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神迟早是我的 > 第二十一章 饭局之花

第二十一章 饭局之花


  时玥沿着东门外的马路走了很久,才渐渐平复心情。

  她正准备回去,手机收到一个陌生电话。按了接通键,臧教授的声音传来:

  “时玥,我今晚有个饭局,需要你跟我一起参加。”

  “我吗?”时玥吓一跳,忙推脱:“我只是做美术工作,应酬的事情不太懂……”

  “不需要懂,只是吃个饭而已。做东的是华太影视的高管,还有几位制片人也会去。过去认识一下,对你只有好处没坏处。”

  时玥还想推辞,臧教授却不由她分说,留下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就挂了电话。

  华太影视她是听过的,是国内一家很大的影视制作公司。市面上看到的很多高票房电影都出自那里。

  越是这样,时玥越是紧张。她从没去过饭局,她只是个学生妹,去跟一堆社会上的人吃饭,在座的还都是有身份的人,她想想就尴尬。

  而且为什么臧教授要带她去?

  她是工作室里资历最浅的一个。臧教授身边有助理,有人事,还带了很多美院的研究生,怎么想也轮不到她。

  时玥越想越觉得不放心,却不知该找谁拿主意。

  雯子跟她吵架了,梦琪跟胡萱都在外面忙,而且她们为也未必懂这些。

  时玥翻着手机通讯录,正想着要不要问问辅导员,却看到了许洛斐的号码。

  对,找许洛斐问问或许可以。他那种豪门公子,应该很有饭局经验吧。

  于是时玥马上打电话给许洛斐。

  几声响铃后,电话接通了:

  “喂,时玥,怎么了?”

  时玥听到许洛斐那边有热闹的打杀声,听起来像是在电竞馆跟人打游戏。

  “你有空吗?我想问你点事。”

  “恩,你说。”

  时玥简短的告诉许洛斐,教授让她陪着去饭局的事。

  “哈哈,你们教授还真是会挑人啊!”许洛斐边说边换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

  “也是,像你这种精通艺术,又清纯漂亮的女大学生,肯定是饭局上的老男人们喜闻乐见的。”

  听许洛斐这么说,时玥有点怕了,“饭局上很乱吗?”

  “饭局就是社交,社交自然缺不了美女在场。”许洛斐笑嘻嘻的说:“没有美女的饭局,再荤都是素的。而美女你,就是饭局上的秀色可餐!”

  “那我还是不要去了。”

  “去见识一下也没关系啦。”许洛斐笑着说,“你教授去的这种,应该也不会太离谱。而且在座的人,听起来对你以后的发展确实有帮助。你只需要小心一些,少喝酒。另外快结束时给我发个地址,我可以过去接你。”

  许洛斐还跟她大致说了一些饭局上的套路。听他说会去接,时玥顿时放心了很多。

  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许洛斐也成了让她放心的一位。时玥再次感慨,她的世界真是变化太快。

  傍晚,时玥从画室回到宿舍。大家都还没回来,雯子也不在了。她一个人对着衣柜换衣服。

  时玥平时不怎么热衷买衣服,但她毕竟是艺术系高材生,品味很好。

  她穿上一件比较正式的大衣。衣服很简洁,但配上她高挑的身材,精致的面孔,齐胸的长发,依然很出彩。

  时玥对着镜子想,还好现在是冬天,可以穿的很安全。

  按照约定的时间,时玥来到工作室,见臧教授的车已经在门口等她了。

  自从那次“谈判”后,时玥还是第一次跟臧教授独处,觉得有点尴尬。她一言不发的坐在副驾上。

  车开了一会,臧教授突然问:“所以你还是愿意多走几年弯路?”

  “谢谢您一直以来的看重,但我自知条件一般,没有把握去追求太高的生活。”

  “你这种还没出校门的小姑娘,根本不知道社会上的竞争有多大。你以后就会明白,校园里谈的男朋友,绝对不是最佳选择。你们那些感情,很快就会被生活压力给吞没干净了……”

  看来臧教授误会田沐是她男朋友。时玥也没纠正,默默的听着臧教授的说教。

  打击了她一会后,臧教授又跟她简单交代了几句酒桌上的规矩。

  “饭局关乎一个人的人脉、圈子、社会关系和资源。你要放灵活一点,别太学生气。把握好了这次机会,以后你一定会感谢我把你领进门的。”……

  臧教授带着她进到了一个看起来很高档的酒店。酒店经理带着他们坐电梯上楼,把他们引到一个包厢里。

  包厢很大,装饰的很毫华,中间有个巨大的餐桌。

  已经有好些人围桌坐好了。

  在座的那些中年男人,见臧教授带进来一个不施粉黛就明艳动人的女学生,都觉得眼前一亮。

  没多一会,几位重量级的人物也入席了。

  在场的共十多个人,除了时玥,还有2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孩。

  时玥见大家围在一起笑着握手客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位姑娘是?”那位华太的高管问道。

  臧教授笑着说:“是我工作室的一位学生,很有天分。上个项目里,张导大力称赞的那几幅场景,就是她做的。时玥,给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

  臧教授递给时玥一杯红酒。

  时玥只得接过来,“各位……前辈们好,我叫时玥,是Z大艺术系三年级的学生……我先敬各位前辈们一杯。”时玥生涩的说完,喝了一口红酒。

  酒桌上的男人笑着听完她的介绍,都对这个美丽又青涩的饭局陪客很有好感。

  时玥刚坐下来,对面一个年轻一点的男人叫起来:“是时玥小姐呀,我知道你!你不是上半年上过热搜新闻吗?博览会最美志愿者!还是公认的Z大校花!”

  酒桌上的男士们似乎更感兴趣了,礼貌的恭维了她几句。时玥尴尬的一一道谢。于是这桌饭局就这样热热闹闹的开始了。

  时玥警惕的观察着这一帮人,发现他们之间好像也不是特别熟悉。

  这十几个人里,最重量级的貌似是那位华太影视的高管,和2位小有名气的制片人以及臧教授。其他的若干人,有高管的助理,有两个不知道做什么的女生,还有几个娱乐记者。

  时玥仔细回想许洛斐告诉她的饭局套路,努力辨认着他们各自扮演的角色。

  按许洛斐的说法,饭局上,设局人、局精、局托、陪客、花瓶一个都不少。

  虽然做东的是高管,他却未必是设局人。设局人是凑齐这一桌人的那一位。他人脉广,知道大家互相之间的利益需求,把他们联络在一起,凑成一桌饭局。

  时玥猜测应该是话最多的那一位“局精”。

  局精就是饭局里的人精,是很会插科打诨的人。他们决定着饭局话题的走向。他们会揣摩重量级人物的态度和语气,寻找话题的切口。他们会不经意的谄媚和讨好,即使大家把天聊死了,他们也能挽救局面。他们该喝酒喝酒,该聊天聊天,说话滴水不漏,笑声恰到好处。

  那几个娱乐记者应该是局托,负责炒热气氛。这些人总是适时的提供一些娱乐界的八卦新闻,供大家谈笑。

  他们能从名人围脖的蛛丝马迹中判断出,谁和谁闹别扭了,谁和谁暗中在交往,谁和谁其实是死对头等等。他们知道很多暂时不能公开的新闻,拿出来在饭局上进行交流,还能提供出许多录音和照片,作为大家饭桌上的谈笑话题。刚才认出时玥的,就是其中一位娱乐记者。

  在座的另外2个女生看起来比时玥有经验的多。她们很会聊天,得空就得钻,即使很多话题她们显然不太懂,也尽量往他们的话题里去靠。

  她们应该是商界的女孩吧,时玥想,她们会讲段子,会恰到好处的打情骂俏。她们是饭局上的什么角色,时玥也搞不清楚。

  不过她很清楚,她自己肯定是个当作摆设的花瓶。

  她完全不懂酒桌上的那些奉承,不懂那些男人们在聊天中不经意留出交锋谈判。她也完全不懂怎么接话。

  她只能本分的扮演着一个花瓶的角色,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大家推杯换盏,听着他们谈公道私。

  可能这顿饭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臧教授与两位制片人有更多的互相了解,建立一个长久合作关系。或许那位高管也有自己的目的,时玥也看不出来。

  她意识到,饭局上其实不会明签下什么单子,也不会直接谈什么合作,但显然他们还是在若有似无的谈着一些事情的。

  时玥觉得眼前的这种景象,有点像现代版的《韩熙载夜宴图》。

  几轮谈笑与敬酒之后,时玥正不声不响听着一个娱乐记者提供的明星八卦,离她不远的那位华太高管突然侧身问她:“你有喜欢的明星吗?”

  那位高管姓梁,看起来四五十岁。西装革履,举止得体,看起来还算有风度。大家都称他梁总。

  时玥觉得酒桌上的人好像都安静了下来,听着他们谈话。

  时玥虽然心里很紧张,但明白这个时候不能太扭捏,显得小家子气。

  她尽量自然的微笑着回答:“我平时都住学校,很少有机会看电视,所以知道的明星不多。但是贵公司出的一些电影,我是有看过的。”

  梁总听起来很感兴趣,“是么,那你都喜欢哪些电影?”

  还好来之前她做过一些功课,把华太近些年出的电影都查了一遍,至少不会犯张冠李戴的常识性错误。

  她挑着自己看过的几部说了,另外从艺术工作者的角度,把电影的美术效果简单称赞了几句。

  那位认识她的娱乐记者立即一波彩虹屁:“时小姐果然是专业型人才!难怪网络上都称赞你,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拼才华。我在网上看过一些你的画,堪称场景设计大师。”

  时玥淡淡的道谢:“不敢当,那些图不过是画来自娱自乐而已,在各位前辈们的眼里不值一提。也多亏有臧教授的指导,我才能做一点专业上的工作。”

  时玥尽量往臧教授脸上贴金,不把自己看得很大。她想这也应该是臧教授带她出来的目的。她虽然做不到八面玲珑,该有的礼貌和尊重是要做好的。

  酒桌上的一位局精适时出来捧场:“名师出高徒,学生都这么优秀,老师更别提了。臧教授向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大家,我们今天能跟您一起坐席,真是万分荣幸。来,我们敬臧教授一杯。”

  时玥只好跟着大家一起举杯。

  几人互相恭维了一番,那位局精又把话题引到时玥身上。

  “我们梁总做为华太的一把手,向来有识才的慧眼。时小姐应该敬梁总一杯,若日后毕业去华太发展,我想梁总一定会帮你大展鸿图。”

  时玥还没来及说话,梁总笑着说:“果真如此的话,应该是我敬时小姐一杯才对。自古良将思贤才,我替在座的两位制片人先定下这位专业人材。就是不知道臧教授日后舍不舍得放人呢。”

  臧教授笑着说:“只要学生有展翅高飞之志,做老师的哪有拦着的?我也是看我这学生才华横溢,姿质非凡,养在小池子里是埋没了人才,才带她出来认识一下各位。”

  梁总对时玥说:“能遇这样的老师,真是时小姐的运气,你最该敬的是你教授才对。”

  时玥连忙端起酒杯站起来,“梁总说的是,我是该好好敬臧教授一杯。我一直很感谢臧教授的知遇之恩,和对我的悉心栽培。”

  这句话说的也并非全违心,如果不是臧教授当年推荐卢老师破格录取她,她也不会来到Z大,遇到驰早。

  时玥说的真心实意,臧教授多少也是点领情。他喝完了酒,笑着说:“我这位学生,聪明、优秀、识大体,专业上也是有过人的天赋,而且踏实努力。希望各位业界朋友看在我的薄面上,能多多赏识。”

  梁总说:“那是自然。臧教授工作室的出品自然非凡品。我们以后继续合作的机会有的是。不过,就时小姐本人来说,不知志向如何?我看时小姐天生丽质,不知道会不会有兴趣从幕后走到幕前发展?”

  在座的人都明了梁总的意思,时玥当然更明了。

  她礼貌的说:“多谢梁总的赏识,幕后有幕后需要的技能,幕前更有幕前需要的才华。我自知自身的情况,还是留在幕后工作更适合我。”

  在座的各位都是影视方向的老司机,在饭局上自然见过很多色艺俱佳的女大学生,等候机会攀附高层领导,渴望得到垂青,走向星光大道。而时玥有这样的机会,却如此干脆的拒绝了,让大家有些意外。

  有人出来称赞:“时小姐年纪轻轻的,志向就如此明确,一心做美术设计,真是难得。难怪能受到臧教授的赏识。既然如此,更要敬梁总一杯,以后若进华太发展,前途无量。”

  时玥起身敬了梁总。

  两位制片人也笑着说,“我们也得敬时小姐一杯,我们的剧组就缺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以后多多关照啊。”

  时玥赶紧站起来,“两位前辈说笑了,当然是我敬作们才对……”

  时玥记得许洛斐警告过她不能喝太多酒,但真的不知道怎么推辞,好像拒绝谁都很不礼貌。

  几杯酒喝下去,虽然是红酒,她还是觉得有点晕了。时玥借故去了一次洗手间。

  进了洗手间,她赶紧给许洛斐发了一个定位,告诉他包厢号:“许洛斐,我得找借口回去了,再喝下去我要晕了。”

  许洛斐回复她,“好嘞,等我打完下一把,就去英雄救美!”

  时玥噗嗤一笑。说英雄救美有点太夸张了。其实这个饭局跟她之前想的不太一样,虽然套路满满,大家还算很文雅客气。

  时玥回到饭局上。人们依然在推杯换盏,谈笑风生,谈论合作上的话题。

  后面,那位梁总时不时会跟她聊几句,问她一些学校和工作上的事,态度亲切,也没有太熟,尺度把握的很好。

  时玥适时问他和两位制片人一些影视制作上的问题,他们也很热心的回答她。

  时玥知道,这是女学生的身份在饭局上的优势。他们都是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很多年的人,有种大男子情结,愿意去教小女生很多东西。她不懂的事,他们愿意详细解释,不会嫌她无知。

  唯一讨厌的是酒桌上那两位局精,总想把话题往她和梁总身上引。

  可能他们看出来梁总对她很有好感,不多劝时玥陪他喝几杯,好像这顿饭吃的就不够尽兴。

  时玥虽然心里很讨厌,却不知道怎么拒绝。后来还是梁总替她挡酒。

  他笑着说:“别闹了,她还是个在校的小姑娘,哪经得住你们这样灌酒。我替她喝。”

  大家纷纷称赞梁总好风度。

  时玥虽然有点晕乎,还是觉得势头不太对。她开始着急了,这顿饭到底要吃到什么时候,许洛斐怎么还不来。主人不走,客人也不好说走。

  总算,直到九点多,梁总看了一下时间:“各位,我接下来有点事,先走一步。大家请继续,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聚。”

  宾客们纷纷起身相送,时玥也站起来。

  这时一个局精笑着说:“时小姐去送一送梁总吧。梁总平时很少喝酒,却为时小姐喝了这么多,总该把梁总送上车。”

  时玥心里不禁大骂:“这人怎么这么多事。”

  走到门口的梁总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时玥正不知怎么办,突然听到许洛斐的声音传来,“梁总?这么巧哇。”

  众人寻声朝门口望去,一个身材高大的英俊青年笑眯眯的出现在门口。

  梁总很意外:“是许少爷,这么巧,你也在这边吃饭?”

  “不是,我是来接我朋友的。时玥,原来你是在跟梁总一起吃的饭,早知道,我也来蹭一蹭。”

  梁总很惊奇的看了时玥一眼,然后回头跟大家介绍:“这位是许氏家族的小少爷,许洛斐。”

  众人哗然,看来在座的没有人不知道许氏家族。

  他们看看许洛斐,又看看时玥,没想到这位在酒桌上一直谦虚乖巧的女生,居然有这样的豪门朋友。而且这位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亲自上门接她,显然关系很不一般。

  许洛斐笑着对大家招招手:“各位幸会,下次有机会一定一起聚聚。这次就先不叨扰了。”

  时玥连忙跟臧教授轻声打了声招呼:“教授,我可以先回去了吗?”

  臧教授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可以。”

  于是时玥站出来跟大家道别:“抱歉各位,我学校宿舍不能回去太晚,不能再陪大家了。今天很荣幸能认识各位,以后有机会再见。”

  时玥走到许洛斐身边,梁总笑道:“那刚好,我们一起下去。”

  服务生为他们按了电梯。

  电梯里,梁总对许洛斐笑着说:“许少爷真是好眼光,像时小姐这样的人才,让人印象深刻。”

  许洛斐笑嘻嘻的拦着时玥的肩膀:“嘿嘿,我们就是好朋友而已。”

  梁总一笑,显然没相信。

  “有许少爷这样的朋友,时小姐自然机会多多,但今后若想来华太发展,还是可以直接来找我。”

  他身后的助理恭敬的递上一张名片。时玥连忙收下来,“谢谢梁总。”

  ……

  服务生打开车门,时玥上了许洛斐的跑车,手里握着那张带有浮雕的高端名片。

  一场饭局下来,她隐约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得到了一张,透支金额不明的社会关系信用卡。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6/56041/5336650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