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佳人 > 第182章、康熙的初吻(第三更)

第182章、康熙的初吻(第三更)


        昭嫆急忙拿出一件日常的玉色折枝堆花旗服,飞快穿好,“待会儿再跟你聊,不许吵我!”昭嫆揪着福豆警告了一声,然后就塞进了怀里,快步走出了内殿。

        见昭嫆穿戴整齐出来,康熙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问道:“真的没受伤?”康熙一想到那只尖锐刺向昭嫆心口的剪刀,便觉得心脏突突跳得厉害。

        昭嫆摇头道:“没事儿,连皮儿都没破呢!”

        康熙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嫆儿那枚贴身坠饰,还真是添福之物。”

        昭嫆莞尔:“都说玉乃灵物,可见是不假的。”

        康熙满脸心有余悸:“今日若不是嫆儿福大命大,只怕——”康熙的瞳仁一缩,浮起一抹惊惧之色,他恨恨道:“荣妃说得不错,佟佳氏的确疯魔了!!”

        “疯魔?”昭嫆轻轻嗤笑了一声,“疯魔之人还会特意藏一把剪刀在袖中?疯魔之人还会抓准时机,趁人不备出手?!疯魔之人,还会特意瞄准人的心口要害?一击不成,便再瞄准脖颈要害?!”

        康熙一怔,“嫆儿,你的意思是——”康熙眼底嗖地冷厉了下去,怒意却油然升腾而起。

        昭嫆轻轻一呻,“佟皇贵妃是个刚刚失去女儿的可怜母亲,任谁都会觉得,她是承受不住悲痛,才疯魔般暴起伤人。”

        “今日若非皇上及时赶到,只怕佟皇贵妃便要刺穿臣妾的脖子了!”昭嫆冷冷道。

        康熙的脸色阴沉得吓人。

        “皇上来之前,佟皇贵妃还大喊大叫说,为什么夭折的是她的孩子,为什么臣妾与德嫔的孩子都好端端的?”昭嫆咬牙切齿道。

        康熙怒目圆瞪:“这个贱妇!!她是想要朕的儿子的命吗?!孩子会夭折,还不是因为她这个母亲失德,才会触怒上天,引来天谴!!嫆儿与乌雅氏给朕生的儿子都好端端的,是因为嫆儿和德嫔德行兼备,才会福祉庇佑平安!!”

        德嫔德行兼备?这个评价还真不低啊……

        自四妃掌权之后,德嫔便愈发低调,平日里避景仁宫远远的,什么事情都不沾染。愈是如此,康熙对德嫔的宠爱,倒是更深厚了。尤其在良贵人有孕之后,宜妃也渐趋恩宠稀薄,德嫔侍寝的次数,已经仅次于昭嫆了。

        温贵妃、宜妃的傲气张扬,在前头与佟皇贵妃针锋相,,中间有昭嫆时不时给佟皇贵妃点颜色与算计。德嫔倒是安居其后,冷眼看好戏,坐收渔翁之利。她什么都没做,只需眼瞅看着佟皇贵妃节节败退。

        果然,德嫔才是最聪明的人。

        她悄无声息的,在康熙心目中分量愈发重了。

        果然不愧是康熙朝宫斗的最终胜利者。

        “臣妾忍不住想,若今日臣妾真的死在佟皇贵妃手上……”

        “不许胡说!”康熙骤然怒斥一声,便一把紧紧将昭嫆抱在了怀中。

        那钢铁般的臂膀箍地她有些生疼,昭嫆分明可以听到宽阔胸膛中的那颗心脏再飞快震颤跳动。康熙的身躯,似乎也在隐隐发颤。

        “没有人能伤害嫆儿!朕也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嫆儿!!”康熙咬牙,置地铿锵地道。

        昭嫆心头少不得一暖,“皇上……”

        康熙深吸了一口气:“既然人人都觉得佟佳氏是疯魔了,那么,一个疯魔之人,自然要好好闭门养病,朕会下旨,不许任何人打扰佟佳氏养病!!”

        禁足吗?

        终究她还好端端的,连皮都没破,总不可能让佟皇贵妃偿命吧?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康熙沉声道:“朕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便是迎佟佳氏入宫!”

        昭嫆笑了,“皇上如今后悔也晚了。”

        康熙轻声叹了口气,有些失落的样子,“早知如此,朕宁可选一个庶出之女入宫,起码能安分些。”

        承恩公佟国维儿女颇多,佟皇贵妃是他的嫡长女,除此之外还有五六个女儿呢,其中庶出居多。

        因此佟皇贵妃这个嫡长格格,自小便娇生惯养,捧在手心。她自以为是孝康太后的侄女、康熙的嫡亲表妹,一早便视中宫之位为囊中物,然而她没有当上皇后,不得君恩宠爱,没有孩子,没有宫权……完全是个失败者。

        因此便忍不住去妒忌那些得宠的嫔妃、得权的嫔妃、有子的嫔妃……

        可昭嫆,恰恰这三样俱全。

        从某种角度来看,佟佳氏的确是疯魔了。

        佟佳氏难道就不想想,真刺死了昭嫆,康熙就能放过她?

        昭嫆好歹是四妃之一、阿哥生母,好歹是出身著姓大族的格格!皇家又怎能容忍一个逞凶杀人的皇贵妃存活?介时,她活着,也只会玷污皇家的声誉!

        康熙看了一眼天色,扬声道:“去告诉德嫔一声,朕今儿不过去了,叫她早早安歇吧。”

        昭嫆一怔,“皇上今儿翻的是德嫔的牌子?”真够差劲的,今儿可是小公主发丧的日子!居然还有心思睡女人!!

        康熙嗯了一声。

        昭嫆忙道:“那皇上还是去吧!臣妾又不碍事。”

        康熙微笑着道:“嫆儿终究受了惊吓,朕不放心。何况德嫔性情最是温顺。”

        温顺?越是温顺的人,越不好欺负啊!昭嫆微笑道:“正因为德嫔性情温顺,臣妾才不忍心欺负她。皇上既翻了德嫔的牌子,就不应该爽约。”

        康熙有些无奈,“罢了,朕去还不行么!”

        昭嫆忙替康熙披上一件斗篷,恭送康熙出钟粹宫的宫门。

        折回寝殿中,小福豆又在昭嫆脑袋里嚷嚷:“主银主银!你肿么不把皇帝留下?伦家损失了那么多元气,正想趁机吸收点帝王元阳呢!”

        “帝王元阳?”昭嫆翻了个白眼,“你傻了不成?元阳这玩意儿,不是只有处男才有吗?!”——譬如说唐僧的元阳,就被不少女妖精觊觎着……康熙有个毛元阳?儿子都一堆了!早八辈子就泄完了!

        “主银!真滴有!”小福豆咕哝道,“伦家之所以能从永眠中醒来,就是因为吸收到了帝王元阳,遇刺只是个诱因罢了!”

        昭嫆一脸狐疑:“可是……我进宫的时候,他早八辈子不是处男了!哪儿来的元阳?!”

        小福豆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主银,男子元阳,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会在交合之后,就渐渐散尽了。还有一小部分,统共男女唇齿相触,才会散出。”

        “唇齿……相触?”昭嫆瞪大了眼睛,“接吻?!”

        小福豆嗯了一声。

        昭嫆有点发懵:“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福豆道:“主银,我猜测……他应该没有亲过的别的女人,只亲过你,所以我才会吸收了那么多帝王元阳。”

        康熙没亲过别人?

        昭嫆豁然想起自己初次侍寝的那晚,康熙那个拙劣的吻……

        难道那竟然是康熙的初吻?!!

        昭嫆瞪圆了眼珠子:“这怎么可能?!”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小福豆道,“而且他也没有再亲过别的女人,所以元阳到现在都没散尽!”

        “所以!主银主银!你要赶紧亲!!别浪费了呀!!”小福豆兴奋地叫嚷着!

        昭嫆脸一红,怒道:“你给我闭嘴!!”——居然让她主动去亲康熙?!太羞耻了!!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9/9063/48432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