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只小猪的契约 > (五十二)老婆,我可以继续为你剥虾壳吗?

(五十二)老婆,我可以继续为你剥虾壳吗?


  吃过早餐,王其晟就开始化妆,准备拍摄MV的事宜。

  而胡之雯则跟着主要剧组上了情花谷。情花谷选在离开摄影棚不远的山脉拍摄。

  王其晟拍摄了一整天MV,总算是完成了。

  这时已经是傍晚七点多钟了。

  王其晟心想主要剧组应该快回来了,便问一个剧组人员“他们几点收工下来?“

  “本来今天的戏不多,应该下来了。“剧组人员看了看手表道。

  这时,电话响了。剧组人员接过电话,脸色大变,连说了几声好,就挂电话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王其晟看着剧组人员的表情,觉得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急忙问道。

  “上面失火了。。。。消防车和救护车正赶着上去。”

  “失火了?有没有人受困火场啊?”王其晟担心胡之雯的安全。

  “现在场面混乱,应该还在点名吧。”

  “于雨文呢?她怎样了?”王其晟紧张地抓住剧组人员的肩旁问。

  剧组人员叹了叹,道“我也不知道。“

  “我要上去。。你载我上去。。。。“王其晟道。

  剧组人员摇摇头,道“上面吩咐了。我们不许上去。。人太多,只会更加混乱。”

  王其晟一听,冲出了片场。他看到了一辆脚踏车,跳了上去,疯狂地往上踩去。

  他使劲地踩,使劲地踩。他从远处看到浓烟。

  “之雯。。。不许有事。。。”他在心里不停地祈祷。他眼里浮起了童年的那场火。那场带走他家人的无情大火。

  他又回忆起了和胡之雯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看到胡之雯的情景。天赐的一见钟情。

  一次次在摄影棚的偷窥。鬼祟见不得光的暗恋。

  之雯给自己的那个剥了虾的饭盒。天使的施舍,魔鬼的诅咒。

  之雯跟自己说,就让她来追自己吧。让人窒息的怦然心动。

  和之雯用钥匙打开屋子的大门时。甜蜜幸福的憧憬涌入心头。

  发现之雯擅自动用了银行里的钱。信心沉重的打击。

  之雯痛哭地阻止自己把结婚照丢在地上。最悔恨的泄愤。

  第一次抱起两个女儿,看着她们懵懂的熟睡的样子。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父爱。

  之雯大闹酒店的视频。女神的控诉。止不住的内疚。

  医院里的离婚电话。是他一生最自私和自卑的决定。

  和这几个月的辗转难眠。他终于确确实实地了解的自己情歌里的相思,在心里的滋味了。

  最后昨天的饭盒,简单的闲聊。他其实想说的是老婆,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让我一直这样为你继续剥虾壳吗?

  “不行。。。老天。。之雯不能有事情。。如果你要带走一个人,就带走我吧。。”王其晟心想,猛力地踩着脚车。他汗流浃背,心跳加速,上气不接下气,可是他完全没有发现。

  幸好情花谷距离不算太远,他眼下看快要到了,便更加迫切地踩着。没想到,突然踩了个空,他连人带车,滑了出去!

  他肩旁和左手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迹。头也轻微撞伤,脱皮,流了点血。他按捺着痛楚,爬了起来,眼看脚踏车不能用了,只好一跨一跨地跳到了火场。到的时时,火已经灭了。

  一个剧组人员看到血迹斑斑的王其晟道“晟哥,你怎么上来了?这里情况还不太明朗。”

  王其晟急忙问“于雨文呢?”

  “这。。。。我们也还在找于小姐。。”

  王其晟听后,脸色苍白,几乎要瘫倒在地上。他面目苍白,配上了有着少许余血的额头,有点像只吸血鬼,非常可怕。

  “我给进去找。”他望着被火烧过的废墟中,欲走进里面。

  “不行啊。。这建筑有可能会坍塌。”剧组人员道,心想王其晟要是进去,有了什么闪失,自己可干当不起。

  可是王其晟怎么可能会听呢?幸好还是消防人员反应快,两人一把就拉住了瘦削的王其晟。

  “让我进去!”王其晟一边疯狂挣扎,一边大声喊道。

  “先生,你不能进去。这还不安全,也会妨碍我们工作。。”消防人员专业道。

  “我。。老婆。。。在里面啊。。。。”王其晟情绪失控地哭了起来,用手猛力往消防人员打,欲挣脱。

  “这。。这人。。。失去控制了。。快来。。。给他打针。。”消防人员吩咐医疗人员道。医疗人员连忙要去取镇定剂。

  这时,陆无双和程英连忙从人群中拉了胡之雯过来。胡之雯在事发时,正好出去外面散步,所以和众人失去了联系,刚刚才回来,点了名,证实自己是安然无事的。

  胡之雯一脸懵懂地被拉了过来。而陆无双和程英则气喘喘道“其晟,你老婆在这里呢?”

  王其晟一听,连忙冲飞着地过来,将胡之雯紧紧抱入怀里。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王其晟口里一直念着。

  “你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的额头流血了,还有你的左手怎么了?”胡之雯关心道,他闻着王其晟身上的汗臭和血的味道,心想王其晟不是应该在片场嘛,怎么一身狼狈上来了。

  陆无双笑了笑道“他以为你被困火场,差点就要冲进去了呢。”

  “原来如此。”胡之雯心里波动起伏,感到十分感动。这时,胡之雯见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她感觉不太舒服,便悄悄道“大家在看呢。。我没事了。你可以放开我了。”

  王其晟只当没听到,给众人看,就看,无所谓,他心想。

  王其晟又道“我一路骑车子上来,心想要是你出事了,我要怎么活在去呢?”

  胡之雯见王其晟不放手,反而抱得更加紧了,只能道“王其晟,我。。不是你老婆了。”

  胡之雯温柔的话里仅是残酷的事实。

  王其晟一听,双手连忙一放,显得非常尴尬。他一脸错愕,地道“我。。。我怎么上来了。。。啊。。这么多血。。”说毕,他拔起腿,便一溜烟跑去找医疗人员止血了。

  看着他离去,陆无双走到胡之雯身边,羡慕道“哦。。我之前还真相信外遇一说。。。现在想来,不太可能。。。你真幸福,有人这么爱你。”

  胡之雯看了看陆无双,有所体会道“人性不是简单的选择题。选择二对了,不代表选择一就一定是错的。王其晟是一粒摸不透的洋葱。”

  陆无双听明白了道,道“至少选择二是对的。可能选择二比选择一值多一点分数呢?还有。。。摸不透的洋葱?我觉得这样不是更好嘛。。。一下子就摸透,要怎样过一生啊?”

  胡之雯听后,对陆无双笑了笑,接着望了望正在被涂药的王其晟。王其晟正好也偷偷地往了过来。四眼相触,无比尴尬,两人脸都涨红了,连忙都转过了头去。

  这一次,幸好没有人在被烧掉的房子里。

  病患记录很简单。就一个人而已。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

  王其晟随着演员们一起坐小巴士下去。他运气很不好,正好坐到了徐导演身边。

  徐导演望了望王其晟身上的伤,还有哭肿了的眼睛,想起了八年前的那场道歉戏,挖苦道“你不是说你不会哭嘛?”

  王其晟心想“我现在应该不需要看你脸色了吧。”。就回敬了徐导演狠狠的一眼。

  徐导演看了,哈哈大笑,道“你的歌我有听。。。唱得还不错。”

  王其晟没想到一向来对他冷眼旁观的徐导演还会称赞他,心想自己刚才是不是太过分了,正想想有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跟徐导演聊。

  “你就好好地留在你的歌唱圈,综艺圈,不要来我们的戏剧圈捣乱就可以了。”徐导演又道。

  王其晟听后,闭上双眼,装睡觉。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99116/99116603/5326763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