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生风月且随缘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并吞

第一百一十八章 并吞


  大年初二,出嫁女回娘家的日子,这么些年,初二唐双韵和李英今天是留在婆家,招呼大姑子和二姑子,初三她们才回娘家。易欦和方青带着儿女,到是早早就到了,易欯和慕晚学一家,却迟迟没来。

  “都快十一点了,晚学和欯儿怎么还不来呢?”易母眼巴巴地看着门口,往年,两个女儿都是九点多十点就来了。

  “下雪天路滑,车开得慢。”易欢帮她大姐找借口,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下人向易欯和慕晚学问候的声音,“瞧,这不是来了嘛。”

  “大姐夫,大姐,新年好。”唐双韵笑着迎了出去。

  “新年好。”易欯回应道。

  “怎么这么晚?”易母问道。

  “下雪天,路滑,车开的慢。”易欯的回答和易欢说的借口不谋而合,但事实真如此吗?

  易母不相信,找机会把易欯拉到一边,“出什么事?”

  “没事。”易欯故作轻松地道。

  易母拧了她一把,“快说。”

  “就是我那个后婆婆,想让孝岭娶她的侄孙女。”易欯答道。

  易母皱眉,“你公爹怎么说?”

  “不同意,我那个后婆婆,又哭又闹的,说瞧起她娘家,哼,她娘家有什么地方值得人家瞧得起的,一个破落户。”易欯嘲讽地冷笑,即便不找门当户对的人家联姻,她也不会找后婆婆家的人,然后闹得自己婆媳不和。

  “好了,你不答应就是了,没必要生气。只是让孝岭小心些,别着了她的算计。”易母告诫道。

  易欯冷哼一声,“她要是敢耍那些龌龊手段,我弄不死她。”

  “大过年的,嘴上给我积点德。”易母轻拍了拍她。

  易欯嘻嘻笑了笑,挽起易母的手,“娘,新年好。”

  “好好好。”易母笑应道,

  过年,就是吃喝玩乐,四处拜年,初五,颜子康夫妻带着两个小女儿,陪着颜子回来给易父易母拜年,初六,易家兄弟三个带着妻儿陪易欢去督军府,给颜督军和颜夫人拜年,李英那个大肚婆没有去。

  军人没有年节,尤其是这种乱世,即便颜督军恢复了元宵节灯会,颜子回也没空陪易欢去观灯,好在易欢也不是那种不体谅人的人,笑着宽慰颜子回,“没关系,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总有机会一起去观灯的。”

  颜子回吻住了她的唇,辗转啃咬,霸道而深情,像是要把易欢的魂都给吸走了,他粗糙的手在易欢的后背来回摩挲,恨不能将人揉进身体里。

  二月十六,一出宵,易欯就把慕孝岭送回了娘家,跟易母抱怨道:“那个老女人,把她的三个侄孙女都接了来,都是些不要脸的货,孝岭在家,走到哪,都能碰到人,拿眼直勾孝岭。孝岭是少年郎,血气方刚,我真是怕他上当。”

  “让孝岭住下来,我就不信,她们还能跑到易家来勾引人。”易母立刻让下人收拾了房间。

  慕孝岭在易家住下了,易默然偷偷地问道:“岭表哥,那三个女的长得不漂亮吗?”

  慕孝岭回想了一下,道:“脸上画的跟猴子屁股似的,谁知道她们漂不漂亮。”

  易默然摸摸下巴,道:“就算是漂亮,也肯定比不上咱小姑。”

  “这到是。”慕孝岭赞同,家里的女人长得都很漂亮,让他们的眼光也高了不少,虽说娶妻娶贤,但妻子又美又贤,又有什么不好呢?

  结婚讲究的是两厢情愿,可有的人,却不懂这个,比如慕老太太;慕孝岭为躲她的那三个侄孙女,都躲到外婆家了,按理说,这态度也是表达的十分清楚了吧,可慕老太太还带着人硬追过来。竭力向易母推销,“亲家母,不是我自卖自夸,我的这三个侄孙女,都是品貌出众的人……”就相貌而言,这三个姑娘都是中上之姿,品质好坏,看不出来,不过能这么不顾脸面,追男人,这品质也好不到哪儿去。

  两老太太正说着话,慕孝岭和易默然回来了,两人都是英俊少年,穿着笔挺的西装,愈发显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材,看得那三个姑娘眼都直了,这两兄弟的长相都随的易父,有七八分相似,身高也差不多,看着就像是一对双生子。

  慕孝岭和易默然目不斜视,站在离两位老太太不远处,“外婆(祖母),我们回来了。”

  “回房去吧,这里没你们的事。”易母立刻道。

  “哎呀,亲家母,都是年轻人,让他们坐下来聊聊嘛。”慕老太太那肯放过这好机会。

  易母冷淡地道:“亲家母,不是我瞧不起人,我家孝岭和默然都是读过书的人,你这三个侄孙女,是什么文化程度?乡下来的姑娘,长相土气,又没学识,跟他们可谈不到一块去。孝岭,默然,还不进去。”易母是个脾气很好的,可为了自己的外孙和孙子,才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她不能让外孙有家不能归。

  慕孝岭和易默然就当没看到慕老太太那难看的脸色,直接走了。易母也不耐烦应付慕老太太,将她和那三个姑娘给赶走了。慕老太太气呼呼地回家了,冲易欯大发雷霆,“你娘怎么能这么瞧不起人?”

  易欯一句话怼过去,“你有什么地方值得人瞧得起的?”她嫁进慕家,这后婆婆曾刁难过她,若不是她手段了得,都压不住这个刁妇。

  慕老太太折腾了小半个月,也没能达成愿望,把慕老太爷给闹腾烦了,大孙子在国外见不着,小孙子又不回来,弄得家里乌烟瘴气的,下令道:“立刻把你三个侄孙女给我送回你娘家去。”

  慕老太太不肯,“她们的亲事还没着落呢。”

  “你是不是想和她们一起回娘家?”慕老太爷沉声问道。

  慕老太太一听这话,哪还敢多言,她嫁进慕家,就生了一个女儿,在这个家里,能依附的就只有慕老太爷,赶紧把三个侄孙女送回娘家去了,慕家这才消停,慕孝岭也可以回家了。

  转眼就到了一九二三年的三月,虽然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但枝头上的绿芽,告诉人们,春天已经来了,天气渐渐变暖,东北陆军行动起来了,教导师、第一步兵师、第二步兵师,都进入了临战状态。

  曹传菁的军队已经开始向并州集结,准备一举将牛家军消灭。冰天雪地的,消息闭塞,再加上东北这边有意封锁,曹传菁并不知道,并州除了牛家军还有东北陆军。

  大战即将拉开帷幕(打战不能详写,大家请脑补,反正就是颜子回英勇不凡,战无不胜)。四月中旬,曹传菁又一次打了败战,为了保住自己小命,扔下部队开溜。前线还有三万多曹家军,打仗打到一半,发现主帅不见了。

  这叫什么事啊?

  军官们聚在一起,大眼瞪小眼,“现在该怎么办?”

  “姓曹的不仗义。”有人吼道。

  “狗杂种,让我们当炮灰。”

  “他妈的,这战还打个屁啊。”

  “不打了。”

  “不打了。”

  大家愉快地做了决定,向东北陆军投降。于是,颜子康不费吹灰之力,就这么收编了三万部队,其中还包括曹传菁的核心精锐。颜子回则带兵,去追击曹传菁,“你们说,姓曹的,会往哪里逃?”

  “姓曹的应该会逃回他的老家。”

  “他也有可能会去投靠他的亲家,新贵军的禇松昌。”

  “盘据在蒙外的姜作祥是他的结义兄弟,他会不会去他那儿?”

  颜子回看着地图,“姓曹的和倭人勾结,为了东山再起,他应该会逃去蒙外,借助姜作祥之力,我们就在这里等他。”颜子回敲了敲地图上的一个位置。

  颜子回的预设没有错,曹传菁的确是想去蒙外,找姜作祥;曹传菁一直逃得很顺利,可惜他的对手是颜子回,死在了颜子回的枪下。消息传回蓟州,易欢让电台广播了出去,报纸上也大肆报道了。

  东北陆军为统一华夏迈出了第一步,将晋西并吞了。收到消息的其他军阀,心慌害怕,开始新一轮的联盟,而牛大安想让三子牛纪辉娶颜子康的次女颜琼枝。在见识完东北陆军的战斗力之后,牛大安心中那点不甘,就没有了,为了能进一步取得颜督军的信任,他愿意降一辈。

  “牛师长,事关小女终身,我得回去问问小女的意思,也要和她母亲商量一下。”颜子康并没有马上答应。

  “这是应该的,这是应该的。”牛大安陪笑道。

  送走颜子康,牛大安和牛纪辉说这事,牛纪辉不愿意,“我要娶表妹,我才不娶颜家女。”他和他小舅的女儿,早就有了夫妻之实。

  “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还当你是晋西军的少帅呢?我告诉你,我们这是在高攀颜家,还不知道颜家答不答应这门亲事呢?你还不娶的不娶的,人家会不会嫁你还知道呢。”牛大安没好气地道。

  牛纪辉撇嘴,“我不想娶,她不想嫁,你还硬要结这门亲事做什么?”

  “做什么?你还看不清形式?现在牛家军已被东北陆军给收编了,成了第九步兵师和第十步兵师,我和你大哥,一个是九步兵师的师的师长,一个是十步兵师的师长,可这只是暂时的,颜家那边随时能找到借口让人替代了我们,我们想要保住位置,就得跟颜家拉上关系,联姻是最好的方法。”牛大安分析给他听。

  “知道了,我娶,我娶还不行嘛。”牛纪辉不情愿地答道。

  五月六日傍晚,易欢从清婉出来,一辆军车停在了她的面前,颜子回坐在车内,“美人儿,是不是在等我?”

  易欢定睛一看,噗哧一笑,“俏郎君,你回来了。”

  颜子回打开车门,从车里下来,“我回来了,没有受伤。”

  易欢上下打量着他,精神还不错,只是人黑了也瘦了,“吃苦了,一会请你吃餐好的。”

  易欢把颜子回带进店子里,找了通电话回家,然后和颜子回去店子里吃晚饭。等菜上桌时,两人聊起了战场上的一些事,易欢就说:“现在已经并吞晋西了,东北陆军还东北陆军,就不合适了,格局太小。”

  “我也这么想,你有什么好提议?”颜子回一直都知道易欢是个有见识的人。

  易欢想了想,道:“叫华夏新军,怎么样?”

  颜子回眼中亮光闪过,“不错,很好,晚上,我就跟督军提议改名。”

  “别说是我说的。”易欢知道颜督军是大男子主义,信奉的是男主外,女主内。

  “你的功劳,我记着就行。”颜子回笑道。

  吃过晚饭,颜子回开车送易欢,离路口还有一段距离,他就把车停了下来,“我们走过去。”

  “好,只要你不觉得辛苦。”易欢从车上下来。

  颜子回手一弯,易欢伸过去挽着他。入夜了,路上没什么行人,所以情侣之间,亲热点没关系。自颜子回去打战,易欢就一直提心吊胆的,就怕听到他受伤,或阵亡的消息,现在人毫发无损的回来了,易欢心也放下了,很开心地唱起了小曲,“Wise  men  say  only  fools  rush  in  but  I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Shall  I  stay  would  it  be  a  sin  If  I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颜子回是懂外语的,听她哼完,深情地说:“And  I  love  you,  always!”

  送易欢到了家门口,易欢正要敲门,颜子回突然将她抱住,把易欢吓了一跳,“快松手,仔细被人看见。”

  “没有人,你亲我一下。”颜子回凑近她道。

  “刚才还没亲够啊?”易欢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她的嘴唇都快被他弄破皮了。

  “亲你,永远都亲不够。”颜子回低头看着,“真想把你带回家。”

  易欢踮起脚,在他嘴角上亲了一下,“亲了,你赶紧回去休息一下吧,你眼睛下面全是青影。”

  颜子回为了尽快见到易欢,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周未,九点,路口见。”

  “好。”易欢笑应了。

  颜子回这才松开手,让易欢进屋。


  https://www.xyangguiweihuo.com/51/51103/515807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yangguiweihu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yangguiweihuo.com