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草 > 第二十三章:白言入魔

第二十三章:白言入魔


  当白言的剑锋落下之前,何羡用极快的速度拔出了剑,横在身前。白言的竹剑砍在了他锋利的剑身上,被劈成了两段。他又被何羡狠狠的踢了一脚,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

  只是这个执着的少年,还是拿着那把已经断掉的竹剑,不肯松手。

  “快看,他的剑断了!”一名北方齐人说道。

  “走吧,这不关我们的事情,就让他们大梁的人自己内斗去吧!”虎将军握紧了铁锤,准备要走。

  ......

  “放下剑吧,我或许能饶了你一命!”

  “想让我放下剑,除非我死了。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吗——将士上了战场就该生不卸甲,死不弃剑!今天,这里就是我白言的战场。”

  白言说完,拿着断剑,撑着半副残躯......

  这句话不仅离白言只在尺寸之间的何羡听到了,洛阳城的人听到了,晴川也听到了。

  虎将军也被这赤子之诚给深深的震动了,没走几步的他,又停了下来。

  小皇帝攥紧了拳头,任凭指甲划破手指,也毫不在乎。

  他站了起来,焦急的看着刑场四周,心里想着他怎么还没来,这个时候他应该出现了。

  ......

  ......

  就在白言在刑场上打斗正酣的时候,小皇帝的手下的一个人也早早的来到了霍府。

  到了之后,他把梁帝的话转过给了正在下棋的霍老将军之后就退到了外面等候。听到白公子有危险,正准备落子的老仆停顿了下来,说道:

  “老爷,小公子可不能有事啊!”

  “你急什么,世间上很多的事情就像这棋盘上的博弈,你若沉不住气,就会输的很惨。”

  “老——爷——”老仆拖着很长的音调喊着。

  “好吧,那我们就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只见霍老将军把棋盘上的棋子推到一边,然后用手掌轻轻的在棋盘上这么一走。

  棋盘上居然出了刑场的影像!

  他看到白言已经被禁军统领逼到了绝境。过来搭救的田多等人也被不是禁军的对手,都被制服在地,动弹不得。

  当霍老将军看到何统领拿着剑,朝白言走过去的时候,他不自觉的捡起了一颗黑色的棋子,夹在两指之间。

  “老爷,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再等等......”

  何羡看到眼前的这个白言是如此的不可理喻,就想挥剑废掉他拿剑的手臂。

  就在他的剑砍下之前,突然有一个东西从天而降,犹如天外飞来的火球,砸在二人的之间。这一击,白言四周的守卫都被击飞数丈开外,何羡这一下也伤的不轻。

  激起的烟尘消散过后,众人看到唯独就剩白言还在原地,纹丝未动!

  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锤立在他的跟前。

  众人不解,说东道西

  “这个是什么东西!”

  “难道是什么神仙丢过来的兵器吗?”

  这哪是什么神仙的兵器,分明是大齐虎啸将军的兵器。众人都没有看清,这兵器是虎将军扔过去的,还是它受到了什么意念的控制自己飞过的。

  只见白言双手握紧这把重锤,他的眼角充着血丝,脸上还有血痕。那张干净如同朝露般清澈的脸不见了。

  就在白言举起重锤的时候,兵器的周身紫烟骤起,不一会,这云烟就爬满了白言的身躯。

  白言的身体也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脸上原本因为打斗留下的血痕不见,眼角的血丝也消失了。

  这时候人群中有个人喊道:

  “快看,他的眼珠子变红了,他是入魔了吗!”

  ......

  白起举锤落地,这一次的力度,犹如刚刚飞升的帝君,开天的盘古!

  冲击波瞬间向外扩散,把齐大人面前的竹筒掀翻在地。

  李宰辅和小皇帝都被这冲击波冲倒在地,还有围观的人,骑马的人都应声倒地。

  甚至连洛阳城外的霍府都微微的震了一下。

  这其间,却有两个人没有倒,一个是骑马的虎将军,另一个便是龙买醉。

  龙买醉看到所有的人都倒了,他好像是怕别人看出来什么,也佯装倒地,

  “哎哟——”

  ......

  ......

  “难道传言是真的吗?东方会出现个少年,挥舞撼地,打开阴阳之界的大门,放出最可怕的怪物,给人间带来无尽的灾厄!”

  “这把兵器这么阴诡邪门,不是来自冥界的撼地,那又是什么呢?”

  ......

  ......

  白言又举起锤,就在落地的瞬间,被赶来的虎啸给阻止了。

  虎将军虽然达到了武道巅峰的水准,可面对“入魔”的白言,用双手擎着他的铁锤,还是非常吃力。

  这如果换做何统领,恐怕早已被打的魂飞魄散了。

  白言的表情很痛苦,众人看不懂他是在吸食兵器中的阴诡之力,还是在抵抗着这股阴诡之力,入侵他的体力?

  白言的身体刚刚还是只是轻微的泛着紫烟,当他拿兵器的时间越久,被侵蚀的越厉害,最后连他的头发都开始冒烟了。

  龙买醉终于忍不住了,就对边上吓得瑟瑟发抖的刀斧手说:

  “快把我解开,一会就来不及了!”

  没等龙叔的绳子解开,萧晴川飞奔了过去,直接抱住了白言。

  “白公子,你不要这样!”晴川一边哭着,一边苦苦哀求的说。

  白言虽然不受控制,但他知道是晴川过来抱住了他。

  他闭上了眼睛,冥冥之中,他又想起了那些跟她一起的快乐日子,烟花,饺子,灯谜,还有那一场雨。

  他又想到了,自己不就是来救她的吗?怎么能她都还没有死,自己就要先堕入这无边的黑暗之中了呢?

  白言睁开了眼睛,充血发红的双眼慢慢的变灰变黑,身体上那些紫烟也逆流到了兵器上。虎将军看到这个少年没有了兵器里阴诡之力的相助,就夺回了他的大铁锤——撼地。

  当撼地重新回到虎啸的手中,那股紫烟便消失了。

  在这里恐怕只有虎将军自己心里清楚,他的兵器并不是他扔过来的,而是它自己要过来救这个少年的。

  他心里想着也许是”洞主“找到了更合适的人选了吗?不管事实是怎样,他决定先除了这个少年,以免以后他回来抢夺他的这把神兵。

  可众人哪里知道,都以为是大齐的这位虎将军不想让这位少年死,才出手“相救”的。

  就在所有的人,包过隔空偷窥的霍老将军都以为这件事马上就要结束的时候,哪里知道,这刑场救人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7/57927/5326675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