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霄归凤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祠堂灵位

第一百二十五章 祠堂灵位


  李一淳缓缓合上眼皮,无奈道:

  “仙君,你说我还有别的方法吗?为了让暮云派不再受妖界的欺压,我只能先牺牲一部分人换取灵石,来提高自己的修为,锻造灵器,让暮云派的实力提高……这些年我也藏拙,不曾露出自己的真实实力。其实以我的修为水平已经可以被提到中天,但为了暮云派,我宁愿留下来当个修士!”

  他突然睁开眼笑了,正视夜淇,说道:

  “小齐仙君,本来我这个计划是天衣无缝的,却不想到,被你撞见了。”

  他微笑的模样,就好像在暮云山中与自己客套中谈笑风生的那个笑容,让人根本就无法怀疑。

  而他说出的话,却一字一句敲在夜淇的心上:

  “小齐仙君你说,若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他看着夜淇的眼睛,像是一根针:

  “仙君,其实归根到底,都是中天仙界那些上位仙君的错,我也是没办法,为了自保,清除所有的障碍而已。”

  “抱歉的是,仙君,你现在就是我今天最大的障碍。”

  夜淇在他的话的冲击之下,原本已经颇为混乱的心,熊熊的怒火已经就要喷涌而出,她看到那些青衣的修士已经开始摆出阵法,夜淇忍不住笑出声:

  “是,都是我们的错。”

  手中一阵刺目的银光闪现,如同一道闪电照破夜空,南寒剑冷肃的灵力瞬间将周围的空气冻结,结出层层的水雾。

  夜淇看着李一淳,还是笑着,但那笑容里,透露出愤怒与嫌恶:

  “我是从战场上拼杀出来的,手下的命肯定比你多,用的方法肯定比你狠,可是……”

  她横了李一淳一眼,说道:

  “我作为神界的人,即使现在于仙界任职,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用我母族的利益换我的高升,也从没想过为了神界去伤害对我有知遇之恩的仙界人。更没有伤害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辜者。”

  “更何况,你是为了敌人,去伤害自己同胞的性命。”

  李一淳反驳道:

  “你这种人,又没有经历过我所处的绝境!怎么知道我的无奈!”

  夜淇真的是被气笑了……

  绝境……

  她什么样的绝境没有经受过。

  夜淇突然不知道怎么回复李一淳,她就是什么好人吗?她也曾经为了活命,杀了角斗场上的那个年轻人,她也在战场上血染战袍。

  自己简直就是当了妓女,还想立牌坊。

  可她总觉得,自己跟李一淳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她说不上来。

  一瞬间,复杂的情绪又扑面而来,纠结彷徨就像是吐着信子的毒蛇缠绕在夜淇的心头,让她的头脑几乎要裂开——

  谁又是对的,

  谁又是错的,

  她想起奉泽说的话,似乎这纷乱的六界中,总有一种比较温和的方法解决这些矛盾,但那种方法就像在疾风中乱舞的柳絮,

  她抓不住。

  是,

  清除了障碍,她可以走向自己想走的顶峰,她这些年基本上就是靠着这个法则,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可是障碍真的可以全部清除吗?

  自己真的就真的遵从了这个法则了吗?

  她真的就与李一淳是一种人吗?

  奉泽真的是对的吗?

  这六界的秩序,真的就无药可救了吗?

  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

  反反复复的问题扑面而来,

  夜淇是不是对的,她自己不知道,

  但李一淳,一定是错的。

  夜淇目光凌然,她心中那个声音拼命地喊着:

  “夜淇,快除掉这个人!”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除掉他……

  “因为他作为东方的下界掌门,背叛了仙界,背叛了你!”

  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不,

  不是这个原因。

  是什么……

  她为什么那么坚定地认为,李一淳一定是错的。

  一瞬间,这个想法就要冒出头,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脚下的阵法突然动了起来,一股巨大的灵力向她席卷而来,打断了她即将破土而出的念头——

  夜淇下意识地牵动心口那块石头的灵力,而这一牵动,阵阵愤怒与恨意直冲头脑,让她一下子发懵,在无法抑制的愤恨中,夜淇手中的南寒剑瞬间飞上上空几尺,幻影移形,变成了十几道剑影,随着无法忽视的威压与银白色的灵力,向着那些站在四周的修士刺去!

  刹那之间,血雾弥漫。

  一众阵法内的修士都被南寒的残影集中,纷纷倒地。

  李一淳见夜淇的眼睛再一次的通红,知道这个小齐仙君又像之前那样,不知道什么情绪爆发了,于是连忙牵动自己的灵力,将灵器驱动着向夜淇的身上飞去。

  他实际上的修为,比他平日里显露出来的,至少是高了二三十倍,几乎可以与中天廷枢的顶级武仙抗衡,而他手中的灵器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珍品。

  而正在他以为夜淇会被剑刺中的时候,只听见巨大的金属断裂的声音:

  他那柄灵器,竟然被夜淇手中的银白的长剑生生地斩断!

  不可能……

  就算是再厉害的灵器,也不可能一下斩断自己的佩剑!

  李一淳看着几乎是换了一个人的、阴郁的夜淇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突然之间瞥到她那柄长剑上的两个字:

  “南寒。”

  南寒剑!

  李一淳心下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齐仙君,竟然是南寒剑的主人!这六界之中竟没有丝毫的传闻!

  但现在,不是纠结南寒剑的时候,李一淳向后退了几步,努力冷静下来对夜淇说道:

  “小齐仙君,我可是下界掌门,你就算是东方的武仙,没有东方镇将的命令,也没资格动我!”

  眼前的白衣女子嘴角勾出嘲讽的笑容,与刚才的迷茫和纠结大不相同,甚至不带丝毫的愤怒,就像是一个不同的灵魂附在了身体之上:

  “真不好意思,本王就是东方镇将。”

  李一淳蓦地睁大了眼睛,而夜淇的手中,出现了一个令牌,伸到他的眼前。

  上面端端正正写了两个字:

  “上溟。”

  李一淳还没等反应过来,脖子上突然就被套上了什么东西,似乎是捆仙索,夜淇的声音冷冷地在耳边传来:

  “带我去祠堂的密室。”

  李一淳就这样,被捆仙索捆着脖子,他不敢动,怕稍微一动,就会被勒死。

  暮云派的祠堂很大,摆放着十几个肃穆的灵位,摇曳的烛光烧着门派几百年的兴衰荣辱,夜淇看着那些牌位,不由地心里一动:

  那些最明亮的牌位,应该是暮云派鼎盛时候的掌门牌位吧。

  也就是,仙界最鼎盛的时候。

  而如今的仙界,却连对下界仙山管控的本事都没有了,一味地塑造自己神秘的地位,却任由下界纷乱,而不肯显身营救。

  夜淇手中的捆仙索一紧,威胁李一淳道:

  “密室在哪儿?”

  李一淳看向右边的一处墙面,那墙面上绘着彩色的壁画,一个青衣的仙者,满身霞光,脚踏彩云,飞升而去。

  他抬手用灵力打开了一个阵法,轰隆隆一声巨响,墙上的那一副壁画突然向里退去。

  这就是那间密室。

  夜淇跟在李一淳的身后,一进门,心中虽然有准备,一进门,却依旧是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了。

  这一间密室,比外面的大厅还要宽广。

  幽暗的环境,

  四面墙上,密密麻麻地摆放着简易的牌位,至少也有三四千个,每一个牌位下面,亮着一盏微弱的小灯。

  数千的牌位,

  数千条无辜的性命。

  几乎一模一样的朴素,

  一模一样的不甘。

  夜淇脑子“轰”的一下,她向前走了几步,心中的怒火却更加猖狂,手中的捆仙索不由地紧了几分,李一淳呼吸不畅,开始挣扎起来。

  头脑中那个声音呼唤道:

  “你还在控制什么力道,他这个人,直接勒死算了!”

  门外突然传来慌乱的脚步声,夜淇转头,发现外面站着数十名暮云派的内传弟子,而他们的手里,用佩剑抵在了一个瘦弱的脖子上——

  是那个叫秋果儿的小姑娘。

  秋果儿似乎是被吓坏了,脸色苍白,见到夜淇之后拼命地喊了一句:

  “小齐姐姐!救命啊!”

  夜淇看向那些人,心中担忧的同时,升起了无限的嘲讽:

  这些人,都已经要用一个小姑娘当筹码了。

  夜淇手中并没有松下捆仙索的束缚,只是听着那个弟子说道:

  “小齐仙君,你快放开我师傅,否则就让这个小姑娘血溅当场!”

  秋果儿想要挣扎,却担心锋利的剑刺破她的喉咙,于是泪水滚滚落下,夜淇看到她的样子,心中一阵心疼,她对着那些修士冷冷说道:

  “你们知道,你们这位掌门大人做了什么吗?”

  那个修士先是眼神一暗,随后说道:

  “掌门他那么做,也是为了暮云派的未来!那些难民本来就要饿死了,我们暮云派还给他们吃住那么多天,让他们享受暮云派的香火,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总比他们饿死街头强几百倍!”

  夜淇几乎是要笑出声了,

  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说出这么一番厚颜无耻的话。

  她环顾四周,冷声说:

  “我今天就算是放了李一淳这个畜生,这件事报到中天廷枢,他也活不了。”

  此话一出,所有的弟子都面面相觑,但是依旧紧紧地抓着秋果儿,因为那是他们唯一的筹码。

  夜淇刚要动用灵力将秋果儿救过来,李一淳却趁机对其中一个弟子使了个眼色,那个弟子突然就扯过秋果儿,小姑娘吓了一跳,惊呼出声,冰冷剑锋却刺破的脖子上的皮肤,划出一个浅浅的口子,秋果儿感到了脖子上的疼痛,更是害怕,不由地哭喊起来。

  夜淇的心都乱成一锅粥了,就在她的思绪被秋果儿牵引住的时候,手中的捆仙索突然就是一动,李一淳一瞬间闪到了距离她很远的对面。

  原来,刚才他被捆仙索控制,都是装出来的!

  “开机关!”

  李一淳的一声大喊,夜淇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道灵力垒成的厚重的石墙,秋果儿被毫不留情地顺着还没关上的缝隙丢了进来,一下子扑到了夜淇的怀里。

  夜淇接住秋果儿的那一刻,整个石墙,轰然合拢。

  夜淇真的是不敢相信,堂堂一个下界修仙门派,竟然想出这种丧尽天良的方法!

  秋果儿看着眼前的一切,眼泪更是收不住了,嚎啕大哭道:

  “对不起,小齐姐姐,都是我连累你了!”

  夜淇心中虽然愤怒与纷乱,但面对秋果儿,却能努力压制住脾气,她安抚道:

  “没事没事,我们能出去。”

  她尝试着用了一下空间术,却发现这个地方应该是有什么控制空间的阵法,就像品寒宫的结界一样,根本没有办法使用瞬移。

  这个李一淳,真的是不简单。

  他为暮云派打造的结界机关,还有锻造的灵器,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灵力,多少心血。

  她让秋果儿站到一边,手中的南寒剑挥出,夜淇几乎使用了所有的力气劈向那座墙,墙猛烈地晃动了一下,却依旧没有打开。

  心中突然响起了那块石头的声音:

  “你留着我这里的灵力好看吗?为什么不用?”

  是的。

  那块石头里,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可是夜淇不敢用,

  一旦她牵动那块石头里的灵力,她的心绪就容易被那块石头摆布,做出让人恶心的事情来。

  那个声音说道:

  “你还在犹豫什么,就算情绪激动了又怎么样,那些人都是些禽兽不如的东西,你就算将他们杀干净了又能怎样?”

  “来,把我这里的灵力都牵调出去,这样你就能破开这块石墙了。”

  一片纷乱之中,夜淇的心思也被那个石头的声音牵制住,没有注意到附近有什么变化。眼前的小姑娘突然睁大眼睛,大喊一声:

  “姐姐小心!”

  夜淇还没来得及反应,小姑娘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夜淇推开,一支冷剑,射入她的心脏。

  夜淇那一刻,所有的纷乱心情都变成了空白,

  小姑娘也没有想到,那箭会正中心脏,她低头几乎怔愣地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伤口,夜淇几乎是下意识扑上去,覆盖上治疗术,却发现周围再次出现了无数的冷箭,向着她飞过来。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8/58663/1110119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