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麻衣相师李北斗程星河 > 第362章 上门讹诈

第362章 上门讹诈


这可成了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场的众人慕名前来,结果有人在这个时候出来打我的脸,不由都愣了,俗话说看热闹不怕火大,不少人已经露出吃瓜群众的表情了:"真的假的?咱们这一行关乎家主性命,开门做买卖真要是出了这种大篓子,他也没资格吃这碗饭了。"

        "不过他到底是挂着八卦风水铃的,那是青囊大会认证的,不见得能弄出这种丑闻吧?"

        "理性吃瓜,先看看两方怎么说--要是真的,那就是大热闹了,连发铃的青囊大会,都会跟着丢人。"

        这还用得着说?挑这个日子口来。肯定是来整我的。

        高老师本来正在给大家发瓜子,一见这个阵势也是吓的不轻,连忙拉住了我:"北斗。这,这人谁啊?"

        连老头儿也偷偷眯了眼望了望。

        闹事儿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我相人相地为生,只要是见过的人,没有轻易忘记的,可这个人我确实是第一次看见。

        哑巴兰一下急眼了,上去就要揍他,被白藿香给拉回来了:"你急什么,上去就打人,不就更理亏了吗?"

        说着看向了我:"他会有主意的。"

        而冯桂芬也坐不住了:"李大师的本事,我冯桂芬能作证,你他妈的是不是活腻了?"

        冯桂芬的名声在县城也是如雷贯耳。她一出面,倒是弄得更乱:"这李北斗还跟混社会的有勾当呢?"

        "黑白通吃啊!"

        "这谁得罪的起……"

        程星河横刀立马就出去了,拉回冯桂芬,冷冷的说道:"还能是什么人,医院有医闹,饭店有饭闹,这货是来碰瓷的。"

        他就对那个人心平气和的说道:"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你在这踢跳可以,拿出证据来,没证据乱喷粪,警察正好在这,我们告你个诽谤,底裤都让你赔下来。"

        董警官站起来,跟他点了点头。

        那人一瞅这里竟然有警察,当时也是吓了一个激灵,但他立马挺起了腰板,大声说道:"你们有种骗人,没种承认?装的道貌岸然的,其实就是贼心烂肠子的诈骗犯!我们家的风水就是你给看的,你当时说了,一年之内就让我抱上大胖小子,可现在呢?不光没抱上小子,我老婆也死了,我们家还闹鬼,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在座的都是吃阴阳饭的,我人就站在这里,你们自己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别说,这个人还真是晦气相,黑气绕印堂,田宅宫发乌,是家宅不安,后院失火的征兆,夫妻宫凹陷,子女宫亏空,这些都跟家宅风水有关,妥妥还真是风水上的受害者。

        找这么个人来闹事儿,准备的很严谨啊!

        周围都是业内人士,听他这么一说,不由议论的更热闹了:"你看见他面相了吧?还真是让人坑过。"

        "不是说李北斗是个少年天才吗?这是打眼了还是怎么着?"

        "我早觉得疑心。没听说过玄阶能得八卦风水铃的,小道消息,这个李北斗只不过是上头有人,才春风得意,其实没什么本事,这下露出狐狸尾巴了。"

        "哼,他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买卖,听说那个灵龟抱蛋地的事儿,也是有人帮他才办成的,今天这个名声,是德不配位,必遭其罪。"

        "我看也是,还以为青囊大会多权威呢,把八卦风水铃发给这种人,说明那帮老天阶,也没什么含金量了。"

        程星河冷笑了一声:"哎,在座的同行,你们也别听风就是雨,这个人是在风水上倒了霉,可有啥证据,说明是七星给他看的?"

        那人一听更激动了,指着程星河的鼻子就骂道:"冤有头债有主,真要是这样,我倒了这么大的霉,不去找害我的算账,找你们干什么?敢做不担当,你们风水行都是你这种窝囊废?"

        这下子周围更热闹了:"是啊,苍蝇不叮无缝蛋,他为啥不去别处闹事儿,上这里来?"

        "这要是闹大了,那咱们整个风水行都跟着丢人。"

        那人一看犯了众怒,更来劲了,忽然从怀里掏出了一件女式睡衣,抱着睡衣就哭了起来:"可怜我老婆啊,就是被这个小王八蛋害死的。老婆,我每天晚上都抱着你这件衣服睡觉,就想闻闻你的味道,今天,我给你讨完了公道,我就下黄泉陪你……"

        许多围观女性一下被感动了,对着我就大骂了起来。

        俗话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这个人情深意切的样子,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要不是我是当事人,我都得让他感动了。

        程星河一听他振振有词说出这么指鹿为马的话,脑门上青筋都爆出来了,还想说话,我拉住了他,看向了那个男人:"你确定是我给你看的风水?"

        大家瞬间都安静了下来,目光全落在了我身上。

        那人冷笑一声:"你这个小王八蛋害我家破人亡,化成我也认识你!"

        我接着说道:"那你说清楚了,我是什么时候给你看的事儿,年月日,还有,你给我的转账记录,也亮出来给大家看看。"

        那人一怔,这就说道:"我,我给的现金,哪儿有转账记录,年月日……这么久了,那谁记得清楚。"

        "不对啊,"我接着说道:"那为什么这么久你都不来找我算账。非今天来?"

        那人一下噎住,说不出话来了,而周围的人也反应过来了:"没错,真要是挨坑,也不可能过一年半载才想起来吧?"

        那人被舆论这么一压,这才说道:"我想起来了,是。是你三月份的时候给我看的,我老婆死了之后,我才想起来你看家宅这事儿,找人看看,都说家宅不对,我才找来的,我也不是为了自己,我就是为了撕破你的真面目,免得更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被你给害成我这样!"

        "确定是三月份?"

        "确定!"

        那就巧了,我看向了董警官,说:"董哥也在这,可以跟县医院的查一查,三月份的时候,我上街被大卡车撞了。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出了院,就一直在家躺着,商店街到处都是监控,只要他跟我见面,一定会被监控录上,但凡找到了我跟他同框的证据,我立马把店关了。"

        那人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显然发了慌:"我,我记得没那么清楚,也许,是四月,五月。谁说得好……"

        "日子说不清也就算了。"我走到了他身边,一下把那个女式睡衣给抓过来了:"这衣服能记清楚吧?你老婆穿多久了?"

        那人本来就发慌,猝不及防被我抢走了衣服,瞬间更慌了,急急忙忙就要抢回来:"我,我老婆穿好几年了,你别用脏手碰我老婆的贴身衣服!"

        我把那个衣服往外一翻,一串没剪下去的价签就露在了外面:"哦?那你老婆耐受力也真是不小--贴身衣服穿了这么长时间,标签不剪,水也不下?"

        "一年,不对啊!"有个围观女观众大声说道:"这是xx牌秋天的新款,昨天新上市的,你老婆怎么可能穿一年?"

        这摆明了,就是刚从店里买来的新衣服。

        众人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还真是个碰瓷的。"

        那人脑门上汗珠子迸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眼珠子咕噜咕噜乱转,像是想找个缝跑出去。可触及到了董警官和冯桂芬的小弟,腿软了。

        我蹲在他面前:"冤有头,债有主,咱们素不相识,肯定是有人让你来对付我的,你把指使你的人说出来,今儿这出闹剧,我就不跟你追究。"

        那人吸了口气,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来:"我……"

        其实,我早知道人选了:"也不用你说人名,你只说是不是就行了,那个人。是不是道貌岸然,半老头子,长着一双红眼?"

        这话一出口,众人就知道是谁了:"邸红眼?"

        那人一听这话,顿时就傻了:"你,你怎么知……"

        "咳咳……"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从人群之中响了起来:"李北斗,冤有头债有主。你引诱着这个人说我的名字,给我扣黑锅,是何居心啊!"

        邸红眼亲自来了。

        十二天阶名声在外,周围的同行议论都不敢议论了。

        而那个人一见邸红眼,顿时吓的浑身哆嗦,立马改口:"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就是看你开业挺热闹,想着诈点钱吃肉喝酒,不行啊!"

        说着,他看向了董警官,索性伸出了手来:"你把我抓去吧,在班房,我还能吃几天饱饭呢!"

        造谣讹诈不是什么大罪。抓也抓不了多长时间--比起这个,他显然更怕邸红眼。

        程星河忍不住了:"这小子还真是个忠犬,不行,我得招点饿鬼来拾掇他……"

        我拉住他,看向了那个男人:"你是被威胁了,害怕才不敢说吧?只要你把邸红眼坑我的事情说清楚,你们家的事儿,我帮你做主。"

        邸红眼的眼睛不光更红,还露出了凶光。

        那人顿时一愣:"你,你帮不上……"

        我接口说道:"你怎么知道帮不上?你被威胁,不就是因为你老娘?"

        那人顿时傻了眼,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指望邸红眼了,"我接着说道:"你老娘的病,我……"

        白藿香接着说道:"你母亲现在,吃的是大宣肺散,止咳枇杷露是不是?可这些药不对,她得的是鬼痨病,整个县城,不,全国,我治的最好。"

        鬼痨病?今儿才在小伍那提起这个病,想不到一转眼就真有得这个病的了。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45897/45897183/301951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