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透明的后位之路 > 第三十八章 鹊笑鸠舞(5)

第三十八章 鹊笑鸠舞(5)


  初云也没想那许多,被卫世子的容貌迷花了眼,听了他的解释便当下全受了,只顾另找着话头,盼着同这面如冠玉的俊朗人儿能多说上几句话。

  初墨觉得这个画面颇有些似曾相识,同样的站位,相似的处境,亦真亦假的两位卫世子,不知怎的竟觉得忍俊不禁,笑意悄悄地爬上了眼角。

  卫世子当然注意到了初墨神情的变化,侧着头,目光含趣地打量着她。

  初云将这一幕瞧在眼里,眼前低眉垂笑的姑娘,眼波潋滟的男子,心中一凛,莫不是卫世子也看上了初墨?

  情绪顿时揪了起来,暗恼这不成器的庶女,当真是狐狸精托世不成!怎的接二连三的将男子的魂儿都勾了去!

  初云强咽下了两口怒气,对着初墨眨巴眨巴眼睛,强颜欢笑道:“二姊姊,妹妹从新房里出来的时候,好像瞧见母亲正在寻你,面色很是急切呢!二姊姊可还是速速去见了母亲罢?莫要让母亲担忧的好。”

  初墨听了,险些就要笑出声来。

  这么急燎燎地想赶了自己离开,不就是想单独同卫世子说上几句话吗?闺阁姑娘家的,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也不怕人家男子看轻了她去。

  不过初云这小算盘打得也算是歪打正着,初墨正愁找不到托辞离开这是非之地,连忙挂上焦急的面容,向卫世子叠手纳福,连声道告退了。

  卫世安见状,也不便再拦下初墨,心道横竖将来日子还长,自己在京城同季府女眷同场的场合还很多,找机会再打探皇上和她的联系也不难。若是皇上对这位小姑娘真有什么兴趣,未必不能筹谋一番,好生利用利用。

  卫世安的思绪随着初墨离去的背影被拉扯得很远,初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又怒又急,一咬牙,心一横,拽着手绢儿往前迈了一小步,秀足轻点地没站稳,一个踉跄正正跌进了卫世安的怀里。

  卫世安下意识地一抬手,看上去就似将初云揽在了怀中。

  初墨正走到长廊拐角处,穿过月洞之前无意中往花园方向一瞥,瞧见此景不由得瞠目结舌。

  她止住脚步,犹豫了片刻,只怕此时自己若是回去拉初云离开,她得咬碎了牙根恨自己多事,横竖也是在府里,出不了什么事儿。

  初墨赶忙回转了身子,假装什么也没看见,疾步往内院去了。

  心中摇头暗叹,还是太小瞧这个嫡妹了,平素只知道她胆大冲动,上回见皇上那遭就知道在外男面前不是个内敛的性子,谁能想到她这回竟能使出了平地摔跤一招,主动投怀送抱,也真太豁得出去了。

  这个时代,敢于这么直白地表达自己好感的女子,也的确是太少了。

  初墨摇摇头,不知该恼初云鲁莽,还是该赞她勇敢,放缓了脚步,往自己院儿里去了。

  夜里,深绛色的穹顶上只零星点缀着三两点星辰,寒冷的北风轻描淡写地扫过房檐,屋里已经烧上了碳,热乎乎的,闪烁的烛光摇曳在窗户上,影子被拉得很长。

  喧闹是自新房起的,男子的低斥声,女子的呜咽声,来来往往的错杂脚步声夹杂着各式钗环灯笼叮里当啷的撞击,各种声音嘈嘈杂杂不绝于耳。

  初墨在屋中听见外头的声响惊醒了,迷迷糊糊中第一反应是难道天道国打进京城了?想想又断绝了这种念头,有皇上在,不会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笃定的相信那个仅有两面之缘的人,但初墨内心里就是莫名对那个人有着固执的信念,哪怕知道在对方眼里对自己并无特别。

  初墨半坐起了身子,清醒了些时分,替她上夜的绛儿刚一听见声儿就出去打探情形了,现在正从屋外进来,面上带着惊愕,步伐却是平稳的,初墨一看就放下了心,看来没什么大事。

  绛儿弯下身扶起了初墨,眉毛都拧成了一团,嘴里不解地小声嘀咕:“真是奇了,外头一有动静奴婢就寻出去了,都说是新房那边出事儿了,奴婢听着,分明是有人吵了起来,听声儿动静还不小。可方才柳妈妈来了一趟,却说是有小丫鬟贪睡打翻了烛台。”

  初墨没有多加猜测,揉了揉眼睛,方才还半埋在被子里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披起外衫出了院子。

  内院里一片灯火通明,形形色色的丫鬟来来去去,细细瞧去,多半脸上都带着夜半被从睡梦中拖起来的郁结,人人都刻意调低了声调。

  初墨在院儿门口只站了两三个呼吸的光景,李妈妈就来了,带着些微的恼意又复述了一遍柳妈妈的说辞,只道火已经扑灭了,让二娘莫要惊慌。

  初墨侧头斜睨了一眼新房的方向,不急不缓地道了几句赞李妈妈辛苦了的趋奉话,转身回了屋。

  绛儿跟在后头还是愤愤不平,小声说道:“姑娘,你怎么就信了!”

  初墨没有回头,待进了屋脱鞋上了床,才平静地回道:“当是新房出了丑事,同咱们没关系。你若还不放心,明日再寻了小梅去打探打探。”

  绛儿的性子哪里等得住,在外间小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初墨只好无可奈何地让她现在就去,只听到绛儿“嗳”了一声,人影都没了。

  翌日清晨初墨起身的时候,绛儿边侍奉她穿衣洗漱,边带来了新鲜热闹的八卦。

  原来昨夜大爷才进了新房,不知怎的,没几刻就出来了,回到外院寻了宾客尽饮后,径直去了书房,宠幸了书房侍候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丫鬟,连新房都没回。

  新妇子哪里忍得了这种侮辱,在新房里寻死觅活地吵着要上吊。

  老夫人早已安置了,消息传到正房,把季老爷和季夫人七魂吓掉了六魂,要是新妇子过门第一日就因这种丑事自缢了,不须明日,季府就得被唾沫星子淹死,再说,常侍郎家且是好相与的?

  季夫人在新房里动之以情,好说歹说劝着常六娘从凳子上下来了,不闹着上吊了,改成吵着要回娘家,陪嫁来的丫鬟婆子齐齐上阵又哭又闹,季夫人还得落着泪陪着笑脸,脑瓜仁子都嗡嗡作响。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66100/66100575/574550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