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佳人 > 第315章、福薄命浅

第315章、福薄命浅


        说到这位永寿宫贵妃,也真真是可怜。

        好不容易生下了女儿,却先天不足,还带累着自己的身子骨也垮了。

        昭嫆午睡醒来,便带了些滋补的燕窝、雪蛤去永寿宫看望。彼时温贵妃也才刚刚醒来,产后的钮祜禄氏,人足足瘦了一圈,瘦得连鹳骨都凸出了!昭嫆见到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

        温贵妃挤出个笑容,道:“你怀着身孕,跑我这儿来,也不怕招了病气?”

        这又不是传染病,招什么病气?

        昭嫆笑着说:“我总要来看看你和七公主。”——七公主此刻就躺在床头的小摇篮中,小小的人,一点没有寻常婴儿的白胖,跟她额娘似的,也是瘦巴巴的,叫人不忍去看。

        温贵妃抚了抚头上的抹额,“妹妹,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什么?”昭嫆一时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

        温贵妃眼中一片**,“是我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的,可七公主生下来,每日吃得药要比奶水都多!我每天看她被喂下苦药汁,苦得直吐,连奶水都一块呕吐出来……”说着,温贵妃泪水滴答落下,在串枝芙蓉锦被上晕开一片**。

        “若我当初……狠一狠心,她是不是就不用这般吃苦受罪了?”温贵妃泪眼模糊地看着昭嫆。

        昭嫆嗫嚅了片刻,才道:“你当初不也没想到,公主会这般体弱。”——七公主到现在都三个月大了,比还不满两月的八公主都瘦小,真不晓得谁是姐姐,谁才是妹妹。

        唉,有这么个纤弱得随时可能夭亡的女儿,也难怪素日坚强的温贵妃都要承受不住了。

        “不管怎么说,你还有十阿哥。哪怕为了他,你也得振作起来。”昭嫆现在也只能拿十阿哥来安慰温贵妃了。

        温贵妃忙擦了一把泪,总算挺起了几分精神,“你说得对,哪怕是为了胤俄,我也得撑住了。”

        看着她那单薄的身躯,昭嫆岿然一叹。

        离了永寿宫,昭嫆见天色尚早,便顺道去慈宁宫坐坐。

        太后刚从后殿佛堂回来,身上还沾了佛香的气味,“钮祜禄氏这孩子,总是那么福薄。打进宫,皇帝便不喜欢她。冷落了她那么多年,才总算给了她贵妃的册封礼。时来运转,好不容易生了十阿哥,总算日子过得下去了。如今却……”

        太后哀叹着摇了摇头,“前儿陶院令来跟哀家禀报说,七公主的身子骨,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昭嫆心中一恸,“怎么会这么快?!陶院令医术那么高超,难道就一点法子都没有吗?”

        太后哀叹不止:“七公主在母体内便沾染了醉梦散的毒,原本就是生不下来的。全凭钮祜禄氏一股子毅力,才把孩子生了下来。可孩子是何等娇弱,大人能承受得了那毒,孩子承受不起啊!”

        昭嫆张了张嘴,眼里泛起了水意。虽然,曾经宫中有无数的孩子夭折,她进宫之后,曾经看到过佟皇贵妃的女儿夭折,如今又要看到温贵妃的七公主夭亡了吗?

        太后看了昭嫆一眼,满是怜惜地道:“温贵妃的孩子不好了,你若关心,派人送点东西去便是了,怎的还亲自去了?你怀着身孕,要格外忌讳些才是。”

        昭嫆忙用绢子拭泪,“说到底,温贵妃的身子,是被臣妾带累的。是臣妾……对不住她们母女。”

        太后幽幽道:“当初的孽,是谁造下的,你和哀家都清楚。你又何必自责?”

        半个月后,昭嫆在钟粹宫东暖阁中,教导小阿禌识字,白檀满脸哀悯快步走了进来,屈膝道:“娘娘,永寿宫那边……”白檀看了看小阿禌,便附耳道:“七公主……殁了。”

        昭嫆一怔,手中的彩色卡片落在了地上。

        “替我拿身素净的衣裳来。”

        白檀急忙道:“太后已经令四妃主持丧仪,还叫苏麻喇姑去安慰温贵妃了。娘娘,你怀着龙胎,最是忌讳这些了。您若去了,不止皇上担心,连太后都无法安心了。”

        “你若实在不挂心,不如奴才去瞧瞧?”白檀又道。

        昭嫆长长叹了一口气,康熙之前就嘱咐,叫她不要再去永寿宫了。她若去了,反倒惹康熙不悦。

        便只得让白檀去看看情况。

        其实,情况也不就是那样儿吗?

        七公主的夭折,虽然在预料之中,但温贵妃必定伤心欲绝。毕竟这是她十月怀胎,饱含期待生下的女儿。

        精心照顾了快四个月,这孩子还是夭折了。

        其实去了也好,便不必继续饱受病痛折磨了。

        如温贵妃之前所言,这个孩子,其实还不如没生下来。那样孩子不必吃苦,母亲也不必大损了身子。

        唉……

        七公主的夭亡,给这宫中染了一层哀色,据说夭折当日,温贵妃痛哭得晕厥过去,醒来之后,小公主已经发丧扶棺出宫去了。幼殇的孩子,不能停灵。因为在这个时代人的眼中,夭折是不孝,徒令父母痛心哀伤。

        不过康熙已经下旨,命宝华殿的法师为七公主超度七七四十九日,以示安抚。

        丧女之后,温贵妃便一病不起,昭嫆曾去看望过,可惜被拒之门外,昭嫆知道,温贵妃是不想传染了病气给她。

        昭嫆便只得叫人将带的礼物递了进去,便离开了。

        转眼都是十一中旬了,昨夜的一场大雪,让整个紫禁城都披上了一层皑皑,宫殿楼阁宛若仙宫一般晶莹明亮。然而伴着北风呼啸,却是那么的冷。

        今年的冬天,与温贵妃而言,怕是异常漫长。

        昭嫆知道,为了十阿哥,温贵妃一定会尽力撑过去的。

        只是温贵妃的身子……太医也说了,为了生公主,让她大损根源,只怕也没有多少寿数了。

        想着景仁宫中一年年病得厉害的佟佳氏,还有永寿宫这位也缠绵病榻。

        这宫中两个高位嫔妃,都成了病秧子,而且时日无多。反倒是四妃们,个顶个身子健康,寿考绵鸿。

        在康熙一朝,后宫中愈是尊贵的嫔妃,愈是福薄命浅,元后与继后都是芳年早逝,佟皇贵妃、温贵妃……也是如此。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9/9063/48436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