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蔓歌叶南弦 > 第234章 这会很危险的

第234章 这会很危险的


“有人跟着我们。”

        沈蔓歌的声音不大,却让宋涛的手颤抖了一下。

        这个时间,能够跟着他们的人绝对不是叶南弦的人,很有可能是唐子渊的人。

        宋涛的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

        “太太,如果一会有事儿,你坐别的车走,我来引开他们。”

        沈蔓歌的神情有些严肃。

        “能看到他们是谁的人吗?”

        “看不清楚,不过绝对不是我们的人就是了。”

        宋涛的车速开始加快。

        车里每个人的情绪都有些紧张。

        沈蔓歌并不想连累太多人,她看了看周围,低声说:“在前面把我放下来,你们开车走。”

        “太太!”

        “听我的,把飞机的定位给我,我自己过去,或者重新找个别的法子离开这里,现在说什么都不能让唐子渊的人逮到我。我是他可以威胁到叶南弦的资本,只要我不出现,只要他们找不到我,就威胁不到叶南弦。对了,工地那边的事儿你们尽可能的帮帮南弦。至于死者家属,别单纯的从他们的人际关系找漏洞,去看看死者家属的亲戚有没有最近需要钱的,很有可能会是一个突破点。“

        沈蔓歌的话让宋涛有一瞬间的茅塞顿开。

        “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呢?”

        “先甩开他们,然后前面转弯的时候速度慢一点,我直接跳车。”

        沈蔓歌做出了这个大胆的决定,差点把宋涛给吓傻了。

        “太太,你说什么呢?跳车?这很危险的!”

        “总比我死了危险吧。如果真的被唐子渊的人给抓住了,我生不如死。”

        沈蔓歌的眸子闪烁出一股坚毅的眼神,让宋涛无法忽视。

        这就是他的当家主母!

        这才配得上他们的叶总!

        宋涛虽然不太赞同沈蔓歌的提议,但是现在貌似真的没有其他别的办法了。

        “太太,你这个样子,叶总会劈了我的。”

        宋涛欲哭无泪。

        沈蔓歌难得的笑着说:“不会,在他心里,你一样重要。”

        这句话说得宋涛心理热乎乎的。

        叶南弦这几年真的只把他当成心腹,不管叶家怎么变革,他总是在叶南弦的身边,而叶南弦的大事小情都没有瞒着他,说实话宋涛听感动的,现在听到沈蔓歌也这么说,不由得有些高兴起来。

        “太太,你一定要好好的,如果你平安了,记得给我打电话,或者给叶总打个电话也行,我看现在这飞机估计也不能用了,我们还得寻求别的法子离开这里。”

        宋涛现在也算是看清楚了,唐子渊步步紧逼,势必要把沈蔓歌带回去,这样的不顾一切,显然是豁上去了。

        沈蔓歌点了点头。

        车子开到转弯的抵挡,宋涛将车子靠近路边石开了开,车速慢慢的有些减慢。

        “太太,你注意安全。”

        “你快走吧!”

        沈蔓歌打开了车门,看着外面的甬道,说实话,她真的有些害怕,不过想起了叶南弦和自己现在的处境,沈蔓歌还是一咬牙一闭眼,直接跳了出去。

        “扑通”一声,沈蔓歌跳了出去,宋涛心理一个哆嗦,也不知道沈蔓歌现在怎么样了。

        沈蔓歌不是专业受过训练的人,甚至只是一个柔弱女子,现在这样危险的境地,他不知道沈蔓歌会不会受伤,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让他去考虑这些了。

        宋涛快速的加速,然后非一般的冲了出去。

        沈蔓歌的腿有些受伤了,膝盖蹭破了皮,火辣辣的疼着,可是她取值能猫在那里,看着后面的车子不断的追赶者宋涛的车子而去。

        她倒抽了一口气,感觉两条腿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现在自己该去哪儿呢?

        什么地方是唐子渊不知道的呢?

        这个地方她生活了五年,可是唐子渊比她生活的时间更长,他对她又那么的熟悉,想要找到她真的是太容易了。

        如今人虽然被宋涛给吸引走了,沈蔓歌却有些为难了。她发现天大地大,居然没有她能够藏身的地方。

        她一直躲在路边的树林里,哪怕腿疼的要命,也一动不敢动。

        外面现在都是唐子渊的人,说不定还有警局的人,现在她一出去势必会有事情发生。

        她想给叶南弦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又怕自己的手机被人监听,现在她没有消息才是对叶南弦最好的消息吧。

        沈蔓歌一直等到了天黑。

        天黑之后,这里的天气冷的要命,她只穿了一件薄外套,冻得她瑟瑟发抖。

        沈蔓歌等完全没人了之后才钻了出来,一瘸一拐的朝前面走去。

        她不知道这么走下去能走到哪里,只知道她不能留在这里。

        风呼呼的吹着,像泼凉水似的。

        沈蔓歌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样无助的时候了。

        五年前她无助,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甚至觉得自己死在那场大火里或许不会那么的痛苦。五年后,她依然无助,不过心里却有了希望。

        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叶南弦和孩子们的脸,她现在是叶南弦的妻子,是孩子们的妈咪,她不能倒下,更不能被唐子渊得逞。

        可是又累又饿又冷的她就算是咬着牙坚持着,也终究抵挡不住体力的消耗,整个人眼前一黑,直接跌倒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车子缓缓地开了过来,在经过沈蔓歌身边的时候停下。

        车上下来一个女人,大约四五十岁,长得特别有气质,在看到沈蔓歌的时候微微一愣,眉头微微皱起,好像在考虑到底该不该救她似的。

        停顿了大约能有几分钟,女人还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将沈蔓歌拖上了车,这才开车离开。

        沈蔓歌醒来的时候是在一栋别墅里。

        这栋别墅的装修风格属于地中海似的风格,看着十分舒服。

        她有一瞬间的害怕,害怕自己终究还是没有逃过唐子渊的追踪,被唐子渊给抓住了,不过据她所知,唐子渊不太喜欢这样的装修风格。

        沈蔓歌掀开被子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人换了,而她腿上的伤也被人包扎了。

        她慢慢的下了床,打开房间走了出来。

        别墅很安静,惊得好像没有一个人似的。

        沈蔓歌有些疑惑,在走遍了所有的房间之后依然没有发现一个人,难道是她被人救了之后扔到这里了?

        她有些纳闷,却发现有个暗房微微的照射出一点点的光亮。

        沈蔓歌慢慢的走了过去。

        暗房有点类似客房,不过所有的窗户都被窗帘拉上了。

        沈蔓歌打开房门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女人正架着画板在画画。

        她画的是水彩画,以风景为主,那饱满的笔尖让沈蔓歌觉得洗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画风。

        沈蔓歌没有出声,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她发现这个女人光看背影就很美,美的像是这里面的一幅画一般。

        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画作,这才起身,却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沈蔓歌。

        “你醒了?”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

        因为光线的关系,沈蔓歌不太能够看得清她的脸,不过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沈蔓歌礼貌的笑着说:“谢谢你救了我。”

        “我也只是顺路。那里比较偏僻,很少有人经过的,你算是命大。”

        女人没有问其他的,但是她发现了沈蔓歌的眼神看向她画作的时候多了一丝神采。

        “你懂画?”

        “学过一些,不过不如您画的好。”

        这句话倒是实话。

        沈蔓歌其实挺喜欢画画的,可是后来因为嫁给了叶南弦而荒废了,再后来到了美国,为了生活,不得不去学做汽车设计,绘画只是一个基础,却没有深造。如今看到女人这饱满的情感画作,她突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坚持下来呢?

        女人听到沈蔓歌这么说的时候有些意外。

        “很少有女孩子像你这么大了还喜欢画画的。”

        “我已经不小了,都快三十了。”

        沈蔓歌从没觉得自己年轻。

        女人看着她笑了笑,指着自己刚才的画说:“你有什么意见?”

        “感情挺细腻的,不过好像多了一丝悲伤。您画的是山水画,准确来说你是因为喜欢山水才画的是么?可是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你这个画里面有点萧瑟的味道。”

        沈蔓歌没有隐瞒自己的看法。

        女人画的山水画确实很好,但是却总是带着一丝悲伤,即便是天边的云彩都带着一丝萧瑟。

        女人楞了一下,然后苦笑着说:“难得你能看得懂。我叫萧爱,你怎么称呼?”

        “我叫沈蔓歌。”

        沈蔓歌介绍了自己。

        不管现在在国内有没有沈蔓歌这个人,从小到大,她都是沈蔓歌。即便是坐了五年的凯瑟琳,她现在依然是沈蔓歌。

        萧爱笑了笑,将暗灯给关了,然后把房间的灯光打开。

        有那么一瞬间,沈蔓歌有些适应不了突然的光亮,连忙伸出胳膊挡住了自己的视线,慢慢的适应了之后才放下手来。

        萧爱叫刚才的话拿给了沈蔓歌,笑着说:“送给你了,希望你不要嫌弃。”

        “不会。”

        沈蔓歌有些受宠若惊,却在抬头的那一瞬间直接愣住了。

        “你,你是……”

        她眼底的惊讶是那样的明显,以至于让萧爱想要忽视都忽视不得。

        “怎么?你认识我?”

        萧爱没有太大的情绪,不过终究还是挑了挑眉。

        这几年能够让她在意的人和事儿不多了,眼前这个女人惊讶的表情着实让她有些好奇。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99733/99733326/325323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