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生风月且随缘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婚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婚姻


  颜子回虽然回到了蓟州,但他和易欢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吞并了晋西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颜子回要处理的第一件事,就是改军队名,“督军,诸位长辈,现在我们晋西已经被我们占领了,地盘已扩大,这东北陆军的名号,已经不适用了。我提议,改成华夏新军,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意见?”

  “没有意见。”众人皆道,叫啥名都行,反正都是颜家父子的军队,他们父子要怎么折腾都可以。更何况,颜子回从军校回来,就这么折腾,不仅没有把军队给折腾垮掉,反而让军队变得更强大了,那就任他继续折腾下去。

  东北陆军至此改称为华夏新军,军徽、军章、军服再一次统一更换。颜子回接着道:“督军,这次能大获全胜,都是军中各位的大力支持,理当论功行赏,晋升军衔。”

  “这是理所当然的。”颜督军笑道,在座的众人都面露喜色。

  “督军,晋省、宁省和秦省的高官,还请督军斟酌任命。一定要选那种有真才实学,同时品格也好,愿意干一番事业的人。”颜子回继续道。

  在这次的会上,颜子回所有提议都被颜督军采纳,颜督军乐呵呵地道:“我这老儿子就是比老子强,我这个当老子的可以享福了。”

  颜子康也是一副与荣焉的神态,颜子思和颜子学脸绷的紧紧的,老头子就是偏心,论行军打战,他们并不弱于颜子回,可他们输就输在,不是正房太太所生。

  颜子回冷眼扫过两个庶兄,对两个庶兄的小心思,他一直都知道,不过只要他们肯安分,看在老爷子的份上,华夏新军就有他们一席之地,否则,他会一人一颗子弹送他们去地下。

  “大家都知道,晋西虽然成了我们的地盘,但曹传菁还有余部在作乱,境内也有不少胡子。粗略统计了一下,没有十万也有八万,这些胡子作恶多端,占山为王,不是下来骚扰百姓,抢夺财物,这是对华夏新军的挑衅,是不容许的。数年前,我们已经将东北三省的胡子都清剿了干净,这一次,我们也要将晋西境内的胡子清剿完,还给百姓一个朗朗乾坤。”颜子回沉声道。

  牛家父子羞赧地低下了头,晋西境内土匪横行,就去年秋天,就有上千起胡子打家劫舍的事发生,晋西的百姓祸害得不轻,这与他们治理不利也有一定的关系。

  “那些胡子的确闹的很不像话,必须清剿。”颜督军赞同地说道。

  “虽然胡子人数不少,可全是乌合之众,装备落后,战斗力低下,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

  “我们可是正规军,对付那些胡子,一个连就能解决掉他们数百人。”众人纷纷赞同对胡子用兵。

  接下去,就安排作战计划,颜子康率领的第一步兵师负责晋省西部,颜子思率领的第二步兵师负责晋省南部......教导师这次不出兵,要参加集训。颜子回要求他们在三个月之内,把胡子的主力全部解决掉。

  在座的师长都表示,一定会竭尽全力。颜子回又说:“这些胡子,都是身强体壮的人,训练出来,也是强兵猛将,所以除了那些罪大恶极,死不悔改,有歹意的匪首,必须处死,其他的,到是可以留下。”

  几位师长上眼睛都亮了,七少这话的意思是还要扩军,也对,这么大的地方,驻守兵力不够,会被人把地盘再抢走。牛大安和牛绍辉交换了一下眼神,华夏新军一再扩军,他们父子俩仅掌握两个师的兵力,占据的比率太小,必须尽快促成牛纪辉和颜琼枝的婚事。

  颜子回虽然很忙,但他没有忘记讨好他的未婚妻,这天早上,易欢神清气爽的起了床,去前厅吃早饭,下人拿小包裹进来,“四小姐,门外有人送来一个东西来,说是给您的。”

  易欢接过那个四四方方、用彩带绑着的粉色礼盒,解开绳结,打开盒子,里面是一镶蓝宝的项链,菱形体表面折射出耀眼的闪光。李英惊呼,“好漂亮啊!”

  “小妹,谁送来的?”唐双韵问道。

  易欢把项链拿了起来,里面有一张纸条,一看上面的字,易欢就笑了,“是玄龄送来的。”

  “哎哟,妹夫真是有心啊。”唐双韵笑道。

  三个嫂嫂调侃起易欢,把易欢说得面染红晕,易母忙解围,“好了好了,你们一个两个,没有做嫂嫂的样,那有这么打趣小姑子的,瞧瞧,把你们小姑子羞得,就快钻桌子底下去了。”

  “娘啊!”易欢娇嗔地喊了一声。

  易母笑,“在呢,怎么了?”

  “没什么,我吃饱了,你们慢吃,我回房了。”易欢拿着那条项链跑走了。

  过了两天,易欢收到了曾少薇派人送来的请柬,五月二十六日,她要举办洋装party;曾少薇虽然没有出过国,不过她和郑玉虹不同,她愿意接受新事物,而且蓝洋很会钻研,混进了外交部。外交部的那群人算是华夏最洋派的,曾少薇被蓝洋带着也愈发的新潮起来。

  “你不觉得露太多了吗?”易欢看着曾少薇身上斜肩抹胸裙,蹙眉问道。

  “欢欢,你才从花旗国回来多久啊,怎么就这么土了?”曾少薇转了一圈,“这裙子是从清婉买的,是蓝洋为我挑的,我觉得很漂亮,我很喜欢,决定了,洋装party就穿这件裙子。”

  “少薇,你这个洋装party,我就不参加了。”郑玉虹也穿洋装,但都是很保守的,对这种露胳膊、露腿,还露肩的裙子,接受无能。

  “玉虹啊,你看看你,真是越来越土了,你是不是打算以后,跟旧社会的女人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啊?”曾少薇直白嫌弃道。

  郑玉虹揉着手中的帕子,“我婆婆不喜欢我出门,我也不爱出门。”

  “少来啦,我们做朋友又不是一天两天,都十几二十年了,你是性子,我会不知道,你婆婆崇尚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连字都不认识几个,你听她的,你傻了吧。”曾少薇气恼地道。

  “玉虹,少薇说的没错啊,你不能把自己困在那一小方天地里,无所作为,会被许亦涛嫌弃的,到时候,他要花心,找个进步的女学生,你就成糟糠了。”易欢提点郑玉虹。

  郑玉虹看着易欢,“欢欢,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易欢犹豫不决,曾少薇催促道:“欢欢,有什么说什么,要不然这傻丫头会继续犯蠢。”

  易欢目光微闪,说:“我已经好几次看到,许亦涛和一个短发女人在一起,举止亲密。”

  郑玉虹脸色发白,咬咬牙,“欢欢,我也要试穿洋装裙,我要参加少薇的洋装party。”

  “玉虹,你还是跟许亦涛谈谈吧,不是参不参加party的问题。”易欢不愿她赌气行事。

  “是啊,玉虹,你瞧瞧你,结婚后足足瘦了一圈,要是跟许亦涛过不下去,就趁早离婚,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街跑。”曾少薇一直都瞧不上许亦涛。

  郑玉虹吓了一跳,“离婚!少薇,你开什么玩笑,我不可能和许亦涛离婚的。”

  “玉虹,你别把离婚当成什么惊世骇俗的事,你看看,人家大诗人也跟原配离婚了,这报纸上都刊登了。”曾少薇拿起桌上的报纸塞给郑玉虹。

  郑玉虹打开报纸看,上面写着:“今黄氏海谷与苏氏嘉仪正式离婚,两人遵从父母之命成亲,相互没有感情,离婚是结束这个错误的婚姻,是为了抛弃过往的痛苦开始幸福的生活……今后,两人一别两宽,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郑玉虹神情微变,“包办婚姻是错误的吗?”她和许亦涛就是双方父母同意,才成的亲,彼此之间,并没有很深厚的感觉。

  易欢摇摇头道:“离婚与婚姻是不是包办的没关系,我们的父母祖辈也是包办婚姻,他们过得难道就不幸福吗?”另一个时空里,离婚率逐年增加,那一对对的,可全是自由恋爱的,“玉虹,你和许亦涛还没走到这一步,你应该去和他沟通,如果他不愿改变,你也不愿再忍受,那么就离婚吧。玉虹,你也不要觉得离婚是什么可耻的事,社会在变迁,女人的地位在提高,国外有很多女权运动,在花旗国那边,女人可以当官参政,这是世界的大潮流,华夏也会为之一变的,女人可以和男人一样,同工同酬,也可不依附男人独自生活。”

  “欢欢,少薇,谢谢你们,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郑玉虹微微笑道。

  “多少年的朋友了,说什么谢谢。”曾少薇轻捶了她肩膀一下。

  “就是,我们是朋友,同甘共苦的朋友。”易欢笑道。

  “也不知道黄岚怎么样了?好多年了,都没有她的消息。”郑玉虹轻叹道。

  “希望她在别的地方,一切安好。”易欢遥祝。

  “令弗也是,不知所踪,生死不明。”曾少薇叹道。

  易欢目光微闪,到底没有将彭令弗在沪城,做了孙光远的外室的事说出来。

  三人继续试裙子,郑玉虹刚刚提到的黄岚,此时正和颜子学率领的第二步兵师在激烈交战;章军一部分阵亡,一部分投降,还有一部分落草为寇。黄岚的四个哥哥,三死一残,这本是战场上的事,怪不到颜家军,可是失去三个儿子的黄父,却恨上了颜家父子,发誓要和颜军周旋到底。

  黄父带着一支五百多人的队伍,上了芦芽山,并且将先前盘踞在山上的胡子给收服了,再加上牛家父子的不作为,来投奔他们越来越多,足足有三千多人,是晋省最大的一支土匪。

  轻重机枪不停地扫射,“哒哒哒”密集的子弹,压得黄岚和她的手下,趴在灌木丛里,动荡不得。“轰!轰!轰!”炮弹在人群中炸开,被炮弹击中的那几个人,尸骨无存,飞溅的弹片,收割着那些胡子的生命。

  “大小姐,他们的火力太猛,我们伤亡太大,必须马上撤退。”黄父的心腹冲着黄岚喊道。

  黄岚捏着拳头,捶了下地面,下令道:“撤退。”

  话音刚落,一枚炮弹在不远处爆炸,巨大的冲击波,将黄岚震得撞在了树上,人晕厥了过去。“大小姐,大小姐。”其他人看到,连忙过去救援。可这时,他们后方也响起了枪声,他们被华夏新军第二步兵师给包围了。

  前无去路,后无退路,胡子虽还有几百人,可是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在华夏新军密集火力打击下,许多胡子被打死,就在他们以为必死无疑时,枪声停了下来,华夏新军喊:“缴枪不杀,缴枪不杀。”

  做胡子的人,并不都是一些穷凶恶极的,也有些人是没办法,为了活命,这些人丢下了武器,举手投降,有一个就有两个,战斗就这样结束了,黄岚带下山一共六百多名胡子,被打死了两百多人,剩余的三百余人,基本上都受伤了。黄岚也在昏迷之中成了俘虏,等她清醒后,被押去见颜子学。

  “四少,她叫黄岚,是芦芽山大当家黄盛权的女儿,那些胡子称呼她为大小姐。”

  “大小姐?一个土匪头子的女儿,也配称大小姐,辱没了大小姐这个词。”颜子学嘲讽地道。

  “呸,你自己脚上的泥还没洗干净,别忘了颜芝泉也是胡子出身,你是土匪头子的儿子。”黄岚愤怒地道。

  “哟嗬,还挺泼辣的。”颜子学上前挑起黄岚的下巴,“没想到土匪头子,还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

  看着他眼中的光亮,黄岚一阵心慌,可仍强作镇定地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本少很怜香惜玉的,就留你给本少暖被窝好了。”颜子学也是好色之徒。

  “哼!你休想要侮辱我,我宁死不屈。”黄岚刚烈地道。

  颜子学摸着她的脸,“小辣椒,你现在是等着下锅的鱼,是清蒸,还是红烧,都得随我意,带下,严密看守,等本少把芦芽山打下来后,就做新郎,哈哈哈。”

  耷拉着脑袋的黄岚被卫兵们押了下去,谁也没有留意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诡异寒光。

  ------题外话------

  抱歉,回来晚了。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1/51103/515532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