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世宠妃苏乔萧逸寒 > 第92章 能解毒不能解蛊,成全你一次

第92章 能解毒不能解蛊,成全你一次


萧逸寒的话落,苏乔的手已经递到了他的脖子上,手中捏了一把柳叶刀:“别得意的太早。”

        她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的。

        她的优点就是软硬不吃。

        看了一眼抵在自己脖子上的柳叶刀,萧逸寒冷哼了一声:“你如果不想吃苦,最好收回去,还有乖乖告诉本王,这柳叶刀是怎么回事?”

        他刚刚隔着衣裙搜了她的身,虽然不算细致,可衣袖藏着一把刀,绝对不会逃过他的法眼。

        偏偏,刚刚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让他懊恼异常。

        “不愧是寒王,已经死到临头,还这么狂妄。”苏乔握着柳叶刀的手紧了一下,她的凌厉嚣张跋扈,在萧逸寒面前根本不起一点作用。

        更是让她没有半点存在感。

        这种感觉很不好。

        明明是她的刀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反而,萧逸寒比她还要从容不迫,云淡风轻。

        让她都怀疑起自己了。

        萧逸寒不接话,他的话很少说第二遍的。

        已经退到院子里的周白暮抬头就看到苏乔的刀横在萧逸寒的脖子上,有些急了,忙收了扇子冲进房间里:“苏乔,你若是不想死,就收了刀。”

        虽然如此情形,周白暮却完全不担心萧逸寒。

        反而觉得苏乔在找死。

        “闭嘴,不想你家王爷死的太早,就乖乖的站到一旁。”苏乔可以感觉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袭来。

        这压力是来自萧逸寒的。

        周白暮又“啪”的打开扇子,用力扇了几下,叹息一声:“你的刀永远都快不过王爷的。”

        一边摇了摇头,那样子仿佛在说,苏乔不知好歹。

        不过,萧逸寒也清楚,苏乔不是别人,这刀横在脖子上的角度很刁钻,手腕是立起来捏着柳叶刀的,只要她的手指一动,这只柳叶刀就能切进他的大动脉。

        到时候,连神仙都无力回天。

        这时萧逸寒看苏乔的眼神就复杂了几分。

        这些年来,他从未遇到过像苏乔这样难缠的对手。

        萧逸寒还是不紧不慢,不急不缓:“你还记得,本王将血蛊中进了你的身体吗?”

        “雕虫小技,血蛊而已。”苏乔回去用系统检查过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那些缠在脖子手腕上的红线条也没有出现过。

        所以,她觉得,这一切都是萧逸寒在吓唬自己的。

        她的医术再非凡,也不是神仙。

        可她完全相信自己脑子里的系统。

        系统没有查出任何问题,他便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了。

        “是嘛!”萧逸寒那冰冷的面孔上闪过一抹笑意,那笑也是冷的,让人有种想逃的冲动,至少此时,苏乔就觉得自己可能撑不下去了。

        这柳叶刀握在手里,是收也不是,割下去也不是。

        很是矛盾。

        如果在这行宫杀了萧逸寒,她怕是活不了多久。

        到时候,连黎家人都护不住她。

        不,可以说,天下间,无人能护住她。

        然后萧逸寒就对着周白暮摆了摆手:“这里没你啥事了,回去吧。”

        他本就是让周白暮来套话的,结果,险些把周白暮套进去。

        现在,他要自己亲自来解决眼前这个小丫头了。

        他对女人极少关注,对苏乔,也是因为她占了自己王妃的位置,才知道有这样一个女子。

        甚至苏乔的死活,他从未管过。

        就差他也花些银子去雇佣杀手来杀她了。

        不过,这几次的接触之后,他对苏乔已经由淡漠渐渐感了兴趣,更是多了几分征服的心里。

        他真的没见过这么倔强,这么桀骜不驯的女子。

        而且随时都能让局面反转。

        不管多么烂的牌,在她的手里都能起生回生。

        周白暮给了苏乔一个保重的眼神,摇着扇子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说实话,他是真的担心苏乔。

        因为一旦苏乔死了,就无人能给萧逸寒解毒了。

        “苏乔,你知道嘛,本王的血蛊是用来续命的。”萧逸寒见周白暮离开,才缓缓说着:“这血蛊,与本王很像,不高兴的时候,会发脾气。”

        随着他的话落,苏乔只觉得手腕处刀割一样痛,手指一下子脱力一样,手中的柳叶刀也落到了地面上。

        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一声响,让苏乔的大脑嗡嗡作响。

        更是不可思议的查看自己的手腕。

        并没有任何异常。

        不过细看之下,可以看到一根淡淡的红线绕在手腕一圈。

        那线更是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直到消失。

        她终于明白,萧逸寒刚刚那番话的用意了,原来,她一直都没能弄明白的血蛊此时起作用了。

        的确与萧逸寒的脾气一样喜怒无常。

        而且就刚刚血蛊的收力,根本让她无法承受。

        她觉得,这血蛊的脾气再差点,估计就能收断她的手腕。

        不过,手腕上没有血迹,还是白白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只有苏乔自己清楚,若是脖子上这根血蛊收力,她定是翘辫子了。

        看着她面色一瞬惨白,然后又缓缓恢复过来,萧逸寒心情大好:“怎么样?可以坐下来,和本王好好谈一谈了吗?”

        他就喜欢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苏乔不服气,恨恨瞪了他一眼,推了他一下,拉开两人的距离,才顺手拾起地上的柳叶刀,悻悻丢进了袖口里:“说吧。”

        自顾自的坐回了椅子里,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拿袖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

        她的表情变化,全部落在萧逸寒眼里。

        也让他的心情大好。

        “给本王号脉。”萧逸寒大爷一样将手递到了苏乔面前,命令一样说着。

        苏乔握了拳头,握紧再握紧,然后再缓缓松开,深深吁出一口气来,才将纤纤素指放在了萧逸寒的手腕上。

        虽然她恨不得宰了萧逸寒,可号脉的时候,还是无比认真的。

        “王爷这是自胎里带出来的寒毒。”苏乔正了正脸色,声音低沉的说着。

        这一点萧逸寒早就知道了。

        只是抬头看着她。

        “血蛊虽然阻止了毒发,可也增速了毒发。”苏乔的系统会第一时间将病人最详尽的情况告知给她。

        她再由大脑过滤一遍。

        所以,她说出来的话,是十分权威的。

        “这血蛊……是谁给王爷中下的?”苏乔根本不抬头,她还在生气,不想看到萧逸寒。

        “怎么了?”萧逸寒并不想听这些话,他只想知道,这毒能不能解!

        苏乔也不想与他多说什么:“中蛊之人一旦死了,王爷也活不成。”

        “那又如何?”萧逸寒不为所动,心下却已经是翻江倒海,另一只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我觉得,王爷这毒没有必要解了。”苏乔收回手,淡淡说着:“解了毒,也不能解蛊,一样是死。”

        说的十分认真。

        这蛊是什么原理苏乔并不知道,可她却知道,萧逸寒体内的血蛊快到寿命了。

        “那你也活不成了。”萧逸寒眯了眸子,然后突然睁开,一字一顿的说道:“不如临死前,本王成全你一次。”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99838/99838651/353804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