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草 > 第二十五章:对弈

第二十五章:对弈


  霍老将军用手掌擦了一下棋盘,影像随之消失了,而夹在他两指之间的黑色棋子也不见了。

  “真是不让我消停的下一盘棋,老范啊,你再去跟他下一盘棋吧!”。

  “老爷,你说我能下得过他吗?”

  “这棋局不是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摆好了吗,一桌残局,该了了!”

  说完他便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长长的盒子,这盒子上布满了灰尘,想来是放这里很久很久了。

  盒子上面刻着两条小金龙,就算被灰尘包裹着,可龙身上的鳞片还是看得清楚。想必这东西的来历不一般,或许不是凡家之物。

  “老爷,这个东西真的能救下这么多人吗?”

  范老仆接了盒子,不解的问道。问完之后,他又吹了一下上面的灰尘,因为避闪不及,反被灰尘给呛了心肺,咳了好几声。

  老将军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捋了捋洁白如雪的胡须说道:

  “这个东西在你手中是一文不值,可他在某些的眼里,那就是滚滚的天雷!”

  是啊,这世间又有谁不惧怕天雷呢?

  临走之前,老将军还嘱咐老仆不要慌,好好落子。临了还带了一句话给大齐的虎啸,说完他便出去钓鱼了。

  ......

  ......

  被搅得一团乱麻的刑场又恢复了平静。

  这个时候又有一队禁卫军调了过来,为首的是大梁禁军的副统领,叫金不凡。

  这个人今天的职责是防卫宫城,刚被李大人掉了过来。这个人跟何羡不同,他可是宰辅大人的侧室黄氏的长兄。

  何统领深受重创,昏迷不醒,刑场的戍卫职责就由金不凡担任。

  “来啊,传宰辅大人的命令,将萧玉升一家押过来,速速斩首!”

  沉寂许久的刑场,又发挥了他本来的作用——杀人!

  “请问李大人,这几个小子该怎么处置?”金不凡由于刚过来,他不知道白言他们几个在刑场上干了什么,所以就问了一下李宰辅。

  “都杀了,一个不留!”宰辅大人成竹在胸,今天在场的这些跟他作对的人都得死。

  ......

  在杀头之前,晴川看着一直在笑的龙叔,就生气的问他:“我们都要死了,你还有心情在那里笑。”

  “今天可能会死人?但不一定就是我们。只要他出手了,我们就有救了!”

  “你说的他是谁啊?”晴川又问道。龙叔把攥在手心的黑棋子丢在了地上给晴川看,可晴川看了还是不懂他在说什么。

  “斩!”齐大人一声令下,这一个字他已经憋了好久了。

  ......

  “你这一匹蠢马,一到关键的时候就掉链子。”就在齐大人说完斩的时候,老范骑着一匹黑色的马驹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刀斧手都在等竹签落地。可就在竹签落地的瞬间,又被一阵不同寻常的风给刮到了竹筒里,坐在台子上的人都觉得有鬼神作祟。晴川看了一眼龙叔,龙叔翘起的嘴唇又收了回来,这一口气分明就是他吹的。原来龙叔还有这本事!

  齐大人又挑了一根,准备丢。

  “刀下留人!”

  老范终于到了,气喘吁吁,可能是年纪大了。

  “留人!”

  李宰辅憋了一肚子火,今天杀人是不是没看黄历,怎么来了一波又一波人。他气冲斗牛的是问道:“你又是谁,再敢搅扰法场,连你一并砍了!”

  老范下了马,不慌不忙的说道:”在下乃霍老将军的仆人,奉命前来,还请放了萧大人全家。”

  这时候在坐在一旁萎靡不振的小皇帝如青春焕发,竟然可以把腰给坐直了。

  李宰辅听到这个老奴提到霍老将军,心里一惊,其实他设这个局,就是为了钓霍将军这条大鱼!

  原本以为他不敢来,现在这条鱼终于咬钩了!

  李宰辅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既然是霍老将军差遣你来的,那就再等等。不过你有所不知,这萧玉升这个狗东......这个人,他敢污蔑本相,杀他全家也算轻的了。证据确凿,我想就算是陛下想袒护,也有心无力啊,人心不可欺啊!”

  “李大人,我家大人可没说让陛下放了他们。”老范故布迷障。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放了他们一家了?这更不可能,本来就是我要杀了这群狗贼,都抓来了,怎可以轻易就放了!”

  “我这有个东西,李大人看了一定会答应放了他们一家的。”老仆说完,便从上衣里拿出一个盒子。

  ......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又聚焦到了这个盒子上。

  “难道是先帝爷临终前赐给霍老将军的一块免死金牌?”

  “这一块免死金牌顶个什用啊,只能救一个人!”

  “那里面装的会是什么呢?”

  在场的人众说纷纭。

  ......

  ......

  “李大人,如果老奴我没有记错的话,您也有这样的一个盒子!您的那个盒子里当时装的是先帝任命你为宰辅的诏书,对吧?”

  “是啊,这个盒子至今还在府中供着呢。不知道霍将军的这个盒子里装的又是什么啊?”

  李宰辅表现的很轻松,他早就听闻霍老将军手中有一道先帝赐给他的秘旨,里面的内容可能跟他有关。

  而且他的这个盒子他记着很清楚,当初霍将军交割完兵权,就拿着这个盒子走了,他当时就在外面看着。而且那一天也是先帝驾崩的日子。

  此时此刻正是他想看到的。他就是为了得到这个盒子,王忠君才帮他做的这个局。

  先是找陈大贵利用迷魂药引诱萧玉升入套,李家二公子可以借机逼迫他的女儿晴川下嫁。得知晴川一家有难,白言这个做事一向凭本心的人肯定会出手搭救,如果白言有危险,他的外公又怎么能坐视不管呢?

  这就是当初所说的一箭四雕!

  就算后面两个没有参与进来,他也能除了萧玉升这个成天跟他作对的人。

  “李大人,这个盒子里装的东西肯定和你有关啊。当初你向先帝进谗言,诬陷我家老将军有不臣之心。那会老将军可是带着我们大梁的儿郎们刚刚打了胜仗。你让先帝传旨,召他单人回京,说是有大事托付......“

  “我家老将军明知道回去是凶多吉少,他只带了一个副将,连夜赶了好几百里路。他知道先帝的心思,就交出了所有的兵权。先帝仁厚,没有杀他。”

  “今天我想当着这满大街的人,问你李大人一个问题,先帝担心我们老将军的兵权太大,日后会成为祸患。难道他就不会怀疑你有一天会权倾朝野,无法节制吗?”

  这一问,问到了李宰辅的心里,这一问更加印证了他的猜想。

  先帝给他的盒子里确实是对他不利的圣旨。

  这条鱼终于上钩了!

  没想到这十几年前摆好的棋局,今天就要当着全洛阳城人的面,对弈分输赢。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7/57927/5324937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