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生风月且随缘 > 第一百零五章 秀场

第一百零五章 秀场


  到了年底,在司南的运作下,俱乐部又有十架飞机报废,易欢和徐晋略见面时,又被朱云绣看到了,而徐晋略和易欢也发现了她,易欢低声骂了句,“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真是讨厌。”

  “易小姐,你认识她?”徐晋略有点吃惊。

  “她是我的室友,是个倭人,却扮成华夏人来接近我。”易欢简单地把朱云绣的身份说了出来。

  徐晋略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易小姐,留一个特务在身边,太危险了。”上次他应该把她给解掉的。

  “没事,我能应付。”易欢都快习惯被朱云绣给盯着了。

  第一批来花旗国的学员将开着这十架飞机回国,第二批学员仍然留在俱乐部,而易欢也将俱乐部交由徐晋略全权打理,明年六月若不行,明年十二月,她肯定能修完所有学科回国。

  事情商量好了,两人出了咖啡馆,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朱云绣再次跟上徐晋略,可惜又一次跟丢了;朱云绣不甘心,次日一早打电话给易欢,“薇薇安,我是吉安娜。”

  “你好,吉安娜。”易欢客气地道。

  “薇薇安,你有空吗?我们一起去逛街。”朱云绣笑道。

  “不好意思,我一会要坐火车去华府,不能和你一起去逛街。”易欢淡然拒绝。

  “你要去华府,那你不参加圣诞舞会了吗?”朱云绣着急地问道,虽然去年舞会,没有发现,但说不定今年舞会会有发现呢。

  “不参加,年年都差不多,没什么意思。吉安娜,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我们开学再见吧。”易欢言罢,也不等朱云绣再说什么,吧唧就将电话挂断了。

  朱云绣听着电话里的杂音,皱眉,她觉得易欢似乎知道她的身份了,很防备她,可是她一直很小心,应该没有露出破绽才对啊。又想到易欢对苏雨婷也是冷冷淡淡的,朱云绣稍微安心了一些,易欢只怕就是那种性格冷清的人。

  易欢没有撒谎,她的确要去华府,克莱恩女士办时装秀,她这个合伙人受邀去捧场。小静姝受寒小感冒有点闹人,易歆要照顾她,走不开无法同行,易昊然和慕孝峰陪着易欢一起去的,还有带了三个保镖和两个女佣。

  十个小时后,到了华府,司南提前打了电话告知,莫妮卡派了车来接他们,这几天,他们将住在迈克尔家,迈克尔先生陪卡尔文在进行州长竞选巡回演讲,不在家中,只有莫妮卡在等着他们。

  “可爱的小甜心,我们又见面了。”莫妮卡展开双臂,要拥抱易欢。

  易欢笑着回抱了她,“莫妮卡,很高兴和你再次见面,还有,恭喜。”莫妮卡的小腹微微隆起,应该是怀孕了。

  “谢谢。”莫妮卡亲了亲易欢的脸颊,“两位害羞的小伙子,过来让我抱抱。”

  易昊然和慕孝峰红着脸,让莫妮卡拥抱了一下。

  次日,易欢穿着克莱恩女士为她特别设计的一款,融合了东方元素的一款浅紫色长裙,外搭御寒的深紫色毛呢长款大衣,围着白色的围巾,要去时装秀,莫妮卡主动请缨道:“小可爱,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不,莫妮卡,谢谢你的好意,还让司机先生送我们去吧,你是孕妇,要多休息。”易欢赶紧拒绝,她可不想半路上又出车祸。

  “好吧,那我留在家里休息。”莫妮卡耸耸肩,“怀着孩子真是不方便,我已经有很久没有开车了。”

  “孩子生下来,你就可以开车了。”易欢随口安抚了她一句。

  司机先生将易欢几人送到开时装秀的大酒店,来迎接他们的是克莱恩女士的得力助手芭芭拉小姐,她将三人领去了秀场;秀场布置方面,易欢给了意见,颇具另一个时空的秀场。长长的T形台,两侧放着椅子,已来了不少人,正坐在那儿喝着饮料闲聊。

  “易小姐,请坐,你想喝什么饮料?”芭芭拉小声问道。

  “来三瓶雪碧吧。”易欢笑道。

  芭芭拉转身离开,一会让人送来了三瓶雪碧;时装秀是十点正式开始的,穿着克莱恩女士最新设计的模特陆续登场;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旁边的人开始点评,易欢却没有发现她们所说的那些细节。

  克莱恩女士这次共推出了三十套新款衣裙,六十名模特走完之后,她也上场了,接着就是拍卖;克莱恩女士是设计师,她卖的不是时装,而是设计,将设计卖给服装公司、厂家制作成衣。她自己的服装厂,会有另外的设计。

  拍卖会进行的很顺利,三十套设计各有归属,克莱恩女士高兴地上台邀请大家,参加接下去的午宴。午宴是在楼下的宴会厅兴办,易欢随众人一起下楼。大厅里开着空调,温度适宜,在厅里正中摆着长桌,桌上铺着厚厚的餐布,每隔一段距离,就摆着一个水晶花瓶,瓶里插着数朵娇艳欲滴的鲜花。

  桌上摆满了食物,有烟火腿、有土豆泥、有鸡扒、有蔬菜烘鸡蛋……还有巧克力蛋糕、黄油饼干、各种坚果面包、三明治,现切台上是火鸡、三文鱼刺身等;因为禁酒令,为客人准备的是鲜榨的果汁、还有雪碧等饮料。

  易欢要了一杯鲜榨的橙汁,端着盘子,寻了个位置坐下,正吃着,克莱恩女士抽出身来跟她打招呼,“嗨,美丽的小可爱。”

  “今天的时装秀很成功。”易欢举起杯子道。

  “是的,我很高兴。”克莱恩女士笑得合不拢嘴。

  两人闲聊了几句,又有人找克莱恩女士,克莱恩女士抱歉地对易欢道:“小可爱,我要忙了,改天有空,我们再好好聊。”

  “你去忙吧,我会自己招呼自己的。”易欢笑道。

  克莱恩女士走开了,易欢刚吃了一块黄油饼干,一个女的凑过来问道:“你是哪国的人?”

  易欢看了她一眼,“我是华人。”

  那女人眼中闪过一抹鄙夷,“你怎么会认识克莱恩的?”

  “这与你有什么关系?”易欢端着盘子走开了,话不投机半句多,那女人一看就是什么好人。

  那女人瞪着她的背影,气恼地道:“下等人就是下等人,一点都不懂礼貌。”

  易欢寻了个远离那女人的位置坐下,继续啃面包。过了一会克莱恩女士又来了,她还带了一个人过来,那人是和易欢有过一面之缘的格力菲斯,看到格力菲斯,易欢就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不等克莱恩女士做介绍,就直接道:“格力菲斯先生,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对拍电影没兴趣。”

  “美丽的东方小姐,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呢?拍电影,能让你名利双收,为什么你不愿意呢?”格力菲斯苦恼地问道。

  克莱恩女士听明白了,插话道:“格力菲斯,既然小可爱不愿意,你就别强人所难了。”

  “格力菲斯先生,如果你想找一个东方面孔的女孩,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易欢笑道。

  “请说。”格力菲斯笑道。

  “不知道格力菲斯先生有没有看过《火恋》,那里面就有一个东方女孩,她的演技不错,你可以考虑一下。”易欢不知道汪嘉玉是用本名,还是另取了艺名,只能这么推荐她。

  格力菲斯一听有东方面孔的女演员了,也不再纠缠,和克莱恩女士走开了,易欢终于能安静的吃东西了。

  参加完时装秀,易欢就想回不夜城,却接到了威廉的电话,“薇薇安,你好,我是威廉。”

  “你好,威廉。”易欢笑,“谢谢你的帮忙。”这次飞机报废,威廉出了力。

  “不用客气,我说过,我也是爱国主义者,我支持你的爱国行为。”威廉笑道。

  “威廉,你打电话过来给我,有什么事吗?”易欢笑问道。

  “明天有空出来喝杯咖啡吗?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威廉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来华府?”易欢笑问道。

  威廉笑道:“你和克莱恩女士合伙开店,她举办时装秀,应该会邀请你。”他先打电话去萨拉家,从那儿得知易欢住在莫妮卡家的。

  反正也没订火车票,就在华府再呆几天好了。两人约好明天见面的地点和时间后,就挂断了电话,

  次日,易欢出门赴约,到那间咖啡馆时,威廉已经到了,他一直注意着门口,看易欢进来,他站了起来,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军官便服,他本来就很高大,足有一米九以上,穿着笔挺的军装便服,更加显得身形挺拔,气宇轩昂。

  “薇薇安。”威廉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半年多未见,薇薇安似乎又长高了一些。

  “威廉,等很久了吗?”易欢提前了一刻钟出来,她不喜欢迟到,也没有女人就可以迟到,让男人等的坏毛病,可是没想到威廉还比她早到。

  “我也刚到。”威廉拉到椅子,让易欢坐下。

  侍者上前问道:“两位喝点什么?”

  威廉看着易欢,示意她先点,易欢笑笑道:“我喝卡布奇诺。”

  “一样,再来一碟芝士饼、一碟蜂巢蛋糕、一碟巧克力饼、一……”威廉笑道。

  “够了,不要再点了。威廉,你是不是没吃早饭?”易欢问道。

  “我吃过早饭了。”威廉笑道。

  易欢对侍者笑了笑,“两杯咖啡,谢谢。”

  “好的,两位请稍等。”侍者笑着退了下去。

  咖啡送来之前,两人就随意地闲聊着,等咖啡送上来后,威廉小声问道:“空军那边有一批飞机退役,你想不想买?”

  易欢眼睛一亮,点头,“要买,多少钱?可以买几架?”

  “三十架,每架五万元。”威廉笑道。

  “行,三十架我全都要了,一会去花旗银行取钱。”易欢没把支票本带身上,只能去取现钞。

  “三十架飞机,你就别想了,最多卖给你十五架。”威廉笑道。

  “十五架也行。”易欢也很满意了,“你认不认识飞机制造师?”

  “你想做什么?”威廉问道。

  易欢抿了抿唇,道:“我想请他去华夏开办一个飞行器公司。”购买飞机,不是长久之计,华夏必须自己做飞机;在另一个时空,易欢知道有一个叫冯如的飞机设计师、制造者。这个时空有没有这个人,易欢不知道,她也曾想让颜子回去找这个人,可是她不记得这人是什么地方的人,无从找起啊。

  易欢根本不知道,就算这个时空有冯如,她知道冯如的家在哪儿,也已经晚了,冯如在一九一二年时八月份,在飞行表演中不幸失事牺牲。

  威廉想了想,道:“我认识一个犹太裔的人,我去跟他说说,看他愿不愿意去华夏?”犹太人和华人一样,在花旗国受到排斥,低人一等。

  “你告诉他,只要他有能力,薪金不是问题。”易欢急切地道。

  “好,我会尽力说服他的。”威廉笑道。

  易欢去华府一趟,就这么轻易的又弄回十五架飞机,徐晋略觉得易欢真是神通广大,心里更犯愁了,明年易小姐就要回国了,以后弄飞机就是他的事了,可是他能弄得到这么多飞机吗?他很不自信。

  报废的那十架飞机已到了蓟州,加上先前那二十多架飞机,东北陆军的军事力量,是华夏几大军阀中最强的,对于东北陆军能买到这么多架飞机,另外几大军阀是既羡慕又嫉妒。为了震慑这些人,颜督军听从了参谋们的建议,举办飞行表演。

  晋西军的阎督军、沪东军的陈督军、粤南军的马督军、新贵军的刘督军等四大军阀以及另外几个小的军阀受邀参加,看着飞机场上的飞机,颜督军意气丰发地站在台上,道:“感谢诸君来参加此次的飞行表演,吾与诸君皆知,我们积弱已入,纵有无数先辈奋发图强,然海军、空军仍然空有其名,而无其实。军弱则国衰,看我中华大地,四分五裂,列强盘据。吾常思之,忧恨辗转难眠。今有飞行新器,虽发明不过短短十数年,但吾相信假日时日,它定将成为军中利器。”

  二十架飞机顺利升空,在空中做中惊险的飞行表演,大小军阀们佁头仰望,十分的震撼,飞行表演结束后,接着就是实弹表演。飞行员架势着飞机俯冲而下,子弹哒哒哒的扫在地面靶上,靶子应声倒下,扬起一阵灰尘。东北陆军展示出来的军事实力,让大小军阀们深深忌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1/51103/530811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