问那先生来的时间,也确实是四相局破了之后来的。

        老姜就有点紧张的问我:"那,你说那女的跟我无冤无仇,为啥这么对付我?"

        我还想知道呢!

        我就让老姜说说,家里闹鬼是什么情况。

        老姜立马就告诉我,说当时他老婆总是没法怀孕,那先生来看了一圈,说他们家这个宅子确实不容易来子,需要把魂魄定住--有魂魄来投胎,你们家不就能生小孩儿了吗?

        老姜当时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还对那女先生感激不尽,不过临走的时候,那女先生露出个很奇怪的笑容,他看着发瘆。

        而设局第二天,他老婆就开始觉出不对劲儿了,说你听见没有,晚上门响,咯吱咯吱的,别是有老鼠吧?

        老姜说那就买个粘鼠板呗,等买来粘鼠板回来,发现他老婆盯着大门就发愣。

        他问看大门干啥?他老婆往大门上一指,他一瞅,鸡皮疙瘩也立起来了。

        大门上,有一圈一圈的牙印,却不是老鼠的。

        是人的。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45897/45897183/301951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