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现实类爱情 > 第十章 被嫌弃的鱼

第十章 被嫌弃的鱼


  也许是游鱼一夜都没怎么合眼,一沾到陈默的床,便呼呼大睡起来。

  等到陈默买完菜来到自己屋子里时,正看到这姑娘横七竖八的躺着。她的小巧的脚指头伸在阳光里,修长而白皙的腿被被褥裹挟着,一缕发丝黏在她的小巧的唇瓣上。

  陈默想把那缕发丝拿下来,可他看看手上的菜,决定还是先把手上的活做完,再来逗逗游鱼。

  三十块钱,能买到的菜很有限。

  十块钱猪肉,三块钱土豆;七块钱鸡腿,四块钱毛豆;两块钱豆腐,三块钱韭菜,一块钱大葱。

  陈默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家里是大口锅,煮饭用电饭煲,烧菜用大口锅。

  陈默做了份土豆烧肉、毛豆鸡腿、大葱炖豆腐,家韭菜炒鸡蛋。

  等菜全部上桌时,游鱼还是默默地睡觉。

  周爱华从菜园子里回来时,陈默正在洗手,她放下农具,来到院子里,站在陈默背后。

  “那个丫头呢?”

  陈默晓得他妈问的是游鱼,便说:“路上累了,正在休息呢!”

  周爱华把身上的围裙解下来,似是抱怨:“累什么累,现在的女娃娃,总是娇生惯养!”

  陈默洗完手,决定结束这个话题:“饭菜都做好了,已经摆桌上了,嫂子和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周爱华把围裙扔进墙角的洗衣机里,也来到水龙头下洗个手。

  “你爸没生意,估计现在已经往回赶了;你嫂子,要等萱萱下课放学的,接小孩儿一起回来吃饭。”

  周爱华话说完,又把话题引到鱿游鱼身上。

  “那个姑娘,看着也不像是会做事的。我们家情况也就这样,养个好吃懒做的,还不如不要!”

  周爱华继续嘀咕:“而且,第一次上门,什么东西都没带,肯定没什么教养!”

  陈默原本听这话,想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奈何他妈说游鱼没教养,他便反驳了!

  “游鱼哪里没教养了?人家分明是个好姑娘,妈,你别用狭隘的眼光看人行不行!”

  周爱华瘪瘪嘴,没吱声。

  她走进厨房,拿出碗来,开始装饭。

  她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那个姑娘,让她自己盛饭,懒到家了!”

  陈默抓抓头发,显然不想和她妈多呆。

  陈默溜进自己屋里,往游鱼的身边一坐,游鱼似有感应,柔嫩的小腿抖了抖。

  看到自己女朋友沉静的睡颜,方才心头有的怨气,一股脑都消了。

  那缕头发还黏在小巧的唇瓣上,陈默指腹触碰游鱼的脸颊,将发丝移开时,目光有了些热度。他俯下身,轻轻地嘬了一口自己的女朋友。

  浅尝辄止的亲吻,叫陈默心跳不已。每次,都是游鱼主动,这算是他第一次主动的和游鱼产生更为亲密的关系。

  没想到,感受竟是这样的甜美!

  陈默又往游鱼靠近了几分,他凑到那可爱而红扑扑的脸蛋旁,想要加深方才的亲吻。

  谁知,游鱼这个小丫头,一个翻身,直接把后脑勺丢给了陈默。

  陈默只好收拾起自己的小心思,摇摇游鱼的肩膀,在她耳边呼喊:“小鱼儿,吃饭啦,快起来吃饭啦!你亲爱的未来的老公下的厨哦!”

  睡梦中的游鱼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还听见了‘老公亲自下厨’之类的话,她一个哆嗦,从睡梦中醒过来。

  小姑娘一睁开眼,头一转,便瞧见陈默趴在她的身上。

  两人距离很近,陈默灼热的气息喷在游鱼的脸上,使得这个刚刚大梦初醒的小姑娘醉醺醺的。

  她小声的叫唤一句:“陈默,我梦见你做饭了。”

  陈默爬起身,一只手拉着她的胳膊:“嗯,我是做饭了,味道很好,想来尝尝吗?”

  游鱼‘噌’的爬了起来,她迅速打理好自己的头发,摆正自己的衣服,穿上鞋,拉着陈默就要往外跑。

  “我要吃饭,你做的我要吃光光!”

  游鱼的声音很大,正在往客厅饭桌走去的周爱华听到这声音,朝游鱼望了一眼。

  周爱华冲游鱼道:“饭在锅里,自己盛。一大家子呢,别只顾你自己一个人吃!”

  很显然,周爱华对这个儿媳妇儿很不满意。

  看着娇滴滴的,一点都没有干活的架势;来到这里,什么礼物都没带;主动就到男方家里了,真是不矜持;现在还要把饭菜全吃完,一点也不顾着别人!

  这姑娘,恐怕是个害人精,谁娶谁倒霉!

  屋外传来人力车的铃铛声响,一辆出现在风景区的人力三轮车行驶进了院子。一位脖子上挂着汗巾、穿着白色背心和长裤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游鱼的眼中。

  陈默喊了句:“爸,回来啦?饭已经好了。哦,这是游鱼,我的女朋友!”

  陈默的爸爸名叫陈立,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家汉子。他从车子上下来,来到水龙头边上洗了个脸,水花在这个院子的水泥地上蔓延开来。

  周爱华把碗端进屋,屋子里响起她的尖锐的喊声:“陈立,你饭我装来了,你用再装饭了!”

  陈立路过陈默和游鱼身边,只是客套的朝这两人笑笑,随即进了屋子。

  陈立一进屋,往西边的凳子上一坐,拿起筷子,先夹了块鸡腿肉吃。

  边吃边说:“哎,上午生态园那边也没什么人,空坐了一上午。不过,捡了几个塑料瓶,被我卖了几毛钱。”

  周爱华往正座上坐下,她看了陈立一眼,眼中透着鄙夷。

  “几毛钱也好意思讲的,我为这个家苦了这么多年,也不晓得为的是什么!”

  陈立没有说话。

  陈默拉着游鱼进屋,两人一个在东、一个在南坐下。

  蒋爱华立刻拿筷子敲碗:‘你们坐这儿,你嫂子和你小侄女儿坐哪儿?’

  碗被敲得‘哐哐’作响,刺耳的声音让游鱼很不舒服。

  她倒没有抱怨,只是站起来,礼貌性的向两位长辈问好。

  “叔叔,阿姨好!”

  陈立立刻笑嘻嘻的对她说:“好!好!你也要好好的!”

  周爱华又拿筷子敲了回碗:“吃饭说什么话!”

  陈默皱起了眉,他为游鱼准备好碗筷,站着问他妈妈:“妈,你能不能别敲碗,这种行为很不礼貌!”

  周爱华眼珠子一翻,告诉他:“我是粗人,没读过书,不晓得什么是礼貌!要吃饭赶紧吃,不吃就别占位置!”

  陈默拉起游鱼的手,即刻往外头走。

  两人一前一后,刚出屋门时,陈默的嫂子,带着小女儿萱萱回来了!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3/53860/4971867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