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佳人 > 第121章、胤禩、阿禩(第二更)

第121章、胤禩、阿禩(第二更)


        坐月子是苦闷而无聊的,不能洗澡、不能洗头、不能开窗通风,每日都得喝产后调理药,那药苦得人肠子都要打结儿了!

        更郁闷的是,昭嫆产后奶水稀缺,自己就算想亲自喂一喂孩子都不成。每当看到孩子贪婪吮吸着乳母的**,感觉当娘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似的。

        产后还有一件事,叫人疼得怀疑人生——

        那是产后的第三天,接生嬷嬷来帮她按摩肚子,就是以特殊的按压揉搓手法,让恶露尽快排出,这样产妇也能好得快些,避免留下后遗症。

        结果,只按摩一次,就把昭嫆疼得嗷嗷嗷大叫,叫的声音,就跟那杀猪似的。

        “嗷嗷!你轻点啊!”昭嫆气呼呼大叫。产后三日,昭嫆已经恢复了些许体力,因此有力气大喊大叫了。

        “娘娘!您忍着点!”接生嬷嬷无奈地道。

        接下来,时常都会上演这种场面和对话。

        昭嫆还以为生完孩子痛苦就结束了,没想到还得继续遭罪!

        好在,昭嫆身子骨不错,配合太医给开的排除恶露的滋补药,按摩了三回之后,就差不多干净了。

        昭嫆也总算解脱了。

        你妹,在古代生在孩子,真特么太遭罪了!

        其实接生嬷嬷的按摩手法,是很有技术含量的,寻常人家根本亲不到这种技术高超的嬷嬷。

        昭嫆也感受到身体恢复加快,便叫人封了厚厚的红包赏赐那位把她按摩得嗷嗷大叫的嬷嬷。

        唉,花钱找罪受,感觉好亏本……

        昭嫆的十八岁生日,也在坐月子中度过了。因此生日宴是不能办了。

        不过生日礼物还是收了一大堆,因她生了阿哥,连太皇太后和太后都赏赐了她寿礼,嫔妃们的礼更是比去年更着意贵重了许多。

        再加上儿子洗三和满月的礼物,昭嫆数钱数到手抽筋!

        看样子,这罪也不白遭啊!

        儿子满月了,昭嫆也终于出了月子了,终于可以洗头洗澡了!

        尼玛,这一个月她都臭了!臭气熏天啊有木有!

        幸好康熙不进产房,闻不见!否则她真想死一死!

        昭嫆在大木通里,上上下下,搓搓搓搓搓!!搓得都掉了一层皮!浑身皮肤都很挫红了!

        白檀看在眼里,都有点心疼了,“娘娘,您别搓了,已经很干净了!这都是第三遍了!”

        昭嫆看了看自己跟煮熟了似的身子,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再低头看看自己松弛得跟老太太似的腰部,有点桑心……

        白檀忙取了油膏与白纱布来,“娘娘,这是沈院判送来的润体膏,奴才给您腰上多涂些,再缠上纱布,很快就会恢复的。”

        罢了,没留下妊娠纹,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虽说腰上缠绕好几圈纱布,会箍得不舒服,但也只能忍了。

        康熙二十年阳春三月,天气大暖。

        昭嫆走出产房,穿上鲜亮的春日旗服,迎接康熙的驾临。

        虽然坐月子的时候,康熙来过钟粹宫多次,但顶多只在产房外关心几句,如今竟是产后第一次见面呢!

        如今,她高耸的大肚子没了,身材却比怀孕前丰润了一圈,滋补调养了一个月,整个气色倒是不错,脸蛋红润,倒也喜气。

        康熙仔细端详了她几眼,终于露出了安心的笑容,“亲眼看到嫆儿安好,朕总算可以放心了”

        昭嫆娇柔一笑,便叫乳母将白胖喜人的八包子给抱了出来。孩子刚出生的时候,红彤彤的像只小猴子,如今总算好看了,白嫩的皮子,就像是白玉一般,透着光泽。

        如安嫔表姐所言,八包子的眼睛像她,一双水汪汪的杏眼,瞳仁黑漆漆的宛若黑曜石,眼珠黑白分明,因此格外有神。

        小孩子就是要眼睛大大的才好看。

        八包子这会子格外精神,乌溜溜的大眼睛眨了眨,纤长的睫毛如小扇子扑闪着,粉嘟嘟的小嘴巴吐着奶泡泡。

        真是萌爆了!

        康熙伸手蹭了蹭儿子白嫩得跟豆腐似的小脸蛋,不过对于小孩子而言,康熙手显然是太粗糙了些。八包子不乐意了,扭开脑袋,躲开了康熙的大手。

        康熙不禁有些尴尬,便忙对昭嫆道:“嫆儿,朕给咱们的儿子想了个名字——胤禩。”说着,他执笔,将这两个字写了下来。

        “胤禩。”昭嫆看着,嘴里喃喃念了一遍。

        果然呢……

        那个历史上有八贤王美称,却不得善终的八阿哥。

        如今,成了她的儿子。

        既然如此,她是无论如何都要保自己孩子周全的!

        康熙笑着问昭嫆:“如何?”

        禩,同“祀”,祭祀之意,殷商之时,以禩指代“年”。

        因此,这是个很普通的名字,远不能与六阿哥胤祚的名讳相比。

        “怎么了?不喜欢吗?”康熙问道。

        昭嫆忙摇了摇头:“皇上取的名字,臣妾喜欢。”

        康熙含笑点头:“名讳上,不必出挑。平平淡淡反而更好。”

        看样子,康熙是有意选了这个寻常的字眼儿。

        昭嫆本来就十分得宠,如今就一朝有子,难免招人嫉妒,这个时候取一个稀松平常的名字,的确会更好些。

        康熙也算是有心了。

        昭嫆笑吟吟看着襁褓中精神勃勃的孩子,便逗弄道:“胤禩,以后额娘唤你‘阿禩’可好?”

        可惜孩子太小,根本不会应声。

        “阿禩?”康熙愣了愣,不禁露出了笑容,“朕觉得不错。”

        昭嫆掩唇笑了,“阿禩这几天胃口变大了,幸好乳母多。”——阿哥出生,都会配备八个乳母。一则是万一那个乳母身子不适、染病,自然不能哺乳,二则乳母轮换着喂养,也能避免阿哥与某个乳母过于亲近。

        康熙呵呵笑了,戳了戳儿子的嘴角,“是呢,胖了不少。”

        阿禩不满地嘟了嘟小嘴儿,他不喜欢被那只粗糙的手戳……

        孩子还小,不宜出门见风。

        因此,昭嫆是在阿禩百日之后,才抱着阿禩去慈宁宫,给他曾祖母请安。

        六月天,甚是暖煦,外头风光也正好,阿禩第一次出门,眼珠子好像都不够用了,转来转去地看这外面的新鲜事物,白嫩嫩的小脸上满是笑容。

        甚至到了慈宁宫,阿禩还在咧嘴笑着。

        见他笑得如此可人,太皇太后也笑出了一脸的皱纹,少不得给阿禩的赏赐又重了三分。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9/9063/48430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