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为枕 > 第五十一章:探白元殿(一)

第五十一章:探白元殿(一)


  月色总是悄然而逝,明亮的阳光从窗户照进屋内。

  云枕还在与周公聊得尽兴,便被一个无情的大掌推醒,然后被拖下楼,吃早饭。

  祁莫廷和流川睁开眼时,月老已经不见了踪影,留下了一张字条,估计是回月老祠继续装可怜去了。

  二人下楼时,看到只有零星客人的大厅中,窗边的两位女人很是悠闲。

  云枕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眸,哀怨的看着吃的优雅的女人,嘀咕道:“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养成这么可怕的作息时间,到时间必须吃饭。”

  颜迟瞧了眼埋怨的云枕,说道:“你不吃一会有你饿的。”

  云枕叹了口气:“吃吧,吃饱好干活。”说完,拿起一张薄薄的葱油饼,放在嘴里嚼着,尝到味道云枕眼睛瞪得圆圆的,频频点头。

  颜迟见状将一碗米粥推给云枕示意她试试,云枕喝了口冒着热气的米粥,再加上一点这个客栈的特色榨菜,瞬间觉得人间值得。

  流川二人坐下,见两人吃的一脸享受,不自觉的吞咽了下。

  祁莫廷看着桌上白白的米粥,几张小饼和可怜的干巴巴的榨菜,眼睛里都是狐疑:“真的这么好吃吗?”

  云枕将泡在米粥里的葱油饼放进嘴里,享受的眯着眼睛,指了指店小二方才端上来的米粥,含糊不清的说道:“试试。”

  祁莫廷半信半疑的撕了点葱油饼放进嘴里,感叹道:“可以啊。”一边吃着还用胳膊肘捣了捣一旁看着的流川,说道:“好吃,快尝尝。”

  流川看着三人吃的热乎,拿起筷子夹了一点云枕手撕剩下的葱油饼尝了尝,喝了口热乎的米粥。

  云枕似乎觉得男人阴郁的眉头疏散开来,身上多了份烟火气。

  “好吃吧?”云枕挑眉看了眼流川问道。

  微微点头的男人,将碗里最后一口白粥消灭殆尽,优雅的掏出怀里的帕子擦了擦嘴。

  云枕看着慢斯条理的男人,转头对着颜迟嘀咕道:“我怎么觉得流川吃顿饭柔中带点娘那?”

  颜迟闻言,一口白米粥呛住,看着坐的端正的流川,再看一眼吃相一言难尽的祁莫廷,斜眼看了云枕,随后转移视线说道:“那你觉得和这位比那?”

  云枕顺着颜迟的视线望去,看到了吃相如此大方的祁莫廷,扶额:“还是精致一点好。”

  少顷

  四人吃完早饭,便来到了月老祠等候给月老送饭的小厮。

  四人依旧躲在云枕之前藏匿的草垛棚子下,百无聊赖的等了约莫半个时辰,一个挑着类似泔水桶的白衣男子走来。

  祁莫廷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到“泔水桶”带来的深深恶意。

  “月老头每天都吃这桶送来的饭菜吗?”

  云枕点点头:“你开月老头瘦骨嶙峋的样子,估计就是。”

  祁莫廷叹息的摇摇头:“还好救出了他,不然这老头早晚饿死。”

  “嘘,不要说话。”流川睨了眼聒噪的祁莫廷。

  “......”

  送饭的白衣男子,停在门外,出示了令牌,四位牛头看门将士将门打开,命他进去。

  约莫了一小段时间,白衣男子从门口出来,对着四位看门的微微点头示意,便离开了。

  “跟上。”

  四人隐了真身,跟在白衣男子的后面,距离不是很近。

  隐身法对于凡人来说自然是不知的,但对于一些修行颇有点道行的修真者都会发现。

  在未探知此人的法力之前还是小心为妙。

  西至穿梭了三条小巷,来到了人多繁杂的宫城门口,四人笑得会意:“果然是皇城之内的人。”

  四人发现,白衣男子手中的令牌似乎是通用的,感觉只要有了这个令牌便能出入皇城畅通无阻。

  经过重重的城门,放眼皇城之中琼楼玉宇,恢宏大气的大殿和楼阁彰显着南蜀不凡的国力。

  祁莫廷看着如此之大的皇城。赞叹的点点头:“真的是气派,不愧是凡间第二大国。”

  颜迟一把扯过感慨的祁莫廷给,说道:“跟上。”

  祁莫廷笑得不怀好意看着走在前边的云枕和流川,拉着颜迟说道:“让他们先查着,咱们去皇宫四处转转。”

  还未等颜迟反应过来,便被祁莫廷拉着去了另一条大道。

  云枕和流川一路跟着白衣男子向前行了一段路程,建在皇宫之中偏南的白色宫殿,特别的显眼。

  白元殿

  回首的云枕看着身后只剩一人,有些讶异,看着流川指了指身后。

  流川似乎意识到身后早就不见的两人,睨了眼云枕:“看路。”

  云枕转过身去,继续跟在白衣男人的身后。

  踏入白元殿殿门的二人,入眼的便是一鼎立在院中央的大香炉,燃烧的香散发着白烟,香中带有的独特的香气,让人闻了居然有种安神的效果。

  步履不急不慢的白衣人,正在院中忙活着。

  看去内殿,一尊身披白披风头戴白纱的雕像立在中央,威武高耸的身躯让人不得不仰视,看不清雕像面容的两人,上下打量着魁梧的雕像。

  云枕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说谁没事将自己的雕像建这么高?”

  流川环胸睨了眼雕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极度需要别人仰望的人。”

  云枕瘪了瘪嘴:“我看这个白元神就是个神棍,这座殿哪里都透着诡异。”

  这时殿门外一个轿子落下,在丫鬟的簇拥下,从里面走出一位落落大方的美人。

  端庄的步伐,优雅的彰显着来人的尊贵。

  从入门开始便有一位白衣人领路,女子的步伐轻盈,身后的四位女婢眼神关注的看着女人,似乎很在意女人的一举一动。

  移至大殿的门口,破高的门槛女子便被一名女婢搀扶着。

  云枕不禁多打量了几眼,这女人看着好生漂亮,只是这身子骨有些弱不经风。

  “公主小心。”女婢柔声道。

  面容尊贵的女子面带笑意:“知道了,不用担心。”

  一旁的女婢,小脸有些哀怨道:“太医都说了公主身子要静养,不能吹风,公主还要出来。”

  公主带着笑意的明眸,看了眼一旁的女婢,说道:“东阁领兵未归,我来为他和边疆的战士们祈福,也算是功德一件,算不上折腾。”

  一旁的女婢撅着小嘴点头:“奴婢这不是担心公主嘛。”

  公主婉然一笑,没在回话。

  被扶着跪在雕像前的公主,双手合十,闭上双眸,虔诚的祷告道:“愿女君奉绵,今日前来特来祈愿,愿我的如意郎君东阁和边塞的十万将士能够平安归来,南漠一役可以凯旋。”

  如此虔诚的祷告,云枕不禁有些湿了眼眶,男子保家卫国女子担惊受怕,能为他们做的寥寥无几,前来祈福也是为了给他们祈一个好兆头。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7/57397/5338444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