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生风月且随缘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爆炸

第一百五十七章 爆炸


  入夜,北风簌簌,寒凉侵骨,白天就这么平平安安的过去了,少霞给易欢铺好床,拿汤婆子,把被子烘热,“七少夫人,可以睡了。”

  易欢打着呵欠,钻进被子,闭上了眼睛睡觉。哐当哐当声,虽然吵,但火车有节奏的摇晃,就像是睡在婴儿摇床上似的,易欢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颜子回过来,守在车厢外的少霞和宋瀚起身喊道:“七少(团长)。”

  “少夫人是不是已经睡了?”颜子回问道。

  “是的。”少霞答道。

  颜子回转了转门把,却发现打不开,知道易欢从里面把门锁死了,他也放心了,没强行敲开,嘱咐少霞和宋瀚好好保护易欢,就返回他的十二号车厢去了。

  火车在轨道上奔驰,黑夜里电波来回传送,在某个隐匿处,昏暗的油灯下,几个壮汉围坐在一张铺着地图的桌子在商谈,“这几个弯点都适合安放炸弹。”

  “不过,火车经过第一个弯时,是下午二点四十分左右,大白天的,很容易暴露。”

  “火车过第二个弯是五多点钟,那时候天是黑了,可安炸弹时,天还是亮的。”

  “第一个弯和第二弯不行,这第三个弯是晚上九点时经过,我们六点的时候去埋炸药,然后,‘轰’一声,将他们通通炸上天。”

  “颜家很小心谨慎,那边传来消息,颜家的人全部分开坐的,颜老头就在十号车厢,颜老大就在八号车厢,颜七就在十二号车厢,我们想将他们一锅端,没有可能。”

  “那我们到底炸几号车厢?”

  “颜老头年纪那么大了,活不了几年了,他选定的继承人是颜七,要是颜七被炸死了,北方政府必然大乱。”

  “要是一下能把颜七炸死,当然好了,可是颜七到处走动,万一那个时间,他不在那个车厢里,那我们炸还是不炸?”

  “颜老头有老寒腿,他会一直呆在十号车厢,万一凑巧,那个时候颜老大和颜七去看他,桀桀桀,华夏新军就群龙无首了。虽然还有一个颜子思漏网,可他是个庶子,掌控不了华夏新军,而且他孤掌难鸣,北方很快就会大乱,到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那就决定,炸颜老头坐的十号车厢。”

  “可惜是晚上,要是白天,还能在附近埋伏,趁乱开冷枪,说不定还能打死几个。”

  “别想那些好事了,能把颜老头炸死就不错了。”

  “我到是觉得可以让人埋伏在那儿,放冷枪,就算打不死人,也能制造混乱,拖延他们时间。”

  他们商量好,就离开那里,依计行事。恶魔已张开他的魔爪,而火车上的人却一无所知,还朝着通往死亡的道路前进。时间随着车轮转动而流逝,黑夜过去,迎来了清冷的早晨,一场大雪不期而至,火车行进的速度越发的慢了。

  少霞禀报道:“少夫人,昨夜你睡下后,七少过来看过你。”

  “他几点钟来的?怎么没叫我呢?”易欢问道。

  “九点多,不到十点。七少看你睡着了,就没有打扰你。”少霞笑道。

  “七弟妹,你好了没有?”王红扬声问道。

  “好了,好了。”易欢披上厚披肩走了出去。

  王红笑道:“走吧,我们去给母亲请安。”

  三人在宋瀚等人的护送下,前往第六车厢,路过第十二车厢时,没看到颜子回,易欢问警卫,“七少呢?”

  “团长去前面车厢了。”警卫答道。

  走到第十个车厢时,见到了颜督军、颜子康、颜子回和颜瑄,王红笑唤道:“父亲,大哥,七弟。”易欢和颜烛枝跟着喊了人。

  颜子回冲易欢挤了挤眼睛,易欢俏皮地吐了下舌头。三人继续往前走,到了第六节车厢,颜夫人坐在软椅上,脸色阴沉,也不知道大清早,谁得罪了她。

  “母亲,您昨晚睡得可好?”王红笑问道。

  “在火车上能睡得好吗?”颜夫人气呼呼地道。

  王红低头不说话了,在火车上睡,当然没有在家里睡那么舒服,可这是没办法解决的事啊,要不然也不会有,在家日日好,出门时时难的俗语了。

  “你们过来干什么?”颜夫人明知故问。

  “过来给母亲请安。”王红答道。

  “出门在外,五弟妹的礼数还是这么周全。”李曼娘阴阳怪气地道。

  “周全?”颜夫人冷笑,“要是真孝顺我这个婆婆,就不会一整天都看不到人了。”

  晨昏定省是规矩,这是怪她们傍晚没来请安,易欢眉尖微蹙,“母亲,我们坐在十六号车厢,过来一趟不是那么方便,何况母亲,您也说了,二嫂和四嫂伺候的好,嫌我和五嫂笨手笨脚的,那我们岂敢过来叨扰母亲您,惹母亲您不高兴。”

  “不想过就是不想过来,还诸多说辞。”颜夫人不悦地道。

  易欢还要说什么,王红抢先认错,“母亲,是我们不对,早餐就让我和七弟妹伺候您用吧。”

  颜夫人冷哼一声,道:“用不着,看着你们,我没胃口。”

  “那我们就不打扰母亲用早餐了。”易欢拉着颜烛枝转身就走,她还不想伺候呢。

  王红干笑道:“母亲,我们就先回十六号车厢了。”

  “滚吧滚吧,一个两个的这么不孝顺,就知道气我。”颜夫人厉声道。

  王红垂首离开,走到两节车厢连接处,回头看,见李曼娘几个凑到颜夫人面前在讨好她,轻叹摇头;婆婆行事越来越没有章法了,抬举庶子媳,打压亲子媳,她究竟想要干什么呀?

  走到第九节车厢时,遇到了颜子康和颜子回,颜子回诧异地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转了?怎么没有陪母亲吃早餐?”

  易欢冷笑一声,道:“母亲说看到我和五嫂,没有胃口啊。”

  “你有可能误会母亲的意思了,母亲是不想你和五嫂在车厢来回走动,有危险。”颜子回努力为颜夫人找补。

  易欢又冷笑一声,“有什么危险啊?”

  颜子回左顾右盼,“车厢和车厢的连接处,在开动的时候会有危险的。”

  “行,算你说的有理好吧,不说了,我回车厢吃早饭,我饿了。”易欢从他身边走过。

  王红笑道:“别担心,我会哄好她的。”

  “谢谢五嫂。”颜子回笑道。

  整天呆在火车上真的很无聊,空间少,除了打牌,基本没事可做,时间太难熬;颜烛枝叹气,“还要一天一夜才能到。”

  “火车开得这么慢,估计明天下午到不了。”王红看着窗外的雪,越下越大了。

  “还好是火车跑,要是人走,这种天气真是要命了。”易欢抽出一张牌,丢在桌上,“一对九。”

  “要不起。”王红摇头。

  “五嫂,你什么牌啊?一对九都要不起。”易欢问道。

  王红看着手上的牌,道:“烛枝刚才那个连子,把我的牌全拆散了。”

  “我的牌也散了,我也要不起。”颜烛枝嘟嘴道。

  “烛枝,那你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呀。”易欢取笑道。

  边打牌边说笑,时间过得飞快,正午时分,颜子回提着食盒进来了,“可以吃午饭了。”

  易欢哼哼两声,道:“颜七少真闲啊,抢女佣的事来做啊!”

  颜子回看了眼王红,哄了这么久,还没哄好啊?

  王红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母债子还。

  “颜太太,先吃饭,今天有你喜欢吃的虾仁蛋饺。”颜子回讨好地笑道。

  易欢撇撇嘴,“好,先吃饭。”

  吃完饭,颜子回就把易欢拽进了厢房里,把门一关,搂着易欢入怀,低头去亲,易欢把头偏开,“我还在生气啊。”

  “颜太太,别生气了,母亲老眼昏花了,她说的话,都是些糊涂话,你长得秀色可餐,看着你,能多吃一碗饭。”颜子回笑道。

  易欢轻啐他一口,“你当我是下饭菜啊。”

  “我当你是宝贝。”颜子回柔声道。

  夫妻俩在厢房里腻歪了半个小时,颜子回终于把易欢哄开心了,“晚上再过来陪你吃晚饭。”

  “你要是忙,不用特意过来陪我。”易欢笑道。

  颜子回亲了下她的嘴角,道:“再忙也要陪太太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晚上,颜子回没能过来,被颜夫人叫过去,陪她吃饭了。并且还让鲁妈过来“炫耀”,“七少夫人,七少要陪夫人吃晚饭,不会过来了,七少夫人,你就自己吃吧。”

  “好。”易欢笑,这位老太太还真是幼稚。

  吃饭时,王红一直看易欢的脸色。易欢故意问道:“五嫂,我脸脏了?”

  “没有呀。”王红虚笑道。

  易欢笑道:“五嫂,你不用担心我会生气的,儿子陪母亲吃饭,理所应当。这世上有的婆婆,因为喜欢儿子,就爱屋及乌,也很喜欢儿媳。可惜我运气不好,没能遇到。”

  王红叹气,“我的运气也不好。”她们的婆婆是同一个啊。

  吃完晚饭,易欢没有急着去睡觉,看书等颜子回过来;时间一点点过去,八点五十分,颜子回在十号车厢陪颜督军下棋,“将军,无棋了。”

  “这盘我输了,我们再下一盘。”颜督军笑道。

  “父亲,时间不早,你该休息了。”颜子回起身道。

  “还没到九点。”颜督军抬起手腕道。

  “我要去看看你小儿媳。”颜子回笑道。

  颜督军皱眉,“小七,不是父亲说你,这女人,你不能太宠,会被宠坏的。”

  颜子回笑着离开十号车厢,往十六号车厢去,可是他刚走到十三号车厢,就听到一声巨响,接着地动山摇,车厢侧翻,颜子回重重地摔倒,又滚了一转,撞在车壁上。车厢因为爆炸,断了电,一片漆黑,外面却是火光明亮。

  “团长出、出事了。”杨一华艰难地站起来道。

  不用他说,是个人都知道出事了。虽然炸得是十号车厢,可是火车在行进之中,虽然速度不算快,但受惯性的影响,后面十一号车厢到二十号车厢都有不程度的倾斜,前面九号车厢受炸弹的冲击,撞在了八号车厢上,连锁反应,后一个车厢撞向前一个车厢,不过情况要好过后面的车厢。

  颜夫人被撞的从床上掉下来,头撞在磨床边的挡板上,撞得她眼冒金星,缓过来,拉开门,冲着守在外面的女佣,发脾气,“这火车是怎么开的?想要摔死人什么吗?”

  “夫人,外面好像出事了,刚才巨响好像是炸弹爆炸了。”鲁妈过来道。

  “这……这不可能。”颜夫人不信,手乱点,“那个谁谁谁,赶紧去问问出什么事了?”

  担任警卫的答应了,往后面车厢跑。

  易欢、王红和颜烛枝都从位置上被甩了出去,撞晕了过去;站着的少霞和两个女佣更是被甩出了窗,窗上的玻璃还将她们身上的衣裳都划破了。

  “呯呯呯”枪声响起,杂乱无章。坐在前面几节车厢的警卫营,一边急速往这里跑,一边朝着铁路两侧开枪,只是天黑雪大,北风呼啸,是否能射中,他们也不知道。

  颜子回从侧翻的车厢里爬了出来,就闻到一股浓郁的火药味,火光下,他看到已经没有十号车厢,“父亲。”颜子回踉跄地跑了过去,杨一华几个赶紧跟上去。

  “父亲,父亲,您在哪里?”颜子回大声呼喊。

  “七弟,七弟,父亲在这里,你快过来。”颜子康比颜子回更快的从八号车厢出来,他在离铁轨十米远的地方,找到了浑身上下全都是血的颜督军。

  颜督军的脑袋不知道是被弹片还是车壁残片给削去了一部分,血不停地涌出来,止都止不住。

  颜子回跑了过去,“大哥,父亲怎么样了?”

  “小七,小七。”颜督军的意识还算清醒。

  颜子回握住了颜督军的手,“父亲,父亲,我在这里。”

  颜督军看着两个儿子,轻喘道:“小七,以后华夏新军,就靠你了。老大,你们是兄弟,你一定要好好协助你弟弟。”

  “父亲,您放心,我会全力帮助七弟的。”颜子康含泪道。

  颜子回握着他的手,“父亲,您不要说话,您不会有事的,我马上送您去医院。”

  “没……没有这个必要了。”颜督军能感觉到自己不可能活了,喘息着,“小七,你马上返回……蓟州城,稳定局面,不要让……我这么多年的心血都白费。”

  “父亲,我答应您,我一定会统一华夏的。”颜子回郑重地道。

  “好……好……”颜督军睁着双眼,离开了人世,大业未成,死不瞑目。

  ------题外话------

  表妹生老二,把我家弄得一团乱。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1/51103/502364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