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生风月且随缘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搬家

第一百二十五章 搬家


  十月中旬,城外的木棚被拆除了,流民大多被迁移去了蒙省,小部分刺头被关进牢里了,别的军阀安插进来的特务都集体枪杀,震慑了一大批人,蓟州城终于又恢复太平了,易欢也能自由出入了。

  曾少薇打电话找易欢,语气莫名地气愤,“欢欢,昨天我跟我家达令去参加了一个舞会,你知道我遇到谁了吗?”

  “不要让我猜,直接说。”易欢蹙眉道。

  “我遇到了黄岚。”曾少薇忿忿地道。

  “她跟谁一起去的?”易欢一下就抓住曾少薇生气的点。

  曾少薇哼哼了两声,“颜子学,她是他的五姨太。”

  易欢呆怔住了,黄岚是颜子学的五姨太!她没有听错吧?

  “很意外,没想到吧?”曾少薇讥笑道。

  “是的,很意外,她怎么会做颜子学的五姨太?”易欢问道。

  “我问了,她没说,难怪不告诉我们住在那儿,也不告诉我们电话号码,让我们无法联系她。”曾少薇很生气。

  “或许她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这么些年,她过得怎么样,我们并不清楚,所以别怪她。”易欢劝道。

  曾少薇幽幽地叹了口气,“我也不是怪她,就是这心里不是个滋味。”

  易欢也不说话了,知道黄岚委身为妾,她心里也是不太舒服的,更何况黄岚做的还是颜子回四哥的妾,她都不知道等她嫁过去后,如何相处?

  曾少薇抱怨完,又问:“你明天有空吗?”

  “有什么事吗?”易欢反问道。

  “我明天下午开茶会,介绍三个有趣的人给你认识。”曾少薇笑道。

  “什么人啊?”易欢笑问。

  “你明天来了就知道了。”曾少薇干净利落地把电话挂断了,不给易欢拒绝的机会。

  易欢看着传出嘟嘟声的话筒,哑然失笑,她又没说不去。想了想,易欢拨了个电话去督军府,“麻烦请四房的五姨太接个电话。”

  “你哪位?”下人问。

  “我姓易。”易欢答道。

  “好的,你稍等。”下人去找黄岚了。

  过了一会,黄岚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欢欢,是你吗?”

  “是我,为什么?”易欢问道。

  黄岚沉默片刻,“我并不是想瞒着你们,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们,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易欢淡然道。

  “欢欢,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吗?”黄岚忐忑不安地问道。

  易欢沉默了,良久“我不知道。”

  两人就这样拿着电话,没有说话,几分钟后,黄岚先挂断电话。

  次日下午,易欢去赴约,在曾少薇家,见到了那个与兄长打官司的庄五小姐庄姽晴、和变心男人坚决离婚的苏嘉仪、还有从南洋过来的卫美瑜。

  女子茶会,没有男士,做为主人家的曾少薇,为彼此做了介绍,“这是我的好友易家四小姐易欢。”

  “易四小姐好,久闻四小姐大名,今日得见,果然是端庄娴雅,容若桃李。”庄姽晴笑道。

  “庄五小姐客气。”易欢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大名,她很低调的好吗?灾荒时捐粮食,用的是父亲的名头,这次给流民捐棉衣,用的是母亲的名号。

  “我可没说客气话,我和陆大小姐陆露是好友,在她那儿听到了许多四小姐的事呢,只是几年前,四小姐去沪城时,我恰好去了外家,没遇上,要不然,我们早就认识了。”庄姽晴笑道。

  易欢笑了笑,庄姽晴的话,她不是太相信,若庄姽晴和陆露是好友,陆露不会在她面前一个字都不提及的,这庄姽晴和陆露最多就是相互认识,绝对没有私交。

  “四小姐,你的文笔那么好,应该多写文章才是。”卫美瑜插嘴道。

  庄姽晴笑道:“四小姐写的那篇《我有一个梦想》,一看就是有大胸襟的人,那时我就想,如果能见到作者,我一定要和她成为朋友。后来知道是四小姐写的,我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认识四小姐。”

  “鄙言累句,不值一提。”易欢是为了应付人,才写出来的,没用多少心思,却不想这几年,被人翻出来吹捧,她都快要成为名作家了。

  “四小姐太谦虚了。”庄姽晴笑道。

  几个的话题由此慢慢地展开,聊诗词歌赋,聊衣裳首饰化妆品,易欢大多是聆听,偶尔被庄姽晴和卫美瑜点名了,才会说上几句;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易欢发现,苏嘉仪无欲无求,她来蓟州是为了散心,这年头离婚的女人,背负的压力很大,和同样离婚的郑玉虹,或许是同病相怜,聊得挺投机的。庄姽晴想和她拉近关系,是为了生意,而卫美瑜则在说民主、革命、建立民国之类的话,颇有点想利用她,去影响颜子回,让北方政府支持革命党。

  粤南那边,早晚颜子回是要打过去的,革命党和粤南政府闹得越凶,颜子回统一起来就更容易,于是易欢就顺着卫美瑜的话说了几句,“……粤南政府枪杀游行的爱国群众……政府清廉,百姓才能安居乐业……(已知原因,不能写太多,请见谅。)”

  卫美瑜听懂了易欢话中之意,什么革命党、共和党、三民党,都不是华夏的救星,北方政府和华夏新军才是华夏的希望所在,唯有北方政府和华夏新军,才能带领华夏统一、崛起、强大。

  四点半,易欢带着一肚子茶水回家了,接下来的几天,不是庄姽晴找她,就是卫美瑜找她,这两人都是聪明人,说话都是点到为止,不会让人为难。易欢觉得和她们即便做不成交心的朋友,但还是可以做普通朋友的。

  秋去冬至,十一月初,西部新贵军那边刘定海和刘潮的军队频繁接触,虽没有爆发大战,但他们之间的战报,每天都通过报纸传递到全国,电台的负责人找到易欢,“四小姐,城里的人都很关系西部的事,我想请人来分析双方军队的军事力量,你觉得如何?”

  “电台我交给你了,你觉得可行,就办。”易欢是用人不疑,放权放得非常大。

  负责人就去请军事分析家,上电台分析双方军队,判断战况,蓟州城的地下赌庄借机开起了赌局,赌谁会最后取得胜利。小雪那天,双方主力部队发生了小规模的接触战后,就议和,暂时停战了,让期待他们暴发大战的人,都大跌眼镜。

  “架式摆得足足的,就打了一个小仗,胜负未分,就这样结束了,他们是在开玩笑吗?”易欢还等着他们两败俱伤,颜子回好派兵去将新贵地区也收入囊中呢。

  颜子回喂了块桔子给她吃,“占据晋西地区的胜利果实,还没有完全消化掉,不着急吞并新贵地区。”

  “就怕沪东军那边会有所行动。”易欢不愿看陈泽杭坐大,俱乐部又报废了十六架飞机,陈泽杭要走了六架,眼见着沪东军实力在慢慢增强,易欢着急啊,“真不想把飞机卖给沪东军。”

  “你不卖飞机给沪东军,陈泽杭也能想法子买到飞机的,还不如卖飞机给他赚钱。沪东军不足为患,夹在中间,北边有华夏新军,南边粤南军,西边有新贵军,有没有万全把握,不会轻举妄动的。”颜子回淡然道。

  “也对。”易欢被说服了。

  傍晚,易欢刚回到家,郑母就打电话过来,“欢欢啊,你帮婶娘劝劝玉虹那丫头啊。”

  “婶娘,玉虹出什么事了?”易欢吓了一跳,这几天没见人,郑玉虹又做了啥惊天动地的事?

  “她要搬出去,她不肯住在家里。”郑母声带哭腔,“她只身一个人在外面住多不安全啊,我和她爹也不放心啊。”

  “婶娘,我知道了,我会去劝她的。”易欢赶紧道,虽然她内心觉得郑玉虹搬出去住,也没什么不好的。

  郑母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些闲话,才挂了电话,易欢看了下腕表,这个时间点,郑玉虹应该在美食坊。易欢去美食坊找人,还没下车,就见美食坊门口围着一堆人。

  “让一让,让一让,麻烦让一让。”大林分开出一条道来。

  易欢挤过去一看,店铺里面乱糟糟的,几个侍应者在收拾,郑玉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脸上有一个很明显的掌痕;易欢走过去,着急地问道:“玉虹,出什么事了?”

  郑玉虹看着易欢,苦笑了一下,道:“许亦涛过来找我复合,我没同意。”许家原本就有些走下坡,现在又被郑家刻意打压,短短时日,已支撑不住。

  “许亦涛人呢?”易欢问。

  “我派人去巡捕房报案,他就跑了。”郑玉虹淡淡地道。

  “你的脸要不要去诊所看看?”易欢问。

  郑玉虹摸了下脸,“没事,一会就消。”

  “煮个鸡蛋滚一滚吧。”易欢让人去煮鸡蛋。

  郑玉虹问:“你怎么过来了?”

  “有事找你。”易欢答道。

  “去里面谈吧。”郑玉虹和易欢进了隔出来的休息室。

  易欢开门见山地问:“你怎么想着搬出去?是有人说了什么吗?”

  “没人说什么,是我自己觉得我一个离婚的女子,常住娘家不合适,搬出来自由一些,我已经托人去买房子了。”郑玉虹笑道。

  “你托了谁?”易欢蹙眉问道。

  “托苏嘉仪的二哥,准备和嘉仪买在一起,做邻居,嘉仪很擅厨艺,和她住一起,我有口福了。”郑玉虹笑道。

  易欢撇撇嘴道:“你们俩才认识几天啊,就这么要好了。”

  郑玉虹噗哧一笑,道:“欢欢,我和她再好,也好不过跟你和少薇的。”

  易欢轻啐她一口,“谁在意这个了,你要搬出来住,可是可以,但是你要好好的说服你爹娘,别让他们担心。”

  “知道知道。”郑玉虹笑着点头。

  厨子把鸡蛋送了进来,易欢正帮郑玉虹在脸上滚鸡蛋,曾少薇来了,她也是受郑母所托,来劝郑玉虹的。知道许亦涛打了郑玉虹,恨恨地骂了句,“打女人的男人是最没出息的。”

  对郑玉虹搬出来住这件事,曾少薇和易欢说了差不多的话,相处容易,相住难,郑玉虹离婚归家,跟她没出嫁住家中是不同的。

  半个月后,郑玉虹的房子找好了,特意喊上易欢和曾少薇去看,易欢发现,这房子跟颜子回买的那院子是前后街,离得很近,从巷子过来,也就三四百米的样子,“有五间房,还附带有厨房和卫生间,你一人住仅够了。”

  曾少薇颔首,“这房子不错,价格合适就买了吧。”

  “你俩都觉得好,那我就买了。”郑玉虹花四百大洋将房子买下了,一间卧室,一间是客房,一间是书房,一佣人房,还有一间是客厅兼饭厅。

  十二月初六,宜乔迁。郑玉虹和苏嘉仪选在这一天搬家了,郑母很伤心,“你就不能等到过年后,再搬出去吗?”

  “娘,我又没搬到很远的地方去,就在蓟州城,我会时常回来看望你的。你就当我再一次出嫁了,好吗?”郑玉虹安慰她道。

  郑母拦不住,只能安排了一个厨娘、一个女佣跟着过来照顾女儿。

  易欢和曾少薇见到了苏嘉仪的儿子黄希田,小男孩很懂礼貌,“蓝婶婶好,易姨好,郑姨好。”

  “为什么我是婶婶,她们是姨啊?”曾少薇玩性起,逗他道。

  小希田眨着大眼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曾少薇捏了下他的小脸蛋,“真是太可爱了,我真想抱回自己养。”

  “想要孩子,就自己生,别打人家孩子的主意。”郑玉虹将曾少薇拽走了,怕她继续逗下,把人孩子给逗哭。

  “我也想生啊,可是结婚已经一年了,我就是没怀上,我婆婆都催我好几回了。”曾少薇摸着肚子道。

  “你找医生看了没有?”易欢关心地问。

  “去看过了,身体健康,没有问题。”曾少薇随手拿过一个苹果啃了一口。

  “蓝洋去看过没有?”易欢追问。

  “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曾少薇嚼着苹果道。

  易欢忍不住怼她,“没他,你能生得出来吗?你又不是雌雄同体。”

  “那我改天让他去看看。”曾少薇缩着脖子道。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1/51103/51375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