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佳人 > 第511章、自梳不嫁

第511章、自梳不嫁


        秋浦这一番话,大约是说中了在场所有女子的心声,底下跪着的已经不再娇嫩的女子一个个也都抹泪啜泣了起来,呜呜声一片,低低哀鸣。

        固然杭州织造孙文成能为她们择夫婿令嫁,即使她们的父兄不像秋浦的父亲那样绝,只怕日后少不了被人指指点点。

        一个泪眼红肿的女子磕头道:“奴才的父亲也自小教导奴才,女子的贞洁重于性命!奴才若是被许了人,父亲一定会叫奴才自尽保全贞洁的!”

        又一个瓜子脸的女子哭诉道:“奴才的父亲虽不至于那么狠心,只怕也必定不会认奴才这个女儿了!何况奴才早非清白之身,即使嫁了人,也必定为夫家所厌恶!如何还能有好日子过?还不如在行宫中孤独终老!”

        说着,她磕头不止:“奴才已经是个二十五岁的老女人了,就算留在行宫,也不敢有非分之想,绝不敢去勾引皇上!求皇贵妃娘娘开恩,就让奴才们留在行宫,只当是添了几个教习姑姑!”

        昭嫆一阵头疼,她不怕遇见刁钻的,可这不过是一群的可怜的女人罢了!

        说到底,还是老康造的孽!还有那三大织造!好端端的姑娘,非给搜罗来,献给康熙讨好!

        这架势,难道她要改弦易张,去求康熙,让这些被康熙宠幸过的女子都留在行宫,养她们一辈子?她不是圣母,这种事情终究是膈应的。

        昭嫆沉吟了片刻,便道:“本宫不想让你们留在行宫,而你们不想嫁人!既然如此,也就只有一个法子了!”

        “自梳不嫁!”昭嫆沉沉说出了这四个字!

        昭嫆看着脚底下跪着的这些女子,年纪都不过才二十出头,自梳不嫁这四个字,着实沉重了些,但是,嫁了人,只怕反而更加不幸!

        “本宫可以照旧赐你们每人百两银子,你们可以带着银子买田置宅,平日里在做些针线活,也足以养活自己了。”昭嫆说出了这番安置之词。一百两银子,别看不多,但在苏杭之地,却足以买下半顷薄田,或者二十亩上好的水田了,有了田产傍身,日后收着租子,也算温饱可依了。这样日子,起码比终老行宫好些。

        秋浦听了这话,连忙磕头道:“谢皇贵妃娘娘恩典!奴才愿意自梳不嫁!”

        其他女子也纷纷磕头,表示愿意。

        如此,话吩咐下去,银子洒下去,然后叫杭州织造孙文成安排便是。

        这孙文成手脚倒是极麻利,在杭州辖下的钱塘县,自掏腰包购置了一处老宅,给那些女子安身之用,至于那统共加起来才八百两的赏银,愣是足足购置出了十顷良田沃土。这下子好了,那些女子,下半辈子算是衣食无忧了。

        昭嫆有些无语:“这个孙文成是什么意思?发了慈悲心了?”

        白檀笑着说:“这孙织造,只怕现在对娘娘您可感恩戴德得紧呢!”

        “嗯?”昭嫆一头雾水。

        白檀道:“您想啊,那些到底是皇上宠幸过的人,若是孙织造奉旨给安排着嫁了人,他心里岂不惴惴得紧?”

        昭嫆恍然大悟,是啊,就算这是康熙的旨意,那也是这个孙文成把康熙的女人给嫁了。这事儿若是将来有朝一日康熙又觉得心里不痛快了,那孙文成这个杭州织造算是当到头了!

        “原来如此!”想明白了这个茬,便不稀奇,这个孙文成竟会舍得自掏腰包赔钱,也要置下十顷良田,给这些女人安身立命了。

        是了,她们肯自梳不嫁,保全贞洁,也是保全了康熙的颜面,康熙日后心里也就不会又疙瘩了,孙文成的乌纱帽也保得住了。

        些许银子算什么?三大织造那可都富得流油呢!

        白檀低声道:“奴才打听到,钱塘那边,把那座老宅称为娘娘大院呢!”

        昭嫆黑了脸:“娘娘个屁!”——连个名分都没有过,还“娘娘”!

        白檀忙道:“是,那不过是些市井小民的吹捧之词罢了!主子不必放在心上。”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算是落下了帷幕,杭州行宫总算是清净了。

        这一日,昭嫆从西湖山泛舟归来,正想送些消暑的冰镇冷饮去楠木殿送给康熙,却被告知康熙在前头校场考校诸子骑射呢。

        “那就叫小厨房都准备些凉茶。”昭嫆笑着吩咐道。

        南巡的这些日子,康熙忙着批折子、忙着巡视河工、召见地方官员,倒是这些阿哥们一个个怠懒松懈了不少,康熙如今得空考校儿子,也是想给这些小子们紧一紧弦儿,省得心都玩野了。

        行宫校场,虽不及紫禁城和畅春园的校场宽敞,但也有足球场那么大,足够这些阿哥们骑射了。

        一览无余的校场上,青草茵茵,只有前方的高台上,有梧桐树荫遮蔽,而康熙就坐在高台上,悠闲喝着茶水,看着底下诸子满头大汗骑射。

        这老子当得,真不称职!

        所有伴驾的皇子全都到齐了,大到膝下儿女已经一堆能打酱油的大阿哥直亲王,小到昭嫆的小儿子小鸡,都骑在马背上拉弓射箭,而需要射的目标是一个个移动的靶子!没错,是移动的。太监高高举着活靶子,在校场上毫无规律地飞窜跑动着。

        倒是不担心射到人身上。

        额,好吧,这些阿哥别看骑射技术参差不齐,但还不至于连靶子都射不到,只不过如此移动着靶子,想要射中靶心便难了!

        直亲王胤褆是康熙的长子,素以勇武闻名,他的骑射自是一等一的好,箭矢嗖嗖射出,哆哆哆,射中一个个靶心!那叫一个快很准,表现的那叫一个出彩!

        昭嫆的大儿子阿禩,骑射也不逊色多少,羽箭飞舞,咻咻破空,他那双平日里的温润的眸子,此刻却如鹰隼一般犀利!

        而阿禌的骑射就不及哥哥许多,便看也射出不少箭矢,可愣是一个都没有射中靶心,急得他抓耳挠腮,这一急,准头便愈发不佳了。这孩子,就算太不稳重了些!

        至于小鸡……额,这小子完全趴在了那匹半大小马的马背上,正吐着舌头哈着气,背的箭囊中,满满都是精良的羽箭,压根一根都没射出!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9/9063/81026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