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佳人 > 第482章、毓庆宫斗嘴(十二更)

第482章、毓庆宫斗嘴(十二更)


        太子登时脸色有些不快:“八弟不急,你倒是急了!”

        直亲王扬着下巴,冷哼道:“太子又不是八弟,怎么晓得八弟不着急?保不齐八弟心里比我还着急呢!”

        阿禩不禁蹙眉,他忙笑着道:“大哥,虽说汗阿玛赐了侧福晋,但纳侧之事等年后再说吧!”就算她喜欢英兰,也不该这么急着让英兰进门,最好等到他分府出去再说。

        太子笑了,伸手拍了拍阿禩的肩膀,道:“八弟说得是,接下来可得忙着九弟和十弟的婚事,纳侧福晋的事儿,不急。”

        九阿哥胤禟顿时不痛快了,我表姐还等着进门呢,怎么能不急!便阴着嗓子道:“太子爷还真是关心八哥,连八哥何时纳侧都要管一管!”这意思是,太子的手伸得太长了。

        阿禩忙瞪了九阿哥一眼:“少说两句吧!”

        九阿哥这才忙闭上了嘴巴。

        八福晋赫舍里氏忍了直亲王这一关,后头便好过多了,诚郡王胤祉不是惹是生非的人。后头几个年长贝勒,微微弯身站着奉茶既可,四贝勒胤禛是惜字如金的主儿,不耽误时间,至于后头的五贝勒、六贝勒和七贝勒更不是不敢给八阿哥的嫡福晋脸色瞧,都是简单训导了几句话而已。

        至于后头那些比八阿哥还小的阿哥,八福晋站着平递一杯茶水既可。接了茶水的小阿哥们,还得客气地说一声“多谢八嫂”、“有劳八嫂”之类的。

        饶是如此,这一通下来,仍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儿!唉,若怪就只能怪康熙儿子太多了!

        阿禩和赫舍里氏从毓庆宫出来的时候,都快晌午了。阿禩看了看天色,便道:“去景阳宫问了安,然后便去额娘那儿用午膳吧。”

        赫舍里苒华膝盖都酸软了,但也只得强撑着道:“是,妾身听爷的。”

        但没想到,从景阳宫出来之后,阿禩便瞅见他老子的龙舆就停在钟粹宫门外,他不由驻足了。

        赫舍里苒华一脸疑惑:“爷怎么不走了?”

        阿禩一直都是避着康熙的,尤其是在钟粹宫的时候。因为他汗阿玛总嫌弃他碍事,呵呵,不就是碍事汗阿玛的好事儿吗?阿禩嘴角抽了抽,他如今也长大了,自然不愿上杆子跟老子碍眼。

        阿禩叹了口气:“算了,回阿哥所吧。”

        赫舍里苒华有些疑惑,不就是皇上驾到了吗?怎的便不能进去了?只是她不敢多嘴,忙跟着一路回了阿哥所。

        幸好阿禩没进去,里头暖阁中,昭嫆披散着头发,枕着康熙的腿,也是懒出了天际了。

        康熙则坐在罗汉榻上,斜依着个软枕,正翻阅着走着,手里还拿着玉管狼毫,是不是沾些红墨,落下朱批,甚是惬意的样子。

        而昭嫆更惬意,懒懒躺着,张着嘴巴,让白檀把蜜饯喂到她嘴里。

        康熙忽的道:“阿禩的府邸已经修建好了,随时可以搬出去了。”

        昭嫆嘴里咀嚼着蜜饯海棠,“哦”了一声,“要不等年后吧。”——天儿这么冷,搬家也怪麻烦的。而且处于后世的既定观念,昭嫆总隐隐觉得,新房子得晾一段时间才能住。却忽略了古代的房子,可没用那些化工涂料,全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

        “也好。”康熙点了点头,笑眯眯道:“嫆儿这是舍不得孩子吗?”

        “稍微有一点吧。”阿禩才十七岁,在昭嫆眼里还是个孩子,她多少有些不放心。虽然阿禩六岁就搬出钟粹宫去阿哥所居住,但毕竟阿哥所离着钟粹宫极近,阿禩来请安方便,昭嫆去阿哥所溜达一下,也很方便,可若是出了宫,便不可能每日母子相见了。

        想到此,昭嫆不禁唏嘘,孩子长大了,要挪窝了。这日子过得可真快啊!

        “其实朕倒是希望早点把阿禩分府出去,也好给他指派个差使。”康熙徐徐道。

        是啊,阿哥一分府便要领差使了,便可以着手建设自己的班底了。直亲王手底下有了一群门人,连诚郡王胤祉府上也养了不少文人士子,颇有势头呢。

        阿禩若分了府,必定又不少人投奔。介时,便要在朝堂上有所展露了。

        昭嫆一时有些唏嘘,孩子长大了,自己不服老都不行了。

        这时候,白檀低声道:“都午时了,娘娘可要传膳?”

        昭嫆摸了摸肚子,吃了那么多蜜饯倒是不觉得饿,便抬头看了看康熙:“传膳吗?”

        康熙合上奏折,点了点头:“传吧,看你吃得那么香甜,朕倒是有些饿了。”

        昭嫆“噗嗤”笑了,便爬起来,唤人进来服侍她梳头。

        早晨喝了儿子儿媳敬茶之后,她就散了旗髻,再没梳起来,这会儿子都要用午膳了,一头长发到底碍事,还是梳起来吧。

        叫宫女简单的梳了个架子头,也没点缀什么华丽的簪钗,只用几只白玉压鬓簪固定好旗髻,有在鬓边簪了两只点翠边花,连耳环都没戴上,便素素地出来用午膳了。

        因为康熙在,所以午膳很是丰盛,一大桌子俱是山珍海味。

        昭嫆吃多了蜜饯,便端起那碗清爽的荷叶粥小口吃着,先解了解腹中的甜腻。用了大半碗,便捡着清爽的小菜,那把那素馅儿的烧麦吃了半笼,然后便搁下了筷子。

        午后,外头飘起了小雪花,洋洋洒洒,很快殿外的就铺了一层白纱似的雪。昭嫆披了大毛斗篷出来赏雪,冷风嗖嗖,她怀里揣着平金小手炉,倒也不觉得冷。

        不过康熙觉得她冷,赏看了一会儿,便皱着眉头扯着她袖子给拽回了温暖的殿中。

        康熙温热的手抚摸着昭嫆的脸颊,“脸都吹了凉了。”

        脸是露在外头的,岂会不凉?昭嫆有点无语,她接过白檀递上来的热乎乎的奶茶喝了两口,肚子里一派暖洋洋的,“刚入冬的天儿最是无趣了,晚些时候,起码还能赏赏梅花,现在外头一片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康熙笑着说:“嫌弃光秃秃还特意跑出去看?老老实实待在屋里,不是有水仙和百合吗?”

        天天对着水仙百合,看久了,也是有些腻歪了。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9/9063/75489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