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佳人 > 第465章、榴花开处照宫闱

第465章、榴花开处照宫闱


        昭嫆怔忪,“你只要这柄团扇?!”

        这扇子是苏州进献的贡品,双面的苏绣,纳纱为面、青白玉为柄,出手清凉宜人,的确件好东西,不过却也算不得多珍贵。这么好的机会,竟然只要这么一把扇子?

        “是!”赫舍里苒华清脆利落地道,“这团扇上绣得兰花极清雅,而臣女最喜欢兰花。”

        喜欢兰花?

        昭嫆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本宫依稀记得,平妃在世的时候,便最喜欢兰花了。”

        赫舍里苒华不动声色打量着皇贵妃的颜色,便忙道:“是,姑母闺阁只是便最喜欢兰花,她进宫前夕,将自己亲手栽植的十几株兰草全都转增了臣女。所以,臣女自幼养兰,十分喜欢兰花的气节。”

        昭嫆徐徐颔首,便将那团扇递了过去:“好吧,给你便是。”

        赫舍里苒华一喜,连忙双手接过那团扇,“多谢皇贵妃娘娘!”

        昭嫆不由一撇郭络罗英兰:“你名中也有一个‘兰’字,你可也喜欢兰花?”

        郭络罗英兰一愣,忙回答道:“回皇贵妃娘娘,名讳是父母所赐,臣女的阿玛喜兰,但臣女并不喜欢兰花。”

        明尚那个诈赌鬼居然喜欢兰花,真特么不可思议……昭嫆心中泛起一阵无语。

        郭络罗英兰道:“臣女最喜欢石榴花。”

        石榴?

        淑妃笑着道:“石榴多子,是个好兆头。”

        郭络罗英兰俏脸嗖的红若榴花!

        昭嫆幽幽道:“本宫记得,德妃宫里的榴花开得是最好的,只可惜如今已经谢尽了。”其实在宫苑里栽上几株石榴也极好,花开的时候一片灿烂,花落之后也不必伤怀,还可等待石榴成熟。

        昭嫆这话,让郭络罗英兰不禁心下乱跳,皇贵妃娘娘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她不合时宜?说到德妃,不是出身不体面的那位吗?皇贵妃这是嫌弃她家世门第不够?

        不得不说,这丫头实在是想多了。

        说到榴花,昭嫆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红楼梦的一个人。

        “榴花开处照宫闱……”昭嫆喃喃念了一句。

        淑妃不由一喜:“这句诗不错!下面呢?”

        “啊?”昭嫆嘴角抽搐,“那个,下面没了。”——她绝对不抄袭了!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这首诗她没法念出来了,因为好几句根本解释不清楚!

        淑妃急得恨不得跺脚:“怎么能没了呢?!”

        昭嫆耸耸肩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尔得之,我只得了这一句,是因为老天爷只给了我这一句。”

        淑妃露出了一脸可惜之色。

        昭嫆转脸对白檀道:“今年苏州刚刚进献的些双面绣团扇,你去多取几柄来。”

        白檀看了看在场那几个手中还空荡荡的秀女,顿时就明白自己主子的意思,屈膝一礼,便飞快去库房中寻了。

        白檀手脚极快,不过盏茶功夫便一股脑拿来了十几把美轮美奂的团扇,多半都是圆形的,也有梅花形、六角形、芭蕉形,绣的也是各色各样,有丹凤朝阳、竹报平安、多子多福、松菊犹存、金玉满堂、荷塘鸳鸯,都是意头极佳的。

        昭嫆扫了一眼钮祜禄锦鸳、伊尔根觉罗淑浅还有郭络罗英兰三人,道:“你们三个也自行随意挑选一柄吧。”

        三人一喜,不过伊尔根觉罗淑浅和郭络罗英兰都没好意思上去直接拿。钮祜禄锦鸳倒是瞧着那丹凤朝阳的芭蕉团扇极为华美绚丽,心中喜欢得不行,不过她也晓得不能拿这个,只得退而求其次拿了那柄荷塘鸳鸯的团扇,那荷塘中莲花如锦似绣,鸳鸯成双,正好应了她的名儿。

        伊尔根觉罗淑浅与郭络罗英兰彼此对视一眼,便也上前挑选了。伊尔根觉罗氏一眼就选中了那把金玉满堂的团扇,金玉满堂,绣的其实是金鱼,取谐音的好意头。上头的几只金鱼绣得胖嘟嘟喜人,分外可爱,大约是切中少女心了。

        而郭络罗英兰挑了那把多子多福的梅花形团扇,多子多福其实绣的便是石榴和佛手,石榴寓意多子,佛手是多福,加在一起便是多子多福纹。

        那上头的石榴甚是硕大,裂纹处尽是饱满盈盈的石榴籽,也很是喜人。

        石榴……总比榴花意韵好。

        见都选定了,昭嫆点了点头,“本宫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你们。”

        四人神色都是一紧,各自握紧了手里的团扇扇柄。

        昭嫆坦言道:“若是你们将来嫁人,刚刚婚后,夫君便想要纳贵妾入门,你们当要如何?”

        听了这话,钮祜禄锦鸳眼中顿时明白了,佟佳暄妍跟她说得那些话,并非虚言!于是,钮祜禄锦鸳第一个开口:“敢问皇贵妃娘娘,这个贵妾又是出于何种缘故才纳进门的呢?”

        “自然是出于喜爱。”昭嫆淡淡道。

        钮祜禄锦鸳小脸一寒,冷冷道:“既然喜欢是这个贵妾,怎么当初不直接娶了这个贵妾?”

        昭嫆淡淡一笑,道:“既然只能纳为贵妾,自然是因为家世门第不足,父母不允,因此只能退而求其次。”

        “原来如此!”钮祜禄锦鸳拿眼角睨了郭络罗氏一眼。

        “问也问了,那你会如何做?”昭嫆别有深意地看了钮祜禄锦鸳一眼。

        钮祜禄锦鸳毫不犹豫地道:“臣女选择不嫁!”

        一时间,在场的赫舍里苒华、伊尔根觉罗淑浅和郭络罗英兰全都吃了一惊!钮祜禄氏骄矜自傲,她们是知道的,却没想到竟骄傲到这个地步!竟当着皇贵妃的面儿,直言说不嫁皇贵妃的儿子!

        三人心中都暗自道,这下子,皇贵妃肯定要雷霆震怒了!

        但没想到,昭嫆却呵呵笑了,“这倒是个十分特别的选择!”——这个钮祜禄锦鸳还真真是高傲到骨子里的人!竟自己选择了出局!

        敢扬言不嫁阿哥的,她也算是头一个了!

        想必以后也不会有第二个了。

        昭嫆眼中带着几分欣赏之色,这份傲气和傲骨,倒是像极了温贵妃。所以,昭嫆并不生气。凭什么阿哥就得人人巴巴想嫁,还得进门接接受一个侧福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9/9063/72937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